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05

見時難

怪不得這裏有如此多記者出現,眼見有兩個新任行政會議成員、兩間大銀行的老總、交易所總裁及一眾行家,這個小時搜集到的料,夠填滿一版報紙。

  「卓,都叫你走快兩步。現在財爺開始說話,失去了上半場派卡片的機會。」菲力偉低聲埋怨。

  「這些公司全部上了市,還買了靚號碼,仲派什麽卡片?」我低聲回應。其實財爺聲音盡蓋全場,我倆又站近門口,基本上我唱歌跳舞都不會妨礙別人。

  「你新入行?這些公司有錢在手,最適合消化手上簽下的那些mandates。你收夠籌,我未,我還想份花紅多一個零。」

  平時只有我督促菲力偉搏命,這廝突然間發奮向上,必定是有什麽後着。我拿起杯橙汁,極目四望,看看有否熟人,只見雲妮的老闆也在場。對,他是上市委員,當然在場。那麽雲妮會否……。

  「卓,他們開始影相,我去派片。」說罷,菲力偉鑽進場內,你好你好之聲不絕。

  「我望着你兩個遲到,卓。」一把女聲從後面響起。雖然同屬女聲,但這把跟雲妮差天共地。

  「妳如此大聲,是否想隔籬香港會都聽到?」我轉過身,望着雙眼凌厲的陳律師。

  「你兩個許久沒有找我幫手,是否又認識了什麽律師樓的漂亮律師,把我這老太婆忘記了?」

  「豈敢?但每一單都找妳,我怕肥波士又發火,喝令要分配勻巡。」

  「哼,又不見你分少幾單給雲妮?我遲早同你老闆投訴。」

  要盡早分散陳律師的注意力,否則她可以罵上一天:「對,正想問妳。那些《11號》及《29號》文件究竟有什麽新進展?做少許多生意,搞到菲力偉現在好像發了瘋的左撲右撲。」說着我向那廝一瞄。

  「聽說會有一份補充文件,境外的SPV有明確的申請程序。不過,資金來源要舉證,你那些突然富貴的大客,叫他們死心。」

  「如此說來,我豈不是沒有機會與妳合作?」我故作無奈。「菲力偉好像揚手叫我過去,下次食飯再傾。」說着快步走去。踏出兩步之際,雲妮的上市委員老闆一手把我捉着。

  「卓,下次有什麽事要幫手,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

  「找你?你經常在北京上海,又要開會,找雲妮似乎比較方便。」我有點不明所以。

  「她辭工了,你先找我,往後我介紹另一位同事給你。」

  辭工?怎麽我完全不知道?霎時間腦裏一片空白,原來以後沒有機會合作的是雲妮。

10 comments:

Queenkiller said...

o.....雲妮辭工了

Anonymous said...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之見時難

雲妮辭工了?怎麼我完全不知道的?霎時間腦裡一片空白,原來以後沒有合作的是雲妮。

回想起來,我對雲妮的感覺,是始於工作上的關係。起初只知此女是從證監轉行過來的,出名「捱得」,後來發覺其竟然可以通頂來回上海香港面不改容貌美如常,冷酷的臉

蛋配上高佻身材,不禁暸起了我對她好奇心。在多次接觸之後,發現她對我並不抗拒,開會時有意無意間的秋波流送,就如把時光倒流回十多年前在大學求學的時候,彷彿

是在系會傾莊,又或是通宵趕分組功課時,和心儀的女同學的或公或私,正經中帶著調笑的「合作」,幫我尋回已遺失了多年,兩小無猜的感覺。感情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建

立起來。

愈和雲妮接觸得多,愈發覺自己的無知和膚淺。她看「哈利波特」,也會聽朗朗彈的「拉二」,我呢?六百多頁的小說,翻幾頁便無耐性再看下去了;而Rachmaninov對

我來說,就如土星人的名字一樣。甚麼?原來「時光倒流七十年」裡的著名插曲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ini: Variation 18 是出自他

的手筆?為了雲妮,我只有去惡補古典音樂,又去買朗朗彈「柴一」的門票。可惜我欠缺慧根,莫講話挑通眼眉的雲妮,便是瞎子也能看出我是如何苦撐過去那兩小時。我不

得不承認,其實我最多只能分辨到木村和李雲迪,對音樂的欣賞也只是去到俊男Maksim和美女組合Bond的程度。

寬大的雲妮沒有因為我是藝術絕緣體而疏遠我,反倒是小氣的我為了一些小事喝醋。某天我曾因為目送雲妮上了「柴可夫司機」的黑色寶馬而氣得直跺腳,後來雖然知道那

司機是短髮帶眼鏡的美蓮,但其中性打扮一度令我認為她是我的「情敵」。後來前一句「你覺得雲妮與我,有什麼分別?」,後一句「那麼是卓提起我,還是你(菲力偉)提起我

?」才驚覺我竟可能是美蓮的「獵物」。最難消受美人恩,何況雲妮和美蓮是老相識,一個搞不好,自討苦吃之餘,兩面也不討好,還是和決定和美蓮保持距離好一點。

究竟為甚麼雲妮會忽然辭工呢,又不對我說,不會去嫁人吧?不不不,雲妮是著名的單身大長今,辭工嫁人去做少奶奶?實在難以想像。咦?前陣子不是有個同性戀個案

勝訴的?噢,原來那只是關於男同性戀的...但雲妮會不會受了啟發呢?要不要找美蓮打探一下?但最怕便是打草驚蛇...我拿起手機,還是直接找雲妮問過清楚吧!

但為甚麼她不和我說呢,是否有甚麼難言之隱?還是我在她心中根本佔不上一個位置?

忽然發覺,原來短訊是一個很偉大的發明...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參考資料:http://fongcheukyu.blogspot.com/)

by:不敗的魔術師

Anonymous said...

不敗的魔術師=雲妮?

Anonymous said...

這個魔術師是否方兄的另一個筆名?否則便是方兄的超級Fans,否則寫不出這種內容前後呼應的文章。

Anonymous said...

方兄都算好橋,讓雲妮辭職,為故事帶來讀者預期之外的轉折。但千萬不要讓雲妮就此退場。

Anonymous said...

本来是你的私事, 但既然你不断在国金提到云妮, 那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你的女友呢. 好象行内人人都知道你喜欢她, 但你对她又不是很了解. 追女之道看来你真的要向隔壁的孔先生学习一下. 你看他完全掌握当今单身大长金心理. 弄得MARY 又送喜山的盐,有送地中海的无花果. 当天在国金的你, 连她辞职都不知到. 哎,真是!
云妮不会是虚构的吧?

Anonymous said...

我不是甚麼fans,只係見方仔又「離題」的時候玩下「接龍」,把他的文章接下去而已,完全是無聊遊戲,若能搏各位看官一粲,於願足矣.

前作「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之海底針」:


http://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12621369&postID=112317205819230232

Anonymous said...

如果跟雲妮是友好和有兩嘴偈傾的話,她的辭工,你沒有奶油不知道。如果她不讓你知道,你亦不是她杯茶。
雲妮多數是虛構,讓大家作為一個調劑作用的緩衝區。

隔鄰孔兄則是溝女高手啊。

Anonymous said...

小弟近日的遭遇與方兄的頗為類同, 故感同身受, 遂明白方兄之意.

合作良久, 偶生情愫. 她的上司輕輕一句, 著其它同事跟進. 人非草芥, 豈可隨時隨換?

小弟姑且抱不平, 勸各位兄台"筆下留情". 如果諸君再揶揄方兄, 恐怕方兄當真隨她去也, 國金外望如此佳作"見時難"了.

近日心海忐忑猶如股市波動. 淡友假息口, 新股, 油價, 以抑恆指. 惟經濟基數持續向好, 小弟觀望十月, 十一月為利淡時節, 待十二月長假前夕, 好友借粉飾業績兼利好數據之勢炒上.

thomas

Anonymous said...

well done and thanks 不敗的魔術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