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05

閱報

特首辦…

  開工,先看看報紙剪報如何評論我昨天的表現。嘩,成二萬字的施政報告,個零鐘念完,仲想點?最衰讀到尾後,開始攰,將「非政府組織」念成「非法組織」,好彩我行走江湖三十幾年,笑兩笑,即時過關。

  OK,睇睇先,長毛企起身抗議的報道甚少,好事。一早預咗你,畀多兩三分鐘我定定神,唔該晒。

  什麽?又說我政改方面着墨不多?FT還說我避提政改方案?大佬呀,我把口講埋,Rafael仲有嘢做?今日已經大把新聞,又神六升空,又施政報告,又全運開幕。如果連政改都講出口,我怕你A1頭版唔夠位。

  政務司財政司如何分權?練乙錚話問責制是廢宰相,我今次還相於民,仲還夠兩個,又唔高興?一個宰相怕他獨攬大權,兩個分而治之,呢招高。兩個宰相到時互相爭取表現,要找接班人都有根有據。這是向當年Jack Welch學習。人家是一氣過三揀一,我已經算收斂。

  那些新開設的政務助理又要駡?這是向當年毛主席引蛇出洞偷師,一次過將民間、政府想從政的人揪出來,及早觀察,適時洗腦。這條清晰的發展政治事業途徑,其實連我都不知會去邊?

  政治之外,我那些環保方向幾有創意嘛,報紙寫咁少。我要政府出年帶頭將耗電量減少1.5%,本來幾有睇頭,但弊在早幾日「十一.五」計劃要能源消耗比上一個五年少20%,搞到我好似咁小家,好彩香港記者冇幾個會留意。

   來來去去都是熟口熟面那幾句,搵人攞soundbite又係同一班,我份苦心,擺咁多創意花臣,又禁區、又混合引擎汽車、又讓外地專才來港短住視察,通 通輕描淡寫。還好,識得上Google搵到我埋尾兩句詩是出自王安石。這招就是學自內地官場的讀唇術,要你們估詩中含意。報紙都有寫兩句王安石是改革家, 曾經變法,識猜度我憑詩寄意。不過,班記者未有寫王安石對頭極多,又有司馬光,又有三蘇,非常應景啊!

  呢句最妙,說我是看守政府,白癡。一睇我這份政府重組部署,就知我有排做。唔信我,都要信溫總。他贈我祖宗那兩句:「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知否下兩句是啥?「死而後已,不亦遠乎。」溫總要我做到死為止,明冇?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方兄似乎對政治頗為熱衷,何不考慮參政,競選金融界功能組別?

咖哩羊肉 said...

敝以為方兄省點時間寫一本「特首群英」好啦,起碼有版稅和各讀者支持。

在港從政?名?或者大;利嗎?總不及在投資大行辦事吧;權?除了每星期一次在鏡頭前擾攘一番之外,難道有人以為在這環境之下,在上位的會放權嗎?

除非入行會,或做問責~~~

藏鏡人 said...

"溫總要我做到死為止,明冇?"

真係慘,七年至少企七次讀稿,企到風濕骨痛都唔走得。

曾特首引用王安石詞句,不知又可曾讀過文忠公此賦:

"龍之為物,能合能散,能潛能見,能弱能強,能微能章。唯不可見,所以莫知其鄉;唯不可畜,所以異於牛羊。

變而不可測,動而不可馴,則常出乎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以為仁。

為仁無止,則常至乎喪己,而未始出乎喪己,夫此所以為智。

止則安身,曰唯知機;動則利物,曰唯知時。

然則龍終不可見乎?

曰:與為類者常見之。"

曾sir止則安身,如今一朝起動,當真知時利物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