22.12.05

《電信報》

本欄一貫作風,是拆解評論最熱辣的交易或新聞。如果這一件新聞我未有寫及,恐防大家誤會我是害怕被踢出《信報》,又或者原來我就是李澤楷。

   最近盛傳電盈(008)有意收購《信報》,但各記者求證於當事人都不得要領。我連《信報》地處何方都木宰羊,自然沒有內幕消息。最近報業風聲鶴唳,殺戮 戰場,仍夠膽收購一份全港最薄最少廣告的報紙,一貫電盈作風,是turnaround之王,毋懼環境惡生意少利錢薄,只要有空間可以整合,一於發揮創造 synergy的本色。

  《信報》有什麽吸引, 得電盈垂青?《信報》強項是紙上維園,歡迎各界有料寫手盡情發揮。唯一人無我有的優點,是字數不限,幾長都可以照登。換着是《蘋果日報》,多過八百字已經 將你剁至體無完膚,否則怎可以安放那些七彩圖片?這種任寫的氣氛,最適合對前文後理推論邏輯嚴謹執着的學者哲人。

  但一片字海與多媒體是相沖,講求快捷到肉的現代電子媒體,最忌字多噚氣,長篇大論。而且《信報》的稿件大部分外判,收購得了報紙,未必等如全盤接收所有寫手。

  如果我是李澤楷,果真收購了《信報》,會點做?

  首先要綁住林行止曹仁超。李澤楷再蠢,都不會讓佢兩位老人家「骨水」走人,沒有他們倆的《信報》仲成世界?至少要綁兩年,寫到大家差不多可以接受沒有他們的《信報》,可放他們去遊埠嘆世界。

  其次,網上版幾乎可以立即開波。私人辦報,最大的猶豫是怕跌紙。電盈辦報,應該是愈蝕愈代表做得對。以過往的快手風格,今日同林行止簽約,明日即刻有網上《信報》。

   最後,要先炒那個孔少林。日日三大段,寫這個,罵這個,開罪大部分上市公司達官貴人,令營業部找廣告處處碰壁。炒掉孔少林,廣告可以多至毋懼跌紙,索性 化身為免費報紙都冇問題。至於我,咁大個仔從未試過被炒魷魚,自然會在將近被炒之時,打電話call黎智英,實行過檔。字數又少稿費又多,變相加人工。

  不過,最忐忑的並非外判寫手,而是山寨廠的上下員工,向外封嘴絕無問題,但對內最緊要講得清清楚楚,免得叫人估估吓,影響士氣。

  盈科收購香港電訊後,有辦你睇,令百年老店滿目瘡痍。電盈如果收購《信報》成事,這半版相信依然存在,但寫手應該會換上肥龍與骨精強。

36 comments:

losowong said...

人, 始終係最值錢既asset.

方兄+孔少林+老曹+林先生 & others, 點只$6呢?!

btw, 幾年前信報登了小弟一篇陋文. 幾個星期後, 居然收到稿費700多元的支票(因為我冇想過會有錢收). 我唔始算是多或少, 不過真係好開心.

haha

傍觀 said...

政改方案原地踏步,最開心的是那八百人選舉委員會.他們發夢都估唔到,泛民主派會如此低B,自動獻身,替那八百人選委會做護法.不知就裏的人,還以為泛民主派是無間道.

Anonymous said...

若賣盤,將來最大機會出現的轉變,是再多一個 "雲妮日記" 專欄,與卓卓和孔少林鼎足三立。

各位估下邊個賣盤先 - 生果報、信報、經濟日報、商台 ?

Anonymous said...

losewong兄
你篇文唔少喎,差不多成二千字才有這個價。

Stephen Lo said...

我同意傍觀兄所指政改方案原地踏步,最開心的是那八百人選舉委員會, 但絕不同意泛民主派是低B, 在餐廳用餐,侍應遞上不合格的食物, 客人不可以要求更換嗎? 反過來餐廳指責客人不識抬舉, 請問是什麼道理?

Stephen Lo said...

Why PCCW wants to acquire HKEJ?

傍觀 said...

Stephen Lo 兄.何謂策略(strategy)? 對方不須動用一兵一卒,便能取得他們最佳的 outcome,半點政治成本也不用付,佈局之精奇,今人歎為觀止,足可以編寫為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 的 study case. 在餐廳用餐,侍應遞上不合格的食物 (即八百人選委會), 客人要求更換,侍應再遞上完全相同的食物,而客人竟然收貨,這難道是高B嗎?"朝三暮四"這成語的寓意,不知兄台知否?

旁觀 said...

"朝三暮四",語出莊子齊物論.古時候有個養子的人,一次他給猴子分栗子,說:"每天早上給你們三顆,晚上給四顆,可以嗎?"子們都嫌少.他又說:"那麼早上給四顆,晚上給三顆,怎麼樣?"子們聽了,很高興便答應了.成語即由此而來.

Source:朗文常用中國成語辭典

Note: "旁"字誤寫為"傍", 更正.

Fei said...

The more HKEJ, Apple Daily has other voices, the higher price it is. I can see there is survival space on a new economic newspaper if PCCW acquired HKEJ. I read HKEJ since I was little, the time it was born as I read the newspaper from my father. And, I think I will not read it if PCCW purchase it.

Stephen Lo said...

旁觀兄 :

小弟低B!
侍應何時再遞上完全相同的食物,而客人又收貨呢?

旁觀 said...

Stephen Lo 兄:

英文有一名詞叫 de facto. 所謂收貨,不一定是心甘情願的,有時是因為策略錯誤而被迫的. Like it or not, 07年還是由八百人選特首(即完全相同的食物),已是不爭之事實.

至於民主派犯了甚麼策略錯誤,今天要和家人做冬,沒空和 Stephen Lo 兄詳細檢討民主派在這次政改對奕中策略的得失.待有空時再在此 blog 和兄台討論.

eric said...

如果<信報>俾李仔買起後改頭換面,我寧願去深山隱居都唔留在香港,費事眼寃。

Anonymous said...

如果信報比李家買起,都唔知仲有邊份報紙好睇...

天 said...

食物是完全相同 這沒錯 之不過食這食物的不是客人 而是老闆 而老闆又是同廚師合伙的
廚師永遠端出相同食物 傍觀先生如果你是老闆 會點做???一是接受 一是結業 還有其他選擇????

小豬 said...

要"信報" 變 "順報" , 林老闆都係要放手咯!

旁觀 said...

今天(星期四)孔少林先生的專欄,慷慨激昂,令人動容,相信道盡了不少民主派讀的心聲,亦贏了不少掌聲.小弟除了看信報,亦看明報.前些時蔡子強教授在明報的文章,有這一段話:"老實的說,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包括民主派,以及那幾個說得聲嘶力竭的評論家,雖然都支持香港盡快實行普選,但卻從沒有真的想過要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唯一的例外可能是長毛,所以我對長毛也特別尊重。"

小弟慚愧,撫心自問,誠如蔡教授所說,沒有真的想過要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所以不敢厚顏說一些不需成本而慷慨激昂的說話,更不會說出一些陳方安生就是昂山素的狂話.慷慨激昂的話,就留給那些真正肯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的人說吧.

旁觀 said...

Stephen Lo 兄: 本來想和兄台討論這次政改的策略問題.今天潘潔女生在信報的文章,已把小弟心中的話說了出來.潘女生是關信基教授的高足,是正牌博士生.小弟只是政治初哥,小學生程度,不入流,所以不敢班門弄斧了.政改話題,就此打住.

天兄:既然食這東西的是老闆,為甚麼不可以叫廚師另上一盤合口味的菜,這老闆也真是太無能了吧.其實以餐廳和食物比喻政改,本來就是不倫不類,蘋和橙,冇得比.不過既然 Stephen Lo 兄以這比喻見問小弟,小弟只好回應.再為這不倫不類的比喻爭拗下去,只會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是不會有結論的.

洛克 said...

可不能說泛民主派是低b,只能說他們有雞糊唔食,係都要叫食清一色,仲要叫絕張等自摸果隻,我們這些市民都沒他們辦法,有這些民主派人士幫助市民爭取普選,相信市民仲要行多十多年普選大遊行先得.

我想傍觀兄是想指出泛民主派為什麼不爭取三番叫糊,再博自摸清一色?

咖哩羊肉 said...

政改:主導權始終拿在幕後大莊家(中央)手中;此方案過與不過也無關痛癢,因為反正怎樣也是繼續拖下去,現今又可借勢把民主派擺在被動的位置。民主派要上京面洽?正如今天(十二月廿三日)信報社評,中央不會蠢得硬接這頭燙手山芉,最下下之策是由皆低檔次的官員接待,談過些門面話,可使民主派大啦啦在鏡頭前說「不盡滿意但有成果」之類--大家好下檯但結果甚麼也做不了~~~orz

信報「賣盤」:如果是事實,不樂觀但仍保持觀望:照近年另一個傳媒機構翻出的種種風波來看,人面全非之後,轉轉折折之後還是要走老路。敝沒有啥寄望;敝不是針對李氏,如果之後維持不了原信報的特式和方向,敝也會「義無反顧」地放棄信報。環觀今日的傳媒生態,已敎人心寒,要遇上雪上加霜,敝會有心理準備。

方生,世時如果說得太早太盡,不是太好吧?(grin)怎樣也好,現今一個博客還未及得上報章的廣氾性。

以下全是敝的愚見,在這裡學到的東西真多。謝謝。

旁觀 said...

低B與否,名詞而已.如不喜歡,可說民主派水平不高,亦無不可.意思一樣,結果相同.

洛克兄的麻雀比喻絕妙.有有謀,此為真英雄.有勇無謀,匹夫而己.民主派中項羽多的是,但張良何在?

Sam said...

Having saying all that, can anyone provide a workable strategy that the China government will accept? Come on, I do not think Martin Li and the Big 4 are dumb.

旁觀 said...

今天(星期五)信報登了一個全版廣告,大字標題:"人民的勝利,民主的勝利".小弟看呆了眼.

試想如在2003年在7.1大遊行當日,隊中有人大喊"07/08政改,原地踏步,是民主勝利",不被遊行人士打扁才怪!我昨天說民主派"遊行過後,甚麼也爭取不到,還自我感覺良好",估不到今天便有明證.

我的觀察,竟然和王岸然先生今天的文章,不謀而合.王先生說:"泛民勝利了嗎?高興甚麼?".又說:"結果,專政順水推舟,由得你們否決政改,你們又能如何?"

王先生是那些真正能為民主拋頭顱的人(不是那些不需成本口頭慷慨激昂派).難得他能夠不被"假"勝利而暈頭腦.王岸然先生的講真話精神,令人敬重.

旁觀 said...

Martin Li and the Big 4 are not dumb. They are just too prone to self-congratulation and self-promotion. As a result, they managed to walk out of the negotiable table empty-handed and still claimed victory, and their die-hard fans still cheered them on and placed them on a pedestal.

旁觀 said...

如果原地踏步,是民主勝利.北京說,好,那麼五年後我又給你一次原地踏步,民主勝利的機會,到時不知民主派是否又會自我感覺良好.

Re: "Having saying all that, can anyone provide a workable strategy that the China government will accept?" 這是政治家的責任.我們要明白,市民的責任,是提供政治資源.如何有效地運用這些資源,是政冶家的工作,不是市民的工作.如果一眾議員們真的不能構想出一個可行的方案,那便請他們謙卑一點,不要再登全版廣告,宣示民主勝利了.

旁觀 said...

如果廣告上寫的是民主"派"的勝利,小弟絕無異議.但大字標題說"民主的勝利",難道真的以為市民是傻仔?!信報社評已一針見血指出,政改原地踏步,"是民主的勝利?還是民主派的勝利?"

Stephen Lo said...

我從來覺得泛民不是高B的, 否則他們不會搞成今天四分五裂, 各自為政但進退失據的局 面,衹是其他政治人物更不堪, 所以我才勉強繼續支持 。

我同意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但是有些事情是 不能妥協的, 否則會變成政治自殺,所謂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祇是泛民的虛招而己,實則撤消區議會委任制才是泛民的死線,按照現有方案, 如任何泛民(特別是直選的)議員投支持 票, 他/她以後會很艱難再參加直選了。

為什麼中央不同意一次過撤消區議會委任 ?
為什麼特區政府不作最後游說A45關注組轉而找散兵游勇傾?
中央和特區政府的策略有錯誤嗎?

Stephen Lo said...

我覺得是保守派的勝利,泛民和Donald 都 是 Losers.

天 said...

哈 好笑 你知泛民對手是誰 是一個國家 中國政府 美國都耐佢唔何 泛民可怎樣 泛民是差
是形勢比人差 你做都是如此

旁觀 said...

Stephen Lo 兄的觀點和立場,小弟完全贊同.小弟愚見,在陳方安生和陳日君高調站出來後(及民主派要求收回方案和全體上京),中央已經決定封盤.根本不想再 deal 了.餘下的發展,全是在做戲而已.民主派驚議員轉,其實中央更驚,所以才有兄台所指出的表面不合理(但其實完全合理)的現象.

區議會委任制,本來就是用來做 bargaining chip 和民主派下台階的.如果民主派願意,08年全部取消區議會委任制,其實是可以達到的.(當然這只是小弟的評估,沒有內幕消息,看官大可不同意.)

今天信報笫十頁張志剛先生的文章"否決方案背後的政治考慮",已把民主派的計算,一一羅列.在此不贅.

旁觀 said...

小弟外遊在即,就此打著.預祝各位聖誕快樂. Merry Christmas.

losowong said...

講開政改...等我插下口先

當奴衣家話唔玩政改喇, 因為社會上意見非常分化(連國際球星都簽名支持政改, 真係笑爆咀).

then, 2007年繼續原地踏步, 共產黨真係要多謝"飯民"先特啦!

"飯民"o係"過程"中好似贏左咁樣, 但政治永遠只睇"結果". 無論你possession係80%又好, shoot係30都好. 人地矛矛地贏你1:0. 你就係輸!


孔少林日前篇文...看了有d傷感...朱鎔基當年好似講過..."要幾代人的努力"...唉

咖哩羊肉 said...

敝同意以為是次得益者,為不喜歡BT任特首的一群,喜見BT的管治上跌了一大交;不論這群是親北京還是保守派的。

Anonymous said...

愚以為今次最大勝利者係曾蔭權, 07年特首他又會以無挑戰者的情況下自動當選。大家試想下如果1600人選委會,而又有份量者參加陪跑,到時一做民調,嘩,發現係曾只有四成支持,但係偏偏最後又當選,你估佢要用幾多口水,幾多力氣先可以攪掂。

宜家一天都光哂,又可以話呢兩年唔駛再講。有人話會打擊曾的威信,太天真喇,董建華無威信八年香港咪一樣係咁。

我越見曾落力,我覺得越可疑,最奇係由頭到尾都話有機會通過....曾生真係高章,話唔定大石班係後面幫佢

澤澤 said...

唔好用「李家」黎「概括」我, 我同老豆在商業上已經無乜關係, 亦無乜偈傾,你地無睇見我公司的廣告有落俾「生果」咩? 仲去參觀佢地報館添, 咁都未明?

(in)spector said...

我很喜歡《信報》的辦報風格和理念
希望她不會被收購!

股蟻 said...

「你砸界」先生,請你唔好踩過界,唔好搞/攪信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