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05

賭客

南韓農民,示威有勇有謀,目的並非純粹表達訴求,是真真正正希望可以影響世貿的決定,為自己的幸福着想。有說示威者是與會內談判者裏應外合,在外面衝鋒陷陣,為入面增添籌碼。示威者當然是有目的而來,成敗與否,就以目的能否達成為依歸。

  同樣道理,香港的示威遊行都是以目標達到為成效指標,分別只不過南韓農民用身體碰撞的激烈情況為談判者增加籌碼,而香港是以人數多寡作注,一如金沙賭場,數目愈多,籌碼愈厚,十分均真。

   香港人已經用腳為談判者提供籌碼,但談判者如何使用落注?似乎是一手將籌碼推出「晒冷」,但牌技差劣,絕無勝算可言。是自己同花順面,但其實只得一 pair10,卻叫左右隔籬繼續支持,拿出瑞士銀行本票,跟對手「晒冷」。輸掉後,向支持者兩肩一聳,無奈地說:「唔關我事,對手未有讓我偷雞,下鋪再嚟 過,要你繼續支持。」如是者十鋪廿鋪,從未贏過,叫支持者再不甘心供應籌碼。

  如果民主派要以遊行人數作籌碼,再以綑綁政改方案與時間表作為談判策略,冇問題,但要交代假如談判破裂,市民如何除笨有精,輸少當贏,而並非虛耗半天腳骨力,倒頭來徒勞無功。

  但可惜,幾可肯定我們的談判代表非常差勁,用完這批籌碼後,只會懂得再罵對手命水好,副牌太靚,從不承認自己牌技水皮。下一次,又會叫市民再畀籌碼,重複同樣動作。

   七十八歲老伯冇命看見普選,一半原因是我們的談判代表沒有水準,老伯想有生之年看見普選,除了要自己身體健康、無病無痛,還要換過一批談判代表,懂得運 用籌碼,懂得在適當時候「唔去」,適當時候「Bluffing」。再畀籌碼這批只懂死跟「晒冷」的三流賭客,只會令對手暗笑,密密收錢。

  籌碼得來易,反而害了三流賭客,技術停留在二十年前,從無改進,永遠霸着賭枱不肯離場。如果坐在這張賭枱有飲有食,毋須離場,賭客隨時樂意繼續輸錢,但求長賭長有。

14 comments:

咖哩羊肉 said...

很明白閣下的感受,敝當日投給的都是「新人」,緃然明知是會落選的居多。事實上,權力令人腐化之外,也令人戀棧。

不過,對手和莊家本身亦不見如何高章:之前嘲諷人家拿的小半杯水,今日輪到自家急不及待哂其「小半杯」。更不用說今天報章看到「臨急抱佛腳」的醜態~~~

看著幼稚園生之間在互相扭打,除了幕後大莊家在暗地裡竊笑,說真過與不過,怎說都嬴的;押了注的小民只好從無奈和意興闌珊之間做個選擇。

一天早晨,吐的都是些洩氣話...

losowong said...

------

湯家驊稱基層工人應得到基本保障,支持最低工資動議

(2005/11/9 下午 03:37:31)

《經濟通專訊》立法會議員湯家驊表示,支持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因目前很多基層工人並未受惠於經濟復甦,得益只有老闆,基層工人需要得到應有的法律保障。他認為,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立法,只是維護基層工人基本尊嚴的最低要求,絕對不是維護懶人的保障制度。

------

如果一定要投一票, 我會選大狀黨. 不過, 就以上的言論來看, 湯家驊的對經濟學的無知有如 Band 3 中四學生.

唉, 係幾10個議員裏找個對香港economy有d sense既都似乎冇可能, 同"咖哩羊肉"一樣, "吐的都是些洩氣話".

Anonymous said...

要換全部或部份?

Anonymous said...

支持煲呔解散立法會, 換走晒班廢人

傍觀 said...

傍觀政改方案這齣鬧劇,心中暗自竊笑。信報的長期讀,一定讀過林行止先生多次提及的寓言。話說在人民公社時代,有一家人,被安排和另外四五家人同住在一屋內,每天覺得嘈吵不堪,於是要求安排調遷。數天後,公社把數頭豬運到那人家中寄養。那人自然是痛不欲生。數周後,公社又突然把豬運走,那人突然覺得屋內很寧靜,從此便不再要求調遷。反觀今天的民主派,掉進了這個局還不自知,遊行過後,甚麼也爭取不到,還自我感覺良好,其愚昧無知,令人搖頭歎息。

Stephen Lo said...

傍觀兄說「反觀今天的民主派,掉進了這個局還不自知,遊行過後,甚麼也爭取不到,還自我感覺良好,其愚昧無知,令人搖頭歎息 。」

請問民主派要怎樣做才不令傍觀兄搖頭歎息呢? 請指教?

旁觀 said...

Stephen Lo 兄: 答案很簡單,請看星期三張炳良教授的文章.民主派要 be proactive, 提出自己的主張.只識 say No, 只是弱的表現.

Anonymous said...

小弟與傍觀者兄之觀點相同.

昨晚眼見林局長聽到范主席宣佈放假休會, 明年繼續, 他好像頓然鬆了一口氣, 如釋重負般. 許司長客氣地點名李柱銘等人, 著他們承受原地踏步的後果, 似是嘲笑爾等求仁得仁. 曾特首面帶笑容對政改遭否決表示遺憾, 心裡不知是否慶幸多日來假戲真做終於殺科.

回想昨天曾特首召見六位民主派議員, 一方面呼籲他們支持其方案, 另一方面於關鍵時刻拒絕他們的要求, 激起他們堅決反對其方案.

誠傍觀者兄所言, 如欲捨之, 必先取之. 反對派天生只會反對, 意氣用事有餘, 老謀深算不足. 諸葛閒琴擺空城, 司馬鳴金退萬兵. 其實無論原來方案或政改方案都對政府有利, 反對與否皆與普選無緣. 情況猶如主人口渴著其菲傭沖茶, 菲傭辯稱其難, 呈上其唾液應急. 主人當然堅決拒絕, 寧死不屈, 結果無奈渴死.

眾人當中唯獨劉千石議員知其然, 面對兩難, 無奈投上棄權票. 表態而己, 其果依然.

嗚呼! 政黨初露至今廿年有餘, 其政不得要領, 民意尚被奸歹扭曲擺佈哉.向使眾政黨立志向上, 誓師執政, 觀時勢, 察民情, 研政策, 究經略, 動議具體反建議, 教政府或拒或行, 使其無所遁形.

thomas

旁觀 said...

Thomas 兄所言,軋地有金石聲.佩服.李永達常說爭取了民主二十多年.我倒想問一問,經過了二十多年努力,民主派連一個方案也拿不出來,應否覺得慚愧?民主派要明白,批評他們的人,很多時是恨鐵不成鋼,是支持民主的.曾蔭權要查找不足,難道民主派不需要嗎?

Stephen Lo said...

旁觀者兄:

在談判過程中,太快告訴對手你的底線是否過於草率? 例如買東西,我不習慣馬上還價,衹說太貴,要再給我更好的價,很多時候,對手便會變得被動,容易犯錯。事實上,泛民當中是有人與政府在背後討價還價。

Stephen Lo said...

Thomas 兄:

你真異人也,觀察能力之強有如天馬行空。

Anonymous said...

stephen lo 兄:

不用取笑小弟了. 套用林行止先生今天所提及的公共選擇理論, 眾人皆以私利出發, 當中可窺見曾許林三人在政改議題上的取態.

曾特首是三人中最落力的. 他不但大聲疾呼, 而且又上電視, 又走到街上率眾簽名, 更與土共等人靠攏. 別忘他不是主事官員, 看來更有點越俎代庖, 可是今天信報社評一針見血地指出, 他是一名演員吧. 其甚為落力的演出, 中央應與大家一樣為之動容. 他雖敗猶榮, 顯其忠誠.

許司長雖然是主事官員, 除了一些趣言怪語, 他是三人中最不上心的, 出鏡率與林局長相若. 不過小弟相信他是這次佈局的設計師, 盡顯其鬼才本色. 猶如月黑風高裡的魅影, 無人知其底牌, 眾人任由他擺佈. 別忘記他之前已經退隱江湖, 現在只須要向老拍檔曾特首一人負責 (或讓自己遊戲人間).

林局長主管政制事務局, 政改為其工作, 責無旁貸. 他對政改用心落力的程度, 從其言行得知, 政改當為他嘔心瀝血之作. 如果他以為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用心之作會得到回報, 那麼他只是一隻可憐的棋子; 如果他想藉政改展其才華, 那麼恐怕他要功高蓋主, 幸好他還未夠班.

至於談判技巧方面, 許司長初登場, 小弟還以為是開天殺價, 落地還錢. 後來才了解可能局中有局. 小弟不才, 恭請聖訓.

thomas

旁觀 said...

今天(星期五)信報登了一個全版廣告,大字標題:"人民的勝利,民主的勝利".小弟看呆了眼.

試想如在2003年在7.1大遊行當日,隊中有人大喊"07/08政改,原地踏步,是民主勝利",不被遊行人士打扁才怪!我昨天說民主派"遊行過後,甚麼也爭取不到,還自我感覺良好",估不到今天便有明證.

我的觀察,竟然和王岸然先生今天的文章,不謀而合.王先生說:"泛民勝利了嗎?高興甚麼?".又說:"結果,專政順水推舟,由得你們否決政改,你們又能如何?"

王先生是那些真正能為民主拋頭顱的人(不是那些不需成本口頭慷慨激昂派).難得他能夠不被"假"勝利而暈頭腦.王岸然先生的講真話精神,令人敬重.

tommyjonk said...

落幕

差不多十二點才趕到立法會,剛好看到議員出來宣佈政改5號死刑。

人數比我想像的少,也許因為寒冷天氣警告,也許因為傍晚已經順利否決了一半法案。

一如以往,多咀的議員會輪流發言。

第一位出來報佳音的是吳藹儀。她真的十分興奮。然後,湯家驊以君臨天下姿態出現。跟著郭家麒、長毛(他在日本城膠袋裡拿出一個搗毀了的鳥籠,並同步將一頂紅色烏紗帽擱在地上踩,在旁的EMILY面露不屑)、馬丁(獲得最多掌聲)等等。

之後,楊森,大舊、張昭雄一一出場,但不提也罷。反正說的都是「多謝大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老話。

最後,在卿姐讀出下星期再有研討會的宣傳後,那雙手足無措的年輕司儀呼籲群眾散去。廣場又漸漸變得冷靜......

回到家裡,看到醜生王老許單挑的架勢,及老曾一副羽扇綸巾,成竹在胸的樣子,我知道,這場大戲又是時候落幕了。

只是,正如方卓如在<賭客>一文中所言,一輪喧囂過後,他們還是老樣子。

觀音在觀音山上,罌粟在罌粟的田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