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6

救報

欲罷不能,要再寫《信報》。

  每逢我寫有關傳媒、報紙、《信報》網上版,我那個博落例必發表踴躍;反而寫財經、寫政治,就冷冷清清。除了反映我水平低劣,亦表示《信報》有「Fan士」,並非用六蚊買完睇完算數,還憂之心切,對份報紙有感情,是其他報紙不能比擬。若以《信報》賣紙少、廣告少作為價值衡量,而忽略讀者忠誠度及身份背景,是以偏概全。

  讀者在博落表示要成立「救報基金」,模仿抗戰時期民間籌募的救國基金。可想而知,讀者對收購的反應直逼與日本打仗的程度。報紙賣盤並非新鮮事物,《明報》、《星島》、《成報》都曾賣盤,但未聽過有讀者想過要成立基金救報。除了是報紙有擁躉之外,亦可能是看見他報賣盤後,現今是如何景況,不想最後一道城牆重蹈覆轍。

  《壹週刊》封面故事幾版紙講《信報》,印證一些曾聞說的皮毛,以及回想過往曾間接聽聞實情的報道,果然一如中環人所說,千祈不要得罪「壹仔」。傳媒要做到人怕並不困難,但要做到好像《信報》有人想救就並不容易。我想,假如有日《蘋果》要賣盤,讀者最多放棄睇報紙。

  用個「救」字,似乎太誇張。任何公司有起有跌,十分平常。報紙又並非死路一條,隔籬已經寫過幾大篇分析辦報未來趨勢,只差在未有人execute。本來是否行得通無人能知,但經過這一輪賣盤炒作,我保證任何少許改革動作都會變成全城哄動。


  我只不過寫這一小角落,都已經覺得自己有份,十分關心未來動向。除了是因為我享有據「壹仔」所述連林小姐都沒有的寫作自由(﹕P),還有我也是中學年代開始的《信報》讀者。如果真的有「救報基金」,我都願意夾錢。

110 comments:

LfC said...

有香港博客批評林山木先生未能建立傳統,山寨廠經營。又當年揭李澤楷無 Stanford 學位者,信報也

Anonymous said...

Coming back to the plan of "mutualization", I think we need someone with a bit of fame and trust from the public to organize it. I don't think u will be comfortable disclosing your details to a random online petition?

As the blog master seems to be supporting this idea, he is an ideal guy to be the organizer.

星星公園阿伯 said...

方兄又不用妄自菲薄,個博落咁多讀者捧場,方兄早已成為香江健筆之一。

Mututalization 之議有得諗,信報fans相信都願意每人科25k(想想多年來由信報學得o既都遠不止呢個價),如果咁樣buyout可以令佢維持一貫任講風格,甚至可以成為一個長遠o既中華區言論自由橋頭堡(如WSJ同Washington Post),呢d錢值得使。大家諗諗,亦只有香港至有咁o既環境俾你做d咁o既刁。

方兄,你精通刁o既運作,你肯發起我地撐你。

咖哩羊肉 said...

今天《明報》披露,《信報》和兩位買家的接洽暫停。
http://full.mingpaonews.com/20060112/gca1h.htm

方兄過歉啦。敝拙見以為,孔(蔡)、方二兄和各位大大們在此事發揮了不少影響力。另,想深一層,林、曹兩位先生不可能永遠地為《信報》貢獻心力,即使咱們以基金形式「買起」《信報》,以後如何?

還有請各高明多指教。

星星公園阿伯 said...

正因為林曹兩位先生總有一日退下,所以以基金方式擁有信報可以減少major shareholder干預management o既問題。重點係佢o既言論自由不可改。

釘書機 said...

預我一份

Anonymous said...

Would suggest to set up a trust / foundation to bid for the ownership of this Hong Kong's conscience. We can set up a booth in Central and raise money! Mr. Tsoi Tung Ho could be asked to run the papers together with other trustworthy people.

KK said...

Re: 釘書機 提到...
預我一份

9:44 AM
=====
Me 2! I would also like to contribute (no matter $, time and energy). :)

goodwh at gmail said...

Again surely support if trustworthy people like Mr. Fong Chek Yu, Mr. Tony Choi, 練乙錚, et al. be the organizer of the mutualization plan.

To: 旁觀者 said... (attached below as posted in yesterday's comment)

If all Mr. Lam & Mr. Cho really want is money then yes Richard Li or other tycoons will pay the best price, but to the willing-to-pay readers (including yours truly) it's not just about money, as Mr Fong said it's that we want to save a dear friend, a dear teacher, and one of the final frontiers of freedom of speech!

Yes I'm daydreaming again, but I guess I'm not the only one....

goodwh at gmail

========================================================

我還記得曹仁超在 89年6‧4 後,建議讀者入市買股票,說鮮血滿街時,便是入市最佳時機,因而被眾人痛罵。曹仁超以後亦在其專欄多次提及此事,感慨不而。各位記得否?

今天名位對信報放盤的反應,亦和當年讀者一樣,政經不分。

信報賣盤,各位是局外人,當然可以用一個超然的態度,指點江山,說甚麼 DCF model not applicable :P 云云。可笑的是,當事人包括山木先生和曹佬,卻明碼實價,同那位受一眾卑視的小超,商議收購事宜。我絕對相信,在談 deal 時,小超的team,一定會用 DCF 等 model 和山木曹佬,討價還價。

各位誇誇所談的 mutualization plan,大家心知肚明,機會是零。

想不到信報和山木先生多年心血,只教導了一批口頭激昂,誇誇其談之輩。悲哉,悲哉。

壹記者 said...

--->《壹週刊》封面故事幾版紙講《信報》,印證一些曾聞說的皮毛,以及回想過往曾間接聽聞實情的報道,果然一如中環人所說,千祈不要得罪「壹仔」。

請問方先生,壹週刊「印證」了那些曾聞說的「皮毛」,以及「回想」了那些「間接聽聞實情」的報道呢? 似乎你知透內情,所以分得出那些是皮毛,那些是實情,還知道是間接聽回來的,請指教!

還有,為何千祈不要得罪「壹仔」?與今次報道有甚麼關連?

tin_the_fatty said...

Check out the Scott Trust, the owner of the Guardian in the U.K.

Stephen Lo said...

旁觀者兄:

I also have this dream. No dream no success!

旁觀者 said...

Dreaming is perfectly fine, and I am all for it. 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 needs to be carried out by trustworthy and dependable people, who, ironically, are typically not those guys who are 口頭激昂,誇誇其談。

BTW, there is still a heated debate going on in yesterday blog. It might be interesting to take a look, too.

旁觀者 said...

I am the first to propose the idea of 基金 in this blog. Of course it can work--provided it is led by reputable people and the fund can secure some major capital infusion from big investors with deep pockets.

What I am rejecting as "unrealistic" is the idea of asking 25K readers to take out 10K each to buy up the fund. I don't believe it will work--given the "three minute heat" characteristics of HK people.

星星公園阿伯 said...

Agree. This may need the initiation of some reputable people and negotiation with big investors.

Tony said...

'goodwh at gmail' 兄:

﹙想不到信報和山木先生多年心血,只教導了一批口頊激昂,誇誇其談之輩。﹚

眼見卅多年的良朋行將被擄,前景未明,熱血者的義憤之情,想吾兄必比在下更理解。 欲拯救信報而不知從何入手,以致吾兄言重,亦屬自然。 相信 day dreaming 的,除了吾兄和在下,光看方兄此 blog,已知大有人在。 在下不才,不知吾兄是否同意如能化激將法為建議,更為積極?

方兄:

讀昨「街頭訪問」文,吾欲無言。
方兄在今文既已明志,支持「讀者基金」之議,如盡速行動,或仍有一線希望成事。 有幾點意見提出:

1.
要成立基金,便要有清析旗號。 前面有網友提到 prominent 和 trustworthy 的人選。 如果方兄、孔少林兄,可能的話再加上蔡東豪,登高一呼,盡速首先成立組織委員會,以確定行動策略及程序,同時亦可以考驗一下如在下般的眾「Fan士」,是否皆誇誇其談之輩。

2.
参考過往 mutualization 成功的個案 (如 Manulife),目標和過程,都需要得到公司董事局的合作和支持。 方兄和孔少林兄 (有需要的話加入職業專才)是否願意挑起這個與信報董事們商議的擔子?

3.
信報賣盤,相信最感到痛心的,應為行止先生。 幾十年來的「養育」,要發達的話,早就可以。 堅持到今天而捨離,必有不可為人道的理由。 表面而又理性的理由,離不開言論空間的收窄,以及面對內外競爭、再發展 (revitalization) 所需投入的龐大資源。 要往後把信報做好,不可避免面對這些問題。

Anonymous said...

I have no ideas why you can make this comment. If we think Mr Lam will not care about the valuations, we do not even need to think about the mutualization plan. We just need to ask him to distribute the shares to the readers. We think about the mutualization coz that is the only reasonable way to get enough financing as an alternative bid.

As far as I notice, I can see no one boasting that they can outbid Richard Li or saying that the "mutualization" plan must succeed. All we are saying is just gathering information whether this is a feasible plan. I can only see this as a prudent discussion, instead of 口頭激昂,誇誇其談.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hear how you can substantiate your claim.

旁觀者 said...

Just for the record, a few days back, under the blog 《露底》,everyone was mourning about the coming demise of HKEJ but no one managed to come up with a viable solution. And on that day, I wrote these words:

信報的出路多的是,林行止可把股權交給子女,或可仿效歐美百年老店,成立基金,把信報交給職業經理人和編輯管理。

山 人 said...

林 先 生 ;
昨 天 言 猶 不 盡 , 今 天再 續 .
我 看 信 報 的 地位 如 下 ;
不 要 談 1900 以 前 的 中 國 , 你 所 建 立 每 天 信 報 言論 ,是 前 無 古 人 的. 在1900 以 後 , 有 國 家级 及 歷 史 地 位 的 有 申 報 及 大 公 報 (1949 以 前 ), 1949 至 1970 年 代 中 ,中 文 報 紙 有 聲名 的 只 有 星 岛 及 明 報
,但 信 報 在1980 年 代 在 財 經 政 評 論 的 獨 立 及 理 性 言 論 在 中 文 報 紙是 全 世界 華文 報 紙 中是一 哥 的 .
在 理 解 信 報 的潜 在 價 值 後 , 我又 試 估 信 報 的 價值 ;如果 CPPW 的 GOODWILL可 以值 500億 . 信 報 GOODWILL 可 以為 它 的10% 再 打 五 折( = 25 億 ) .
我 告 訢 你 小超 一 個 可 能 的 想 法 是 : 既 可 回 報 父 親 給 他 一 切 無 形 的 幫助 (舆世叔伯 打招 呼 盡 量不 要給 小超 的 DEAL找 麻 煩 !)
明 乎 此 ;小 超 可以 用 三 億 買 起 信報 ,而且已 預 算二年 内 WRITEOFF 一 半 , 但 二 年 内 同大超 公 司 做 專訪-另類 PROMOTION (例 如 用 一 彩頁 介紹石 油 公 司,意 大 利3 G,法國 連鎖 等等 等等 , 他 們 的 CEO當 然 說 他 們 公 司潸質 高-股 價企穏 高位是 一可 預 期 - 這 樣 小 超 便 可 以 回報 老 豆 --用1-2 億
的 WRITEOFF 而 回 報 老 豆 100 億价 升 值是很 吸 引 的 DEAL !
我 又 開 工 了-遲 些再續.

旁觀者 said...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hear how you can substantiate your claim."

--> See my 12:02 PM response today

********************

"If we think Mr Lam will not care about the valuations,we do not even need to think about the mutualization plan."

--> But then another blogger, eric, says the following in yesterday's blog:

任何人若果只係純粹以一盤生意o既角度來為信報估值,無論出價若干,我都唔客氣講句:
「小人之心!」

Why don't you respond to eric's comment?

********************

"I have no ideas why you can make this comment."

--> 在此 blog 貼文數周後,深有所感,真是夏蟲不可與語冰。小弟是「夏蟲」,各位高人是「冰」,that's why I can make all my comments, and I stand by my word.

Anonymous said...

I am sad to see the paper, my best friend, fall. In short, I think the follwoing is most rational.
方兄在今文既已明志,支持「讀者基金」之議,如盡速行動,或仍有一線希望成事。 有幾點意見提出:

1.
要成立基金,便要有清析旗號。 前面有網友提到 prominent 和 trustworthy 的人選。 如果方兄、孔少林兄,可能的話再加上蔡東豪,登高一呼,盡速首先成立組織委員會,以確定行動策略及程序,同時亦可以考驗一下如在下般的眾「Fan士」,是否皆誇誇其談之輩。

2.
参考過往 mutualization 成功的個案 (如 Manulife),目標和過程,都需要得到公司董事局的合作和支持。 方兄和孔少林兄 (有需要的話加入職業專才)是否願意挑起這個與信報董事們商議的擔子?

3.
信報賣盤,相信最感到痛心的,應為行止先生。 幾十年來的「養育」,要發達的話,早就可以。 堅持到今天而捨離,必有不可為人道的理由。 表面而又理性的理由,離不開言論空間的收窄,以及面對內外競爭、再發展 (revitalization) 所需投入的龐大資源。 要往後把信報做好,不可避免面對這些問題。

洛克 said...

mutualization 絕對是好的idea, 但好的意見是沒價值, 最重要是如何執行. 有價值的東西永遠不用怕吸引不到資金, 假如今天真的實行, 有誰會願意去承擔mutualization 的工作 ? 什麼人才是最適合繼承林太的管理工作? 如何才能令信報不失敢言的作風,同時能令公司有年年有盈餘? 重不能年年虧損都跟基金要錢吧? 這些才是最大問題.

一個最近才看信報的人 said...

預我一份

煮飯仔 said...

我就話唔使理甚麼 DCF、PE 咁多嘢。

如果 eyeball 都賣到錢,咁報格都得掛。

趁依家個市好,林生自己包銷;拿拿聲發行2億5千萬股,1蚊股,每手2千股。信報讀者貼十個報頭上招股申請表就有5% discount。

咁又起紙又賣散D股份;味讀者、林生同言論自由三贏囉。

losowong said...

o係 www.quamnet.com 見到 Vincent 答訂戶...十分同意


he said:
...

今天翻看方卓如的博落http://fongcheukyu.blogspot.com 嚇見不願見《信報》易手者眾,當中以對李氏王朝掌控全港每個生活環節尤有意見,有論者甚至提出Mutualisation 的救報方案,亦錄得空前的正面回響,小弟作為一位看《信報》長大的讀者,亦深受感動,林生林太見到,亦應該會為之動容。因此,今次會否再次在談判過程中拉倒?看來機會不低,反正《信報》賣盤,並不急於一時。各位與林生林太抱相同辦報理念者,如果未儲夠錢,還有一線生機。(Vincent)
...

洛克 said...

細心看大家關於mutualization的留言,只是一味說會出錢,請細心想想今天信報為何會賣盤? 不是因為林家想賣信報套現,是林生林太發現身邊沒親人有興趣繼承他們經營信報,才會想賣給外人.

在提出mutualization,同時請想想如何令信報持續經營才有意義,只是希望自己出錢,留下林生林太自己落手落腳繼續經營,如果我林太都不會賣給讀者.

愛人 said...

小弟一直有一個問題
如果信報一直lose money,

為什麼不加價呢?
因我信看信報的人不在乎每日俾多兩至三元

losowong said...

其實, 林太的first choice會否是蔡東豪先生?! 否則都唔會先找他罷.

或者Varitronix真係前景秀麗?又或者要幫高先生在先?

相信好快有答案了.

btw, Prof Joseph Lin maybe another choice?

...唉...繼續發夢...

星星公園阿伯 said...

If mutualization is feasible, I think the Blog Master and Mr. Hung should contact Tony Choi immediately. It's better doing it than just talking about it.

咖哩羊肉 said...

洛克大說的正是敝的心底話。

蘿蔔糕 said...

幾年前,每日早上一邊可以聽住大班個節目,一邊睇"信報",返工真係好寫意,依家"風波裡的茶杯"沒了,收音機都無帶返工,日後"信報"賣埋盤,就報紙都唔多使睇,諗落都真係幾可憐!

十多年來,剩係睇"信報"都幫我賺唔少銀兩,要夾錢幫林生梗無問題,老實講,我估俾得起兩億嘅讀者也大有人在.但問題肯定唔係剩係錢嘅問題.我地呢班所謂"信報"讀者,以知識份子,中產自居,但响香港成個大潮流裡,我地只不過係一隻孤舟,整個香港嘅文化不斷在變質,而我地呢一小撮人仲仍然响到孤芳自賞,仲期望林生頂得住,真係可笑.

如果大部份香港人都對自己有要求,放眼世界,咁香港有無"信報"都唔係咁重要,但如果好似依家咁,整個書報攤都係物慾橫流,有"信報"又點?大部份香港人都睇唔明,或者唔想睇,"信報"可以頂得幾耐?

Anonymous said...

Mr Fong, do something, we need a leader =)

星星公園阿伯 said...

如果全書報攤都係物慾橫流,咁係唔係我地都要陪佢地一樣?總不應任由一些好東西就此消失,即使這好東西好多人睇唔明。其實,我都係由睇唔明變成睇得明o既一分子。如果信報變質,香港會少左一個開啟民智o既有力工具。

看 世 界 said...

又寫下小小超 make deal 的威水史作為此 次 deal 的 reminder .
(1) 賣 衛 視 給 梅 伯 ; well prepared , 在 遊 艇 上 make deal , 在未有中國政府保証 文 件 可cover 全 國 播 送 下 ,对 上 幾 年 業績 也 不 太 好 , 居 然 小 小 超 可 以 賣三十 多 億 !!! ( 不 知 P/E 是 多 少 ??? ) ---- 就 是看 你 怎 樣 sell !!! ------ 前 景 !!!!!還 有 !梅 伯 的 高 招 --用 股 票作價 ,也 给 小小 超 用10 秒 時 間 破了 ---他 在 簽 完 文 件 開 champagne 時 , 他 即 用 手 机 call 他 的 内閣 要員把 股 票 放 出 , 跟 著
舆 梅 伯 相 对 而 笑 , 而 梅 伯 還 不 知 發 生 什 麼事 !!!

丙葵 said...

有冇有心人發起網上簽名反對信報賣盤乎?
如傳聞屬實買家係小小超就驚矣,佢真係可以維持報格......?!
諗諗吓都係Mututalization啦,方兄,如何?

changing said...

如果我係李澤楷都會買信報,兩三億,當掩口費姐.我窮,不過要救報的話,預我一份.

Anonymous said...

我們是否接受信報加價,讓信報可以毋須靠廣告,只靠讀者便可生存呢?如果要加價,要加到多少錢一份呢?

老實講,成立基金不是不好,但只能治標而已。長遠而言,都要報紙收支平衡,才可以維持一貫的報格和風骨。即使林先生真的退休,亦須陣容鼎盛呀。

PS 基金成立了,記得預我一份呀。

Martin Oei said...

救報基金呢樣野,香港係有先例可援。

李怡未退休前,他辦的《七十年代》,在一九八一年脫離左派獨立時,一度不知如何籌措資金。後來一眾有心人集資,成立一間公司,讓《七十年代》辦下去,有十多名股東。李怡因老無法再辦,人才上無以為繼,才停辦《九十年代》。

如果大家有意成立救報基金,既有先例可援,而且外國很多報章,其實也是成立基金會模式,確保編採風格不變。英國《衛報》,便為一例如。如果有意辦救報基金,預我一份。

changing said...

信報加到十蚊都超值.十二蚊.我買.

Bon said...

其實,信報不是資金出問題,而是未找到合適經營者/接班人。

我對信報有10年感情,但如果林生林太和曹先生有意退休享受人生,即使極度捨不得,我都會尊重他們的意願。畢竟長年累月勞心勞力辦報,每天只睡眠4小時有損健康...站在他們的立場,他們的健康& 快樂比較重要...

但如果林生林太和曹先生樂意繼續經營,成立基金『救報』,也請預我一份。若當真沒了信報,我可能只會看免費報紙

Shirley said...

Firstly, I have read HKEJ for nearly 2 years. Now i am a form 6 students, and this newspaper really bring a great change to my life. I am very disappointed that HKEJ will be sold to 李澤楷. Of course, I don't want to heard of the news of the successful auction.
Secondly, everyone knows that even we become the shareholders of HKEJ, and we don't get much interest from it. Still, readers and fans of HKEJ don't care about it, but we only want to preserve the most precious things----HKEJ and a sense of dignity and freedom.

dL said...

其實今時今日仲駛唔駛真係要辦份報紙? 如果第日林先生真係賣信報, 佢可以叫方兄幫佢整個Blog發表言論咪一樣!

Anonymous said...

人人都話預佢一份,冇名冇姓,叫林生點預?

不如簡簡單單,由方生帶頭,發起一次遊行,到時就知有幾多人真正支持信報。

上星期愛護寵物遊行,搞得有聲有色,點解唔學?

Anonymous said...

與其發起救報行動,不如信報直接加價,大家願意每天花多少錢買信報?十元?十五元?

迷途小書僮 said...

睇完壹仔,我都諗其實林生曹生辛苦咗幾十年,依家最想揾個有心人接手。

信報賣十蚊我都繼續買

支持遊行,讓大家見見方生真面目=P

成立救報基金,預埋我一份

Anonymous said...

方先早排叫議員學 bono,依家方生應該借哩個機會,向議員示範一下,乜野叫 bono 精神,等議員能從中學野。

Dreamer said...

我是day-dreamer,預我一份

Fei said...

I don't think mutualization plan has an opporunity. In case Richard buying HKEJ, I hope Tony may develop a new business - network newspaper. Web Newspaper is something you may do it Big or Small. I think some columnists may work for it provided it brings them freedom of writing. The ideal case is: they may write the articale free of charge in the very beginning. Tony may provide them coins, in case the web newspaper is earning money, the columnist may get the money.

As a reader, I will order the web immediately.

Anonymous said...

恕我直言, 原諒我讀得書少:來來去去得幾條友在此吹水, 不要浪費精神, 還是疊埋心水迎接信報的新主人吧。林生, 也是生意人, 價高者得~~

terry said...

加價最實際,立即見效,好過搞 mutualization plan,費時失事。

腎煎鞭 said...

搭嘴講下,香港報紙好似係行卡特爾,好像唔可以隨便加價,有冇人知詳情?

Anonymous said...

剛啱睇完壹週,都唔知你地拗乜,林生大把錢,佢缺嘅係人「才」,唔係錢「財」。

chloe said...

如果信報真的賣給李澤楷,我會很傷感 :(

Anonymous said...

I am really shaking. Think about the outcome of those once famous companies bought over by deal maker Mr. R. Li.

b仔 said...

始終時代巨輪不停往前進.
林生終有退下來的一天.
問題是人才無以為繼.
信報辦下去,前景亦可堪.

新一代 said...

其實林生林太應該尊重一下後生一輩想法,唔好樣樣事都指指點點,如果我係佢個女,敢搞法,我都唔想接手,寧願揍仔。唔睇壹周,真係唔知有咁多內情。

daisy said...

壹周刊的報導又不要信晒,好多事都是誇大咗,

Anonymous said...

One additional info. that I would like to share. Pease feel free to correct it if I make any mistakes.

Cable TV & Now TV will launch their strengthen version of finance/investment TV channel in the coming few months.

Now TV will be benifited no matter Mr. Li's bid for HKEJ is successful or not.

新一代 said...

問題係唔信壹週,又信邊個,連方生都話壹週證實左好多傳聞,我睇冇十成真,都有八成。

Anonymous said...

人人都話睇壹周,急急班左本黎睇,原來林先咁疊水,你地講乜嘢救報基金,根本多餘。林生嘅問題,係仔女唔想接手,哩啲係人地家事,冇得管。

Anonymous said...

我日日做到氣咳,又要加班,又要睇老細面色,先至賺得雞碎咁多。原來林生係億萬富豪,住半山,係人上人,同李嘉誠,詹培忠,李國寶私交甚篤,咁我情願「救」長毛。億萬富豪嘅事業,我冇資格去救。

Anonymous said...

somebody say Mr Lam is himself a tycoon and no need for us to help, but which tycoon in HK can run a credible newspaper as HKEJ like Mr Lam ???

losowong said...

林山木先生及老曹有米是事實

但問題在於:

1. 他們終有一日要退休
2. 錯在未能建立傳統, 仔女唔do
3. 信報值一個價
4. 信報的前路如何?
5. 賣?擔心失去靈魂
6. 讀者也不想信報失去靈魂
6. 不賣? 誰來搞?
7. 所以讀者提出mutualization
8. 這可能是長治久安之策
9. 而, 林先生家事&與富豪熟稔...
10. 都不是讀者應該關心的問題
11. 我們只想可以繼續讀到有靈魂的信報

Anonymous said...

Why is everyone so keen to buy the paper?

If the real objective is to preserve freedom of speech and to provide a forum for "anti-establishment" commentators, why not just set up a web site, have these commentators contribute articles from time to time, and let word of mouth take care of circulation?

losowong said...

from mingpao.com

***
他指出,過去十多年,差不多每年都有人提出有意收購《信報》,他本人認為假使要出售《信報》,買方必須維持《信報》現有的辦報精神,不違新聞從業員的專業守則,價錢反而其次。

他又澄請日前《彭博通訊》引述他的說話並不正確,當時他只說,不方便評論其他傳媒的報道。

至於被問及假若《信報》股權一旦易手,他會否繼續撰寫專欄,曹指會與林山木站於「同一陣線」,但暫時未有仔細考慮有關問題。

另外,《信報》昨天向嶺南大學捐出200萬元,連同教資會的等額撥款合共400萬元,以設立信報財經新聞財務學講座教授一席,至於獲委任的教授將於稍後公布。
***

Anonymous said...

曹Sir當然想賣盤給予李仔,有NOW的財經台可以教做人及投資的道理。NOW若能奪得英超播映權,觀眾數目大大提高,曹Sir的影響力可以翻幾翻。至於年紀,現在醫療科技先進,老曹還可以至少玩五、六年。

方生所憎惡的霽藍

Tking said...

After reading your column, I strongly agree that someone should get organized to save the newspaper. If there is some kind of funding or association set up to save the newspaper, please let me know, I'm in.
Thanks!
T King

Anonymous said...

林先生家事&與富豪熟稔...都不是讀者應該關心的問題

講笑。唔關心,睇壹周做乜。

既然林生咁有米,點解佢自己唔出錢拯救有靈魂的信報,或搞個網站,等更加多人可以發表意見。

至於靈魂兩個字,唔好亂用。信報嘅問題,係企業內部問題,同靈魂冇關係。

Anonymous said...

the 1st rule is : money can buy marriage, but cant buy love... okay!!

think twice, are we trying to 'save' love or 'marriage' in this buyout?

the substance and spirit of a good newspaper remain with its people and their beliefs... as long as they are 'free' to choose, there is nothing to lose!!!

As for the Shareholders, they can get away with good returns. it is
human nature to say 'yes'... so be kind to them...

Gillian

新一代 said...

somebody say Mr Lam is himself a tycoon and no need for us to help ...

幫?點幫?係唔係幫手去勸佢個女,唔好揍仔,番信報幫手,定係幫手勸佢個仔,唔好搞 she.com 網站?

Anonymous said...

It is a plain vanilla business deal, but the whole thing has been blown way out of proportion. Let's cool down and let the partners do their deal, whoever that partners are. Only the insiders know the details. The rest, well, we can just watch.

Patrick

Anonymous said...

匿名者

估計閣下對新聞人物的背後之興趣多於看有靈魂的信報的分析文章

如閣下沒有注冊"靈魂"兩字, 又或非姓倉名頡, 閣下的言論似欠公道


一信報讀者

Anonymous said...

信報賣盤,係富豪之間的做刁玩兒,我地連陪跑的資格都冇,仲話參與。

預埋我一份,人人識講。

Anonymous said...

信報賣盤



傳聞已久的信報賣盤事件, 已獲曹仁超証實. 看完報章的

報導, 我的感覺是 – “十分可惜”



我由中六開始看信報. 一直以來, 這份報紙都是我的精神

早點, 最初看的是林山木的專欄, 後來擴展至每日社論和曹仁

超專欄. 因為分析客觀而冷靜, 思考非常獨立, 沒有其他報紙

的偏激和情緒化. 多看更可以學習他們的思考模式, 訓練自己

成為一個懂得獨立思考的人. 所以, 多年來都對這份報紙 “不

離不棄.”



我對信報賣盤的最大隱憂, 是接手的新領導層會為了增加銷路,

改變客觀報導的舊有作風, 文筆加入情緒成份, 加上商業元素,

令信報變成一份商業化, 大眾化的報紙, 和東方, 蘋果日報沒有

兩樣. 到了這個地步,原有的專欄作家便會流失. 最後, 信報的辦報

原則和傳統便會名存實亡, 變成另一份蘋果日報了.



看到另一編報導說, 新老闆將會把擁有權和管理權分開, 以穩住

信報良久的公信力. 無奈的是, 管理層始終都是授薪階級, 始終不

能置股東的利益不顧. 他們的決策最終都會以盈利能力為本, 原本

的作風不能不變, 只在乎變的多與小. 只求不會變得太多.



現在有獨立作風的報紙買少見少, 絕大部份的媒體都是由大財團控制,

信報的易手, 可說是獨立客觀媒體的哀號.

Anonymous said...

"估計閣下對新聞人物的背後之興趣多於看有靈魂的信報的分析文章"

我對兩種文章,同樣有興趣,唔會學有d人,辨清高。

"如閣下沒有注冊"靈魂"兩字, 又或非姓倉名頡, 閣下的言論似欠公道"

都唔知你講乜。

Anonymous said...

我睇信報十五年了,從中學了不少東西.林生及曹生真是許多讀者的老師,但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兩老真的要退下火線去環遊世界,我們應該替兩老高慶才是!"其他的事市場自己會解決吧"~(一笑)

sam lee

股蟻 said...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changing said...

世界越來越難,逆流而上的事誰也知是難為的;不提別人的家事,都知道是基本的家教;掛上了自由經濟的外衣,任誰都可以在市場橫行,甚至出言不遜.

但如果連不自量力地撞個頭破血流的自由和膽量都沒有,世界真係無甚趣味.

我無錢,不過當投反對票.

Anonymous said...

林家o既家事,有人評論,因為佢係整件賣盤事件o既主因。講乜野"家教",根本唔啦更。如果林生o既仔女,肯打理家族生意,就乜事都冇,更唔需要乜野救報基金。明未?

睇真D said...

唔知邊個在做謠,話信報長期蝕錢,好似林生好唔掂,被迫要賣信報。原來唔係,林生大把錢,住山頂別,出入司機。賣信報,只係因為仔女冇興趣接手。如果要成立基金,林生一個人就卓卓有餘,根本唔駛大家幫手夾錢。

做謠之人,唔知有乜居心,不斷吹噓"救報基金"。如果有朝一日,基金落入哩d人手中,真係唔知後果會點,可能又會係一筆糊塗賬。

Anonymous said...

多謝提點,一定會小心。

Anonymous said...

世途險惡,騙子通街都係,一唔小心,財入光棍手,咁就喊都無謂。

Anonymous said...

我只信一個人,就係林行止先生。除非林生出面,帶頭成立基金,否則其他任何人,我都唔會相信。

Grace

mm said...

網絡世界,人人都用假名。報紙上寫稿,亦大多數用筆名。人人都可以話自己係孔少林,方卓如。人人都可以話自己認識孔少林,方卓如,同佢地好熟。究竟邊個係孔少林,方卓如,一般讀者,根本冇可能知道。謬謬然話成立基金,叫人參與救報,根本係不負責任。

Anonymous said...

其實, 可以考慮賣俾 棃智英
相信佢會當仁不讓
東方有太陽
蘋果有信報
何嘗不可

睇真d said...

-賣?擔心失去靈魂
-讀者也不想信報失去靈魂
-我們只想可以繼續讀到有靈魂的信報

左一句靈魂,右一句靈魂,「靈魂」不離口的人,可能就是最冇靈魂。幾多公公婆婆,被「祈褔黨」所騙,大家唔好隨便信人。

Anonymous said...

賣信報俾肥佬黎,吾不欲觀之已。信報大把準買家,正一皇帝女,唔憂嫁,駛唔駛饑不擇食。

uncletung said...

能保存信報文人辦報的精神和特色,又在現有基礎上進行改革,重新走在時代之先,帶領社會在政治、經濟及文化方面的發展者,相信只有蔡東豪了。

ufo said...

"有香港博客批評林山木先生未能建立傳統,山寨廠經營。又當年揭李澤楷無 Stanford 學位者,信報也。"

奇怪,如果李澤楷同信報有咁多牙齒印,點解李澤楷又會買信報,而林生又會同李澤楷傾?證明商場上,冇永遠o既朋友,亦冇永遠o既敵人。

各位o既憂慮,林生林太冇可能冇諗過。各位應該尊重兩位前輩o既決定,唔好再七嘴八舌,添煩添亂。

天之道 said...

同意。正所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大家還是以平常心待之吧。

看 做 deal 高手 said...

今天也談小小超的另一威水deals史--- 大東收購 .
小小超眼光獨到 ,買公司後,經他整理过 , 可以升值幾倍. 但每次的 deal ,他所用的功夫 ,不是普通人可以看出來 .
數年前 ,小小超財經團隊計算到英國大束股价有大幅折讓 ,小小超考慮过後 ,決定考慮收購 .( 這又是一单數百億至過千億的買賣 ,如能成功 ,利潤數以百億計 .)首先小小超寫了一信给大束主席 ,但那大束主席正是財經界殿堂级人物 , 他看過 信後 ,啋你都傻 ,先用一招 ---當你冇到 ,因為這主席經經豐富 ,他搞第 一单 M & A 時 , 唔知小小超出世未 ? 然後小小超 再要求看大東盤數 , 大東主席也理 ,小小超冇符 , 又再出招 --- 有晚 ,他 在 pub 與 一英國報紙 report 談及此 事 ( 放 料 ) ---嘩 ! 那还了得 !!!! potential 大 大 大 deal , 立時間 ,即時在英國報紙成了新聞 -----( 以上資料 ,是 3年前我在英國渡假時看到的 .)
這事在香港還有餘波 ---- PCCW 告訢港 交所沒有此事 ,但當晚答覆倫敦交易所證实有此意------ 這兩個不同答覆又再引起關注 , 事後又一次表演超人作風 , 大事化小 .
過不了一天 ,小小超團隊又出招----就 是貝沙灣大大大大賣彩頁廣告 ,全部 8 頁彩色 , 全港大部份報紙都有份 ,估計
每份報紙那一天都有幾 M 的進帳 ,----- 然後 ,大束收購的跟進報導也開始少了 .

Anonymous said...

張五常

還斂集:《信報》何價?

近日《信報》要出售而買家可能是李澤楷的消息,傳媒吵得熱鬧。不是綜合性的大報,銷售量沒有達到過六位數字,據說今天賺不到錢了,而媒體出售司空慣見,不應該是大新聞。細讀字裡行間,知道是另一回事:報道的人都站起來,把帽子脫下,向林山木先生與駱友梅女士致意!那是一份很特別的報章,由一對執著於真理、堅定於原則的夫婦經營了三十三年,要退休了,大家於是想知道,轉手後的《信報》會是怎樣的?是的,國內與香港數以百計的中文報章中,不容易見到像《信報》那樣中肯可信。北京重視《信報》,由來已久。

山木、友梅、澤楷、天凡,我都認識,但這宗可能的交易我半點內幕消息也沒有。這裡要談的不是《信報》將會以何價成交,而是《信報》值多少錢。我沒有答案,但牽涉到的是一個有趣的經濟學難題,見獵心喜,就讓我這個老手嘗試分析吧。

先讓我假設今天的《信報》不賺不蝕,打個平手,盈利是零。再讓我假設《信報》的買主不會只因為擁有《信報》而過癮,即是說,假設沒有非金錢的收入。在這假設下,如果經營《信報》永遠賺不到錢,其價值是零。買的是一個金漆招牌,無錢可賺而又沒有非金錢的收入或享受,金漆招牌要來作什麼?

問題是《信報》這個金漆招牌不簡單。它代表中肯的報道與知識的傳達。不是說其他刊物不中肯,或沒知識,但《信報》能成功地把這招牌掛上去。任何文明社會,原則上,這些代表的很值錢。問題是在中肯報道與知識傳達這聲望的雨傘下,有沒有人可以拿出錢來,施出本領,把《信報》代表的變成黃金白銀呢?如果可以,《信報》應該值多少錢?報道說成交價會在兩個億或多一點,有人說偏高,有人說偏低。朋友,你怎樣看。告訴你我的看法吧。


我敢打賭,給任何人五個億製造一把上述的《信報》雨傘,造不出來。十個億也多半不成。現在讓我假設在香港的眾多天才中,能造出《信報》雨傘的,最低成本是六個億。這樣,如果該雨傘真的市場有價,在競爭下《信報》值六個億。問題是香港的讀者不一定懂得珍惜這雨傘保護的,認為不夠娛樂性,又或者他們懂得,但購買了該雨傘的人不知道怎樣利用才對。這樣,《信報》所值何價只有天曉得了。

香港有沒有足夠珍惜中肯報道與知識傳達的讀者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購買這雨傘的人要懂得怎樣利用才可以賺回成交價,而原則上,很懂得利用的會有盈餘。這個人要有錢,要喜歡做一點有意思的事,也要懂得堅守《信報》劃定下來的信念來投資加碼。我認識的有錢人不多,但認為李察是個不俗的人選。

《信報》不容易接手。香港的刊物多如天上星,落重本的不少,大家打得頭破血流。《信報》的買主如果手癢,要改變形象參與大混戰,血本無歸姑且不論,何必見笑天下呢?利用《信報》雨傘的人不能手癢,更不能把雨傘撕破,要賺錢只能在這雨傘下加碼投資。然而,山木夫婦在雨傘下劃定的範圍與原則那麼緊密,肯花錢當然可以改進,但談何容易?

也有樂觀的一面。有朝一日,如果中國容許外資在國內搞傳媒刊物,那麼《信報》這把金漆雨傘會價值連城。是的,今天國內的經濟刊物多,一般賺錢,其中不少拜《信報》為師,抄抄襲襲,很有點不倫不類。

Cat_Tea_Coffee said...

如有人成立「救報基金」,蘋果和信報的,我都會支持。

我真的試過和朋友在閒談時傾過,有些集團不在蘋果落廣告,萬一佢做唔掂點算,我成班朋友都話會捐錢支持架。

我們不是支持蘋果的某些路線,而是支持他不會像其他報紙般「向左走」,又夠膽開罪人,在一個沉悶社會中,我們需要一份正派如信報的報紙外,也需要一份「癲」的報紙。

違天之道 said...

//正所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大家還是以平常心待之吧//

總不能甚麼事也平常心待之吧?

不說出底線何在,單單拋出這種術語,只會混淆是非。

違天之道 said...

//各位o既憂慮,林生林太冇可能冇諗過。各位應該尊重兩位前輩o既決定,唔好再七嘴八舌,添煩添亂。//

大家不是出於真心,不會勇於表態,林生林太也不知信報在讀者心目中的獨特地位。

添煩添亂,從何說起?

維護法治 said...

底線?是閣下的底線,還是林行止曹仁超兩位先生的底線?真正的底線,是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公司的股東,有權把公司股權,售賣給任何人或機構,只要這宗交易不違反香港法例便可。

連這一點基本認知都沒有,真是不知法治精神為何物。

醜醜醜 said...

一個連法治精神都不懂的人,竟然有面敦起個款教訓別人,真係笑死人冇命賠。

qq said...

唉,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可能有一些人,心底裏嚮往人治,不喜歡法治。所以就以為自己的價值喜好,就是真理,就是全世界人都應該遵守的「底線」。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真係令人反感兼毛管棟。

自由真諦 said...

只要不違反法律,香港人有自由講自己喜歡講的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受別人干預,更不用守別人的「底線」。這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行為自由。法治是自由的基石。明未?

真正的底線 said...

尊重私人產權,是現代文明社會的基礎價值觀,而私人產權,亦受法律保障。閣下可以不喜歡某位姓陳姓李姓張的人,這是你的私事。可是你卻不可以,說其他人不可以和你不喜歡的人做生意,說如果和這些人做生意,便沒有「底線」〔除非你有證據證明,這宗交易違反香港法例〕。

每一位《信報》讀者,都有他不喜歡的人。請問閣下,是不是林生林太曹生,都不可以和任何讀者不喜歡的人談生意?和讀者不喜歡的人談生意,是不是就沒有「底線」?

尊重私人產權和法治精神,便是「底線」。

請不要偷換論題和概念 said...

底線,是指說「正所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大家還是以平常心待之吧」這種空話的人的底線,和林生和林太無關。

這種空話,用在甚麼地方都行,例如:弱者被欺凌、美女被人性騷擾,都可用一句「係咁架喇」,「平常心待之吧」打發掉,不提底線,只會變成縱容做出無理事的人。

另外,在這裡的討論又怎在法律上阻止得了林生的決定呢?那和法治何干?

請不要詭辯,或讀一下李天命的書吧。

真正的底線 said...

可惜的是,「底線」二字,也是空話。

所以便要確實提出「尊重私人產權和法治精神」,給「底線」二字加上定義。

閣下的思考水平,還未夠班。筆者中學時,己經閱讀 Bertrand Russell, Plato 等西方思想巨人著作。不知閣下看過沒有?

還在偷換概念嗎? said...

你指得出這裡的評論如何不尊重法治嗎?這些評論有法律約束力乎?

請再讀以下一段:

//底線,是指說「正所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大家還是以平常心待之吧」這種空話的人的底線,和林生和林太無關。//

讀過巨人的著作,不代表你不是侏儒。

要證明你不是侏儒 said...

羅素和柏拉圖著作繁多,你讀過哪些?

請不要單單拋出名字,還要指出他們那些著作/言論和目前討論相關。

否則,便有濫用權威之嫌。

真正的底線 said...

名單一匹布咁長,你自己去 Amazon 找吧。

閣下拋李天命,筆者說 Bertrand Russell and Plato.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境界和層次,高下立判。

Russell and Plato 的著作,能提昇我們的思考水平,使我們明白,沒有實質定義的所謂「底線」,也是空話一片。

自己是「侏儒」的人,自卑心重,所以才動輒說別人是侏儒。這稱心理,筆者同情,所以是不會和侏儒計較的。

真正的底線 said...

忘記了說一點,動輒說別人是「侏儒」,這種 labelling 手段,是否李天命教的?如果李天命知道他有閣下這種讀者,相信他也會搖頭嘆息不矣。

穿鑿附會的示範 said...

//Russell and Plato 的著作,能提昇我們的思考水平,使我們明白,沒有實質定義的所謂「底線」,也是空話一片。//

兄台這段話便是。

吾引李天命之名,是基於兄台犯了偷換論題/概念之謬誤,並非像你一樣憑空拋一些名字,又說不出對討論的幫助,旨在"大"人。

假若兄台真的夠水平,便當知道看了那些著作,並非提升思考水平的關鍵,關鍵是在於懂不懂消化。

Anonymous said...

報業創新精神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My own private Aberdeen
----------------------------------

報業創新精神

正當大家慨嘆一份好報紙快要消失時,我作為它的讀者(不是有深度,某程度上不過是工作需要),卻沒有太大感覺。有些人可能因為擔心少了一個地盤所以特別緊張。我作為讀者,不緊張。好讀的文章總會有機會在其他地方讀到,就算真的不能再讀到,不讀就可以,那樣便會有更多時候讀其他的好文章或讀經典,或做任何其他同樣有意義的東西。真的,有很多東西都很有意義的。

***

星期六不用上班,同事特意留下剪報,給我看新的專欄,曹超人的《求知者日記》。

太有趣了!遲來的大膽,遲來的破格,是迴光返照還是釜底抽薪?我突然也有點點依依不捨。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23rd, 2006 at 11:56 pm and is filed under 閒讀偶拾.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K. Says:

January 24th, 2006 at 1:47 am
好文章可以找到別的地盤,所以我倒不太擔心沒有專欄看。愛信報,是因為愛這份報紙特立獨行的風格。信報一旦消失,這風格也就煙消雲散了。

Reply to this comment
Duke aka 公園仔 Says:

January 24th, 2006 at 7:52 am
正因如此,搞個甚麼管理基金,也不能保存到我們所期盼的東西。有能力保守著這種風格的人,就算不賣報紙,也不能永遠工作下去。

好讀者夠多,我們就會多幾份好報紙。據說,我們罵得愈厲害的,銷量愈好。

Reply to this comment


Click here to cancel "reply".
Name (required)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Website

------------------------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本著作採用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授權.

Anonymous said...

對不起!
沒有徵得「香港仔公國」網誌的作者同意而將上文轉貼此。

Profusely optimistic said...

Dear all HKEJ fans, we have grown with HKEJ as much as we have embraced the paper's core values and uncompromising spirits. There are reasons to worry about the paper's future, but should we not have faith in Mr Lam, the progenitor and harbinger of impartial news reporting? As readers and subscribers, if any of his successors have chosen a devious path, we can do our part by cutting our subscriptions, if the paper should fall into disg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