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06

叫陣

鋼鐵業正在整合。當然,正在整合的不單只是鋼鐵業。

  Nokia與Siemens宣布,將把電訊設備部門合併,化為最大的流動設備供應商。電訊設備並非閣下日打夜打的手機,而是背後隱形的儀器。Nokia與Siemens要合併,證明流動電訊殺戮戰場,已經由手機電訊商,殺到背後默默耕耘、低調踏實的供應商。

  消息公布之後,Nokia及Siemens股價都上升,證明市場對合併非常歡喜。

  Nomens合併,講明是要抗衡中國廉價對手的威脅。華為、中興都做Nomens相同的生意,但大陸做事永遠價廉物美、平靚正,來路貨冇得鬥。

  而電訊生意,大陸更勁,有全世界最大的流動市場內銷研發,成熟後再以廉價向外推銷。輸出儀器設備事少,壟斷通訊制式事大。防患於未然,Nomens早着先機。

  現在是否最佳時間?Nokia的電訊設備可以做到有近13%盈利margin;而中興,只有7%。

  換言之,Nokia還有水位以本傷人,而中興已經接近底線,再以過去兩年公司業績的呆滯發展,似乎並無重大削減成本而不傷盈利的空間。但另一邊廂,Nokia與Siemens結合,在未來五年可以慳接近百五億港紙,絕對有力跟大陸公司一併高下。

  這就是大陸之厲害。毋須走出去跟人硬拚,純粹在自己市場橫行,已經足以叫陣,要國際對手嚴陣以待。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Just saw the following article, which explained why many so-called intellectuals such as 林行止 will be deceived by 陳水扁.

****************************

阿扁昨天徒手演出大衛魔術最經典的「死裡逃生」,只靠一張嘴噴出口水煙霧,用語言編出救援繩索,就硬生生從電視機大小的盒子裡消失無蹤。他成功了,又一次成功的逃過可能支解他的罷免利劍。人們聽見螢光幕後傳來暗暗的齒笑聲,驚愕良久,才發現阿扁這次的逃脫忘記帶走他的政府─反正他從來也不知道要把台灣帶到那 裡去。

如果治國像說話這麼容易就好了。阿扁似乎真的想讓老百姓相信這件事。他恐怕是精心思考過,一定要兩小時,一定要有講夠長的時間,才能夠完整描繪出另一個版本的故事,才能完美地剪裁所有的事件素材,放大縮小,重新編排,按照阿扁的意思洗你的腦─你只能聽、不能問、沒時間想;最後,心地善良的接受,喔,好可憐的阿扁喏,原來都是別人的錯。

這是律師本色,律師只管收錢不管殺人犯、強姦犯客戶是否真的犯罪,有罪也要辯到沒罪的硬拗本色。但律師的辯護是否站得住腳,在法庭上還得進行原被告之間和諸多証人的交叉詰問和考驗,以免一面之詞蒙蔽真相。阿扁大律師卻大佔鄉親父老心地純良的便宜,用邪惡的詭辯術編造語言漏洞為自已開脫。也許以後應該要立法禁 止素行不良的律師當上國家領導人。這是比照阿扁說的,憲法又沒有寫要讓多數黨組閣,要的話就修憲哪!

面對違憲亂政、黨政不分的批評,阿扁說以前國民黨也這樣。在野黨罵他介入司法,他舉蔣介石下條子的例子來說自已那有,好像台灣這幾十年來的標?都沒有進步 過。身為總統,他宣稱自已不知道什麼是ETC─這可是行政院的重大交通建設案哪!台肥案,人事之爭是行政院處理的,但他關心南港園區開發案卻是一件好事。他明明在宣布權力下放時強調以後人事問題都由行政院自行決定,等於承認以前都得他點頭,但昨天又一一一點名現在的問題閣員都不是他的人馬。

阿扁的律師技巧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針對太百案,他說太太絕對沒有收徐旭東、李恆隆等四個人的禮券。他如此強調的次數,多到讓人懷疑送禮券的人一定不在這四人之列,自然他也不提禮券到底是「與友人合購」還是「滿月禮」。這是擺明的閃躲。針對陳由豪獻金案,為了掩飾自已在大選期間「扁嫂有見陳由豪就下台」的謊言,阿扁竟然提出新說法「沈太太帶通緝犯的陳太太到官邸見我太太」,來強調「扁嫂絕沒有見過陳由豪。有就是有,沒有就沒有」。這是以承認小罪來否認重罪之指控,強化供詞之可信度,但邏輯卻是沈富雄比阿扁還會說謊。你會相信嗎?

阿 扁深知煽動的技倆。他說自已「打光腳」下鄉勘災是為了台灣要加入WTO;楊儒門案突顯農民的悲慘處境、雲林毛巾業發出傳統產業的哀鳴,早就証明政府根本沒有任何因應WTO衝擊的策略和作法。阿扁真的知道什麼是WTO嗎?他否認自已操弄族群,但他卻用律師慣用的三段式推論,大玩語言遊戲,得出「因為阿扁堅持 台灣主體意識,所以被罷免」的結論。只有邪惡的動機才會這樣奸巧。

他 用同樣的邪惡,抓住馬英九已道過歉的話柄「槍已上膛」說:「我願意為台灣犧牲,就請扣板機吧!」不說阿扁是三一九槍擊案的受益者,他難道不知道,已經有他的南部持者為了這句話,?備集結「刺馬」?不論馬英九為這句話道歉了多少次,他的南部支持者因為偏激的言論而被警方約談時仍然高喊著「馬英九要讓阿扁死的很難看」,阿扁覺得他的支持者還不夠激憤嗎?阿扁要他的支持者保持激憤所為何來呢?這難道不是在為廿七日的藍綠大對抗升溫嗎?真的要看到他的人民為他流血 衝突,阿扁才會甘心嗎?

阿 扁之所以那麼會表演魔術,原來並非技藝超群,而是因為他成功的扮演了魔鬼,才能夠那麼懂得魔鬼的操弄人心的藝術─那些煽動、誘惑、欺騙、哀鳴、討好…多麼令人不寒而慄啊。這已經無關一個國家領導人的角色,無關施政目標,無關政府職能了。阿扁也許不會被罷免,但必需求神來幫幫台灣了!

引用: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lou/archive/2006/06/21/1835.html

Anonymous said...

Another article, this one on the nature of Chen Shiu-bien's politics--especially his ploy to divide Taiwan by ethnic groups in order to get support from people such as 林行止.

**********************

昨天晚上在總統府三樓大禮堂,眾人只看到政客陳水扁,不見國家元首陳水扁。

這場長達兩個小時的獨白戲碼,劇名定為「向人民報告」,但陳水扁卻全程幾乎都以台語發音,現場還安排「台語翻成國語」同步口譯,形成須把總統談話譯成官方語言的荒謬現象。

此一安排充分顯現陳水扁有意把國家區分為「聽懂台語」及「不懂台語」兩個族群,談話內容也極盡分化之能事。談到兩岸關係,就說成是「聯共反台」對抗「反共保台」,強調他是採行本土路線,暗示不支持他的人就是反本土。

陳水扁口口聲強調願為台灣背負十字架,但實際卻在煽動仇恨。他一方面說以暴制暴不能解決問題,卻又聲稱他願意為台灣犧牲,鼓勵對他不爽的人「請扣扳機」,藉此挑動泛綠支持者的情緒並爭取同情,完全不顧這種言語用字可能激化衝突,少數支持者可能因受誘導,而認為使用暴力捍衛本土政權是正當的行為。

雖然身為總統,陳水扁卻只在乎自己的權位,沒有一絲對人民的關懷。泛藍以台灣自殺率過高為罷免理由是否合理可以討論,但陳水扁卻因台灣一年「只有」四千人自殺,自殺率低於中國大陸沾沾自喜,還以此來說明自己不應被罷免。

一個真心愛人民的總統,絕對不忍任何一個國民因為經濟或其他原因結束自己的生命,但陳水扁卻把台灣自殺率低於中國當成政績,彷彿這四千條生命對他而言,只是一個統計數字。

說明會長達兩個小時,對於社會高度關切的SOGO禮券及台開等案件,陳水扁卻只用了五分鐘簡單帶過,一味強調自己的清白。但先前第一家庭公開聲稱所有成員都不曾收到李恆隆等人送的SOGO禮券,昨天扁又改口說是沒有「直接」收到,不禁讓人懷疑,背後還有多少隱情。

現在第一家庭最受質疑的部分就是操守與廉潔,但陳水扁卻用最短時間說出最模糊的內容,還意圖以悲情訴求來搏取支持者的同情;他費盡心思只為讓自己從政治危機脫身,也以行動說明,他不惜以台灣社會做自己保權位的祭品。

【2006/06/21 聯合報】

整餅怪人 said...

寶途依家咪幾好...

靠那堆動畫把股價炒上天花板....

企吾企得住就係另一回事了.

不過李生會不會繞過你所說的takeover code 去賣呢? 我有點懷疑.

風物長宜放眼量...

佢若真係咁做, 都得罪好多人...以後內地有筍野會不會預埋佢呢?

今次的新聞...真係好亂...如果買家是麥格里...佢買了之後又怎打理盤生意呢? 他們是banker來的呢.

若把電盈的人帶埋去....
又好像不通...冇理由剩低李生一支公.

若只找蘇澤光...剩得的人其實在電盈係吾係即係可有可無? 咁佢地的人工使吾使回水?

若賣斷資產, 李生若買信報又可用? 望落去都冇咩synergy.

Anonymous said...

Chen Shui-bien used two hours to deliver his "report" to Taiwan people. But he did not even dare to field one question from the reports.

That is the "Son of Taiwan".
Now Taiwan is known throughout the world for its corruption.

Mr. Lam, what do you think? Do you still support Chen?

Anonymous said...

Mr. Lam's political position is really "interesting"--to put it politely.

He opposed C.H. Tung fervently. That is understandable, since Tung had such a low public support rating.

But Mr. Lam also did not hide his dislike of Donald Tsang, even though Tsang secured a consistently high ratings from the public.

On the other hand, Mr. Lam supported Chen Shui-bien, a corrupt, shameless politician whose performance was worse than C.H. Tung, not to mention Tsang.

As a reader of HKEJ, I would like to know the political position of Mr. Lam. Specifically, what kinds of leaders would he support? What are the criteria he would use? Why does he support Chen--one whose public rating is even lower than that of Tung?

Anonymous said...

An insightful article by Taiwan's famous commentator, 南方朔. Reprinted below especially for Mr. Lam. Hope Mr. Lam can learn something.

**************************

我們常常可以聽到看到許多「似乎有理,卻是不對」的事情。瞎子摸象,每個人摸到一部分,他們說的似乎很有道理,但卻當然不對。

阿扁的「向人民報告」,以弱者、被欺壓者的姿態現身,走軟性本土訴求,坦白說,我聽了後確實有一點感動,也對他的辯護策略深為佩服。聽到最後那將近二十分鐘的告白時,我期待他能流下眼淚,但卻沒有,否則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電視機前哭成一團,更加義憤填膺!

但聽完「向人民報告」,再細心想一想,那種「似乎有理,卻是不對」的冷靜感受卻跑了出來,在這裡,就讓我們來談一談「似乎有理,卻是不對」的問題,由於阿扁出身律師,我們也用一個美國律師霍華(PhilipK.Howard)做為切入點。

多年前,霍華律師寫了一本引起討論的小書《常識的死亡:法律怎麼在窒息美國》,書裡指出,美國法律多如牛毛,許多符合常識的事已做不出來,而若要按法律辦事,就會出現荒誕結果。這本小書的延伸價值是:不僅法律,尤其在政治上,一旦條條框框多了,在條框裡的人說起話來頭頭是道,而條框外的人聽來,則覺得它完全不對和違背了常識。就以美國為例,自立國以來,每逢重大變化的時代,都會有人以《常識》為名發表改革著作,這也證明了,一切的爭嚷詭辯,最後都要受到那種自在人心「常識」的檢驗。當人們覺得「似乎有理,卻是不對」時,就表示那個講話的人,如不是在硬拗說謊,就是已和社會完全脫節了。

阿扁的「向人民報告」裡,有「悲情牌」、「統獨牌」、「族群牌」、「被迫害牌」、「撇清牌」、「自己都對,別人都錯牌」。這些牌對基本盤群眾,等於是大家又重聽了一次高度精神、戰鬥動員的政治佈道。但對中間民眾而言,由於他們心中沒有這些牌,一定覺得「卻是不對」。吳淑珍沒見過陳由豪,這不對吧!你說政績很好,不對吧!你說美台關係很好,你說沒有操弄族群,你說金改很好,你說「三一九」,你說吳淑珍當年的車禍,你替那幾個問題大官辯護,大概都不對吧。阿扁兩個小時的講話,關起門聽都「似乎有理」,但打開門來檢證,就是會讓人覺得「卻是不對」。而最不對的,就是他既然「向人民報告」了,又一再讚美「偉大的鄉親耆大」,又說他的去留「交給二千三百萬人決定」,話都講到這麼好聽了,何不乾脆下令立院黨團對罷免案棄守,就由人民用「偉大的公投」來決定?否則一堆「偉大」豈非都是騙人的話!

人的講話,有時候話本身並不重要,說話的態度以及話語背後的價值才更重要,林肯這個偉大的演講家即說過,演講是要讓自己和別人被「心中更好的天使所觸摸」。阿扁這次用了兩個小時做了一次動員演說,人們沒看到他心中有天使,只予人「似乎有理,卻是不對」的印象。這兩個小時太可惜了!

Source: http://news.chinatimes.com

Anonymous said...

This editorial from China Times poked holes into the arguments used by Chen to defend himself. Are you sharp and smart enough to see through these sham arguments, Mr. Lam?

*************************

總統每澄清一次弊案,疑點就更多
中時社論



陳水扁總統用了兩個小時的政治獨白,澄清他與夫人「無弊」。很遺憾,總統以律師詭辯的言詞技巧,以最低司法要件掩蓋了最高道德標準,即令綠營立委都感慨,陳水扁的表現只是「雄辯的律師」,而非「道歉的總統」。更重要的,兩個小時的撇清,不僅沒有撥開籠罩第一家庭的諸多弊案疑雲,反而引發更多爭議。
陳由豪政治獻金案,從二○○四總統大選前翻炒至今。當時,第一夫人吳淑珍的說法是:「我和扁有拿陳由豪的政治獻金,我們就退出政壇」、「我從沒見過陳由豪」,但這回的說法可完全不一樣了,陳總統在日前的記者會中特別挑明在前一夜,他曾「特別再問夫人一次」,答案是「無論公私場合,吳淑珍從未與陳由豪見面,但在二○○四年,見過陳由豪太太」至於政治獻金,總統說,他從未否認,「市長和總統選舉時,收過陳由豪的政治獻金」。

總統的辯詞,真實意思是:吳淑珍的承諾是她的承諾,獻金是他本人拿的,但他從沒公開做過這個承諾,所以承諾就不是承諾。這實在是個笑話,不論是市長或總統,要選舉的都是陳水扁,不是吳淑珍,陳由豪的獻金不論由誰接手,都是給陳水扁而非吳淑珍;而吳淑珍當年要出來辯解,無非就是為了扁的選舉。總統愈是辯得興起,很抱歉,愈發凸顯總統缺乏真誠,遑論道德。

這個事件中,曾經坦言帶陳由豪進官邸的前立委沈富雄說,聽完總統一席言,讓他感慨萬千,「希望餘生不再再花心力在這無謂的事件上,這已經是一樁懸案了!」很抱歉,沈富雄又說錯了,他是事件的第三當事人,唯一的見證人,在眼前諸多弊案中,這是最單純的一樁:就是有見沒見、有拿沒拿?沈既坦言是他帶陳由豪進官邸,總統和夫人記性不好,沈富雄就是用白話文再說一次,否則說謊的不只是陳由豪,還有沈富雄了。

至於收了獻金沒?當年尚無政治獻金法,罰無可罰,遑論罪則,至多是道德問題,事至如今,陳總統的道德還是問題嗎?在陳總統的標準中,道德從來不該是罷免他的理由,還怕什麼?沈富雄不說清楚,就等著陳由豪再次隔海放砲,再指正一次:說謊的不是我,是總統!

SOGO禮券案,看似複雜,其實簡單一句話:夫人到底收受了SOGO禮券了沒?吳淑珍使用過SOGO禮券是事實,重要的是她用的禮券來自何方?與SOGO股權爭議有無相關?總統府最早的說法是斬釘截鐵說夫人沒拿過包括李恆隆等四人的禮券;陳總統記者會的最新說法多了二個字,夫人沒「直接」拿過李恆隆等四人的禮券。

「直接」這二個字,完全畫龍點睛,彰顯陳水扁高超的辯護技巧:如果間接拿了禮券,所有的保證就都不是保證。而不論是總統府或陳總統本人,對於禮券案,說詞一變再變,案情多一分,說法就變一次,即使如此,陳水扁和總統府還是沒交代如果不是「直接」拿,是不是「間接」拿?如果不是「間接」拿,那麼到底來自何方?如果是金孫滿月禮,誰送的?如果是友人合資,與誰合資?禮券案炒了兩個月,問題從未真正釐清,每一次澄清,只添加更多的問題。如果和SOGO股權沒有對價關係,說清楚有這麼困難嗎?

官邸最難講清楚的,也是迄今迴避的是:為什麼官場、商場,從人事到貸款,不論是報告或了解,都得進官邸?陳總統可以說是外界繪聲繪影,所以交代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了解並制止,但了解後李恆隆還是二度進府,這僅僅是「了解」而不介入嗎?如果只是為撇清「高層」不介入,為何股權移轉後,徐旭東還要專程進入官邸報告呢?

金控人事,如出一轍。陳總統說二次金改金控合併案,和官邸都沒關係,那麼二○○四年,夫人自己都承認的開發金一案,陳敏薰和辜仲◆進官邸是為那樁?哪個商界董事長,閒來沒事進官邸逛花園嗎?陳總統顯然疏忽了,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金控人事爭端,非始於今日,業界傳聞甚囂塵上,二次金改是政府政策,就是因為官邸為政策開後門,才引發偌大爭議,那裡是一句說「沒關係」就沒關係。

陳總統講了很多次「如果如何如何,我就永遠退出政壇!」,而每當這個「如果」即將兌現時,他就立即將這個「如果」的內容加以置換,從「若拿陳由豪政治獻金就退出政壇」到「從未否認收過陳由豪政治獻金」;從「從沒見過陳由豪」到「見過陳由豪太太」;從「沒拿過包括李恆隆等四人的禮券」到「沒直接拿過李恆隆等四人的禮券」,照這種詭辯邏輯操作下去,陳總統其實可以永遠不必兌現他的任何諾言了!

Source: http://news.chinatimes.com

Anonymous said...

something to say on Mr. Kong's remarks made on 'Young Analyst' on 22 June.

a good analyst makes careful examination of events and materials to make judgments about a company. as long as it is rational and with reasonable basis, it is considered a good work. a young analyst can do prefect on this area, as the process & finished product can be examined which is far from making a storey and trying to please every audiance.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of such work is to quantify the risk factor of the co they are working on. this is specially ture, as far as earning is concerned. Risk can never be under estimated for a responsible analyst.

few CEOs have knowledge on investments, nevertheless, they work hard to make money using the ways they know. they have all elements for success including courage on taking risks, be it small or big. it could be the dominanting factor in their success.

Knowing what investors want may help CEOs make better decisions. the better decisions that make sense in investment choice. this could be the reason on why analysts try to 'tell' CEOs how they should run their biz.

in reality, most analysts try to please CEOs and their intension to smooth out risk can be seen on their works. Be friendly with CEOs is always rewarding.

but, i prefer young analysts.

Gillian

Analyst said...

Dear Gillian,

Cannot agree more. Especially young and beautiful ones. But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too few female anaylsts, especially young and beautiful ones.

Best,
Analyst

analyst said...

I mean NOT too m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