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06

貴飛

大陸市場,全世界趨之若鶩,但這是要交點兒入場費。

   JCDecaux,世界上第二大的戶外廣告公司,業績據報是跑贏大市。去年最大的事件,是連環出手,買入媒體世紀及媒體伯樂,成為內地戶外廣告公司第一 大。主席尚法蘭信心十足,指中國的生意今年將佔集團10%,而快速增長還帶挈 JCDecaux 今年有超過5%的增長率。換言之,大手收購媒體世伯,實是明智之舉。

  問題是,世伯本身都周身病痛,莫說增長,少一些頭暈身㷫已經阿彌陀佛,究竟JCDecaux有什麽巴閉,人棄我取之後,還可以令世伯延年益壽,返老還童?

   多此一問,一個字:大。JCDecaux就是夠大,借得起錢,又蝕得起錢,才可以舞得動這艘航空母艦。去年的大手收購,令JCDecaux的淨負債由四 億幾歐羅升至六億,約六十億港紙。多十零億港紙淨負債,對JCDecaux而言,濕濕碎矣,而且當中還有些是IAS 39的後遺症(至於有幾多,資料沒有詳細說明)。一句到尾,衫袋沒有幾皮嘢,勿要妄想入葡京與史丹利拗手瓜,兩鋪清袋離場,就連船飛都蝕埋。

  JCDecaux夠大,可以借錢收購,慢慢等中國市場為集團作出貢獻,但有時未等到收成,可能反而要壯士斷臂。

  生力啤(236)去年業績,做十二億生意,蝕六千幾萬。主要原因,是因為要關閉廣州廠房,監平監賤將物業機器賣給廣州啤酒廠,蝕掉五千六百萬。

   夠膽投資幾千萬在大陸做廠,預先一定做足business plan,做足market research,經過所有部門參閱修改,再由經驗豐富的董事局拍板。如今忍痛轉型,相信是看見未來前景與早前估計,中間的裂痕比田二少及黎署理更加之 闊,連在鏡頭面前假意握手修好都沒有可能,唯有忍痛割愛。

  一間開始大踏步,另一間選擇輕裝上路,共通點是大家都看好大陸市場,大家都要為此付點入場費。

8 comments:

eric said...

真係說時遲,那時快。
我禽日imagine果餐「和頭酒」已經唔駛諗啦。個名形狀恰似北京雙層火鍋爐(熹)的署理行政總裁原來已經辭職,連埋果個帶十九幾人晒馬之黎高層都要「紀律處分(炒)」!
成件事睇番轉頭,田主席之「辭職」竟然好似係「引蛇出洞」之陽謀。唔怪之得佢開記招宣佈「辭職」之時,氣定神閒,勝似閑庭信步。真係兵不厭詐!
咁結局,鄭大班、詹德隆、孔少林...甚至林社長都要跌爛眼鏡!慘!

Tony said...

外資欲在中國投資,除非能絕對控制某項本公司獨有的無論是技術、知識產權、或經濟規模等之競爭優勢,否則入場費可能是總投入資金。 何止「貴飛」,簡直血本無歸。 對大多數港台資金在大陸經營的勞工密集輕工業,更然如此。 不久前與台商茗宴,其公司在本業已算頗具規模和商譽,但說到在大陸上的投資,就如方兄所言,已打算壯士斷臂,言下不勝唏噓。 說起經營困難,其中一項,是要面對越來越多的大陸本地工廠挑戰。

「你們是本業技術先進商號,何懼新進同業挑戰?」 在下狐疑地問道。

「光是技術和正常的商務競爭,我們絕對不怕而且歡迎。 可惜我們現在面對的大陸競爭對手,借了銀行的錢從來沒有打算要還。 你是懂點財務的吧? 這種資本結構是那門子的公平競爭?」 說畢已見眼泛淚光。

.................

又: 見網友熱烈討論民主與經濟關係,並質疑孔少林的「立場」。 部份發言亦有道理。 孔少林日前曾有提及經濟學作者 Robert Barro 的 "Nothing is sacred" 一書,有關東西德合併後兩地的遷徙、失業率和生產力比較。 本書第三章、p. 104 "Democracy in the new Congo?" 是否可算孔兄對網友的回應?

Skywalker said...

幾年前在電視機面前看見田二少當著楊官講:「我識你, 不過唔系同你好老友」, 已令我目瞪口呆!

幾年後, 整隊team 無一個妥二少, 齊齊玩兵變, 令我心驚肉跳!

看看二少的大頭相, 也望一望出面的女助手, 想想是否要送條鑽石頸鍊給她呢?

洛克 said...

「光是技術和正常的商務競爭,我們絕對不怕而且歡迎。 可惜我們現在面對的大陸競爭對手,借了銀行的錢從來沒有打算要還。 你是懂點財務的吧? 這種資本結構是那門子的公平競爭?」

這是正是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的秘密.

在內地,還有一件有趣的事就是據說台商到大陸設廠不單優惠比外商多, 銀行還非常歡迎借錢給台商. 大陸的統戰真的有一手. 看到這種政商合一的手段,我們港人真不知好唔好羨慕佢地....

大道 said...

好想知道那種感覺是怎樣的。
跟一個與自己勢成水火、有你無我的人四手相握,還要保持姿勢在鏡頭前任人映。

算不算是精神上互相強姦/被強姦?

過後有沒有各自嘔吐?

Anonymous said...

認真說說,兵變失敗,只有請辭這個option. 十幾位支持叛變的, 也沒留下的機會.
田少是chairperson, CEO不適合chair,被炒的當然是CEO.因為行政架構上,chair是至高的,任你三頭六臂,chairperson一定要是最高權力那個.不滿?可以,請另謀高就.

洛克 said...

兵變只為逼宮,不為奪權,基本上不論如何處理都一定死硬.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這道理,仍然有效.

股蟻 said...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全憑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