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05

暑期工

最近在茶水間經常碰見的,是一些生面口的intern。

   Internship這玩意,有多重功能。可以是廉價勞工的票倉,專攻這放假時候請一大批後生仔女,做一些平時無人理會的行政工作,例如執拾圖書館、輸 入電腦資料,甚至乎把舊文件pack箱入倉;可以是回饋社會,讓年輕人有機會提早接觸商業世界,將來畢業後能夠順利融入環境,是預支未來的試用期;此外, 又可以當作人情牌,打好與客戶或目標客戶的關係。

   三種功能,要小心搞清楚,因為你要用不同方法處理及分配工作。第一種毋須多說,要盡用。一於將平日所有厭惡性工作全部傾巢而出,務求要在intern離 開前幹掉過去一年的手尾。分配工作時,要泯滅良心、喪盡人性,不可以有憐憫之情,否則厭惡性工作未能盡清,受苦的是你。

  第二種,要軟硬兼施。一方面要循循善誘,令他感到商業世界並不可怕,將來安心入行;另一方面要適當地略加責罵,令他感受工作壓力,而在過程中又有學習機會,Internship完結之後,會即時自覺醒咗又靚咗。這種是最考拿揑功夫的管理技巧。

   最後一種,你一定要千方百計令他如楊利偉上太空,要長時間感覺良好,因為他父親可能剛在上星期落實一單十億元的生意,是你年尾花紅的大靠山。這名 intern,無論如何白癡低能,你都要滿面賠笑,讓他回家後向父親盛讚貴公司幾句,再將這良好感覺傳開去,令你多做幾單十億生意。如果你公司充斥着這種 intern,你會冀求暑假早日過去。

  「卓,你在這裏。剛才你給我那份spreadsheet,我改完之後忘記save。今晚我要同爹地食飯,明天回來再幫你重做,有冇問題?」

  「妳今晚會到哪裏食飯?」

  「滿貫廳。」

  「冇問題,冇問題,明天回來慢慢做。記着今晚幫我問候妳爹地!」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at's why those guys from rich and famous families can join big foreign investment banks so easily, regardless their abilities. This is not fair but it is true.

Anonymous said...

Nothing we can do!

losowong said...

富不過三代,呢個世界好公平o既...

Anonymous said...

曲波兄
以前唔識教仔就話會有富不過三代這回事,但是依家都知道怎樣運用財富和教育子女,富豪們都知點樣持繼續佢地既財富給下一代,如果唔係又點會窮富差異越來越大呢。

eric said...

方兄真係「衰」,俾你撩起我傷心往事。想起當年做暑期工時候o既遭遇,到而家殘酷現實仍係一樣。我做過o既嗰間行(係邊間就無謂提,因為同我而家間公司有客戶關係),真係三類都有--我係做pack文件嗰個。不過,亦都可以阿Q咁講句:「小小苦楚等於激勵」,知道搵食艱難,無經過o既未必會更加俾心機工作同埋繼續進修。

Anonymous said...

What we can do is to study hard and go for further studies in those well-known overseas universities...then u may still have a chance to work in those big investment banks.

Tony said...

方兄的「暑期工」,再加陳雲的一篇「腸粉」,讓在下回到已褪了色的過去。

有幾十年了吧? 中學畢業前的一個暑假,為了一隻廉價手表,當了兩個月暑期工。 當然如 Eric 兄一樣,屬方兄文中的第一類。 對一個沒有工作經驗的小子如在下,那兩個月學懂了很多,也曾讓母親心疼。 每天上班前公司附近街檔的腸粉,除了是窩心的早餐,也就是每天鼓勵自己繼績幹下去的一個比手表更重要理由。

記得暑期工最後的一天,臨走時姍姐 (老閭秘書,在下老細) 塞給我「買嘢食」的廿元、打雜芳姨眼眶含淚的道別,讓在下突然感覺長大了很多。 當然,還有那每朝早的腸粉,和...

回憶如浪湧,不知人間何世。 這個下午,如何收拾心情工作?

losowong said...

Anonymous 兄

無錯,有人係真係識教仔女,例如工業家蔣震先生,已故的郭德勝先生

之但係,隨口up都有counter-example:
- 已故的林百欣先生班不肖子女
- 鄭裕彤先生既大官,大家叫佢Solution
- 李兆基先生班公子暫時只係係娛樂版威威
- 霍英東先生英明神武,但係亞霍公子只係掛住用納稅人既錢,打造香港為體育之都...渦,第三代仲yeah,外國大學畢業,i-bank trainee... 霍生係好人,我都受過佢恩惠,但係真係...唉...

無錯,尹個管家回來,例如亞李生o個個打工皇帝,"富"係可以存好多代o既...

Anonymous said...

- 鄭裕彤先生既大官,大家叫佢Solution

what is the meaning behind?

losowong said...

Solution = 傻佬純

係大官讀U時既花名,好鬼貼切

Anonymous said...

very interesting...

I heard many people said he often plays cards in the office...don't know if it is true or not...

Anonymous said...

it seems to me that internship provides some sort of 'on the job training'...in reality, there might be not much training on the job, but it gives intern a feel on what is there in the real world...

this is why the duration for internship should be longer than just a few days..

internship provides a testing ground for all interns to get to know what is there for a 'would-be job'.

if this is the purpose of what is internship, then, maybe it's time for all participants, be it coporations and interns, to have a right attitude to this...

on top of it, how we deal with another human being is something we always need to learn... no difference to a intern, right?...

Anonymous said...

"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evil to triumph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so, make sure we 'do' something!!!

洛克 said...

現在很多有錢人都利用信託基金去防止富不過三代的情況.即使第二三代有多敗家都好,最少佢地的生活都一定比常人好.

不過我對鄭裕彤先生既大官有相反的意見,因為鄭老先生真正搵錢的是周x福, 新X界對佢黎講只不過是集資工具,由誰去管理新x界都一定唔會有好評.單單看周x福和新x界的現金流比較就可以看出搵錢主力在那裡.我相信大官一早都知道會係咁,就算比人唱敗家,so what??
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是有份收錢果個.我認為大官是一點都不笨.

misstaipo said...

米飯班主之子女到自己公司做INTERN,應酬又唔係,唔應酬又唔係,簡直想死。

路人甲 said...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sec_id=38167&art_id=5238811&showdate=20050920

代 子 打 工

2005年09月20日

--------------------------------------------------------------------------------
陸 羽 飲 完 茶 出 , 大 道 中 上 , 碰 到 賓 架 K , 佢 話 要 去 中 旅 社 買 船 飛 , 於 是 閒 談 幾 句 。 知 道 賓 架 K 唱 歌 唱 得 唔 錯 , 問 佢 何 以 唱 得 咁 好 ? 賓 架 K 話 : 「 我 有 學 過 , 跟 一 位 L 女 士 學 唱 流 行 曲 , 識 得 用 丹 田 之 氣 , 唔 少 女 歌 手 都 跟 L 女 士 學 。 」 點 解 咁 好 心 機 學 唱 歌 呢 ? 原 來 賓 架 K 之 乖 乖 女 , 人 靚 聲 甜 , 幾 年 前 好 想 進 軍 歌 壇 , 走 去 跟 L 女 士 學 藝 , 賓 架 K 愛 女 情 切 索 性 跟 埋 去 學 , 就 地 睇 住 。 後 來 發 覺 , 香 港 懷 有 歌 星 夢 之 人 好 多 , 十 五 歲 或 以 前 就 跟 師 傅 , 賓 架 K 位 千 金 大 學 畢 業 先 至 開 始 , 遲 咯 , 學 一 輪 , 放 棄 歌 壇 夢 想 , 到 中 環 打 工 , 賓 架 K 於 是 亦 唔 再 學 。


今 天 父 母 , 培 養 仔 女 由 細 到 大 , 無 微 不 至 , 出 錢 出 力 出 時 間 , 不 問 回 報 。 賓 架 K 話 佢 銀 行 聘 用 大 學 生 , 新 人 入 行 , 做 前 線 人 員 , 好 快 就 要 quota , 其 實 間 間 銀 行 都 有 類 似 要 求 。 新 仔 點 樣 可 以 埋 到 大 客 身 旁 呀 , quota 其 實 得 幾 辛 苦 。 賓 架 K 話 : 「 總 之 各 師 各 法 , 人 人 各 顯 神 通 , 你 唔 使 知 咁 多 。 」
生 性 八 卦 , 點 都 要 問 清 楚 。 打 幾 個 電 話 , 接 通 電 子 E 。 電 子 E 位 乖 仔 去 英 國 八 年 , 讀 完 大 學 返 , 銀 行 做 貸 款 主 任 。 問 電 子 E : 「 你 位 乖 仔 點 樣 應 付 銀 行 quota ? 」 不 問 尤 自 可 , 一 問 就 觸 電 。 電 子 E 大 大 聲 講 : 「 做 人 老 竇 , 有 乜 辦 法 , 供 書 學 二 十 年 , 家 搵 到 份 銀 行 工 , 要 周 圍 搵 客 , 唔 通 睇 住 佢 俾 銀 行 趕 走 咩 , 佢 quota 變 成 我 quota , 我 幾 位 老 友 工 廠 去 捧 佢 場 , 存 錢 入 銀 行 , 幾 個 月 替 佢 搵 到 一 億 存 款 。 銀 行 話 佢 表 現 超 標 、 超 卓 , 好 誇 獎 佢 。 真 係 得 啖 笑 。 」 唉 , 電 子 E 當 年 邊 度 有 老 竇 照 呀 , 佢 老 竇 住 木 屋 , 搬 上 公 屋 , 電 子 E 從 無 到 有 , 供 養 父 母 全 靠 自 己 , 估 唔 到 現 在 會 「 代 子 從 軍 」 , 背 後 發 功 !
左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