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05

哈六

「卓,你早到了,先坐下看看電視,我換過衣服,就可以出門口。」

   今晚陳律師在她康樂園家中請客,我順道過來雲妮家中接她同往。我非常抗拒星期日還要應酬那些合作夥伴。說穿了其實大家沒有什麽友誼可言,假如有日我們這 班夥伴有人轉行,我敢說以後是不相往來。這段友情云云,純粹是建基於生意上,十分香港地道色彩。若非得知雲妮是客人之列,我必定砌詞推說頭暈身㷫,以免又 要應酬陳律師這位闊太。

  「慢慢,大把時間,由這裏出發,半小時即到,太早去到可能會悶死。」

  雲妮莞爾一笑,「那你自己招呼自己,隨便到雪櫃拿東西喝。」說着入房關上了門。

   天后廟道地方還算不錯,露台直望舊機場,開揚之極,相信地產經紀可以寫上幾十句四字詞語形容這單位。這個廳大得可以燒嘢食,兩座與我若高的喇叭、滿地電 線加電子儀器,怕且聽收音機都要連開七八個電掣。這張大梳化比我家裏的床還要舒服,如果雲妮願意出租這梳化床位,我多多錢都願付。梳化旁邊的小茶几,放了 一本書,是《哈利波特》第六集。

  六百頁的書,連大人都會望而卻步,竟然是兒童鉅著。第一集我只看到那九又四分三月台已經投降,相信是大人邪惡之心令我無法回到學生時那純真年代,未能投入,缺乏共鳴。

   但我邪惡的金錢本性令我對《哈利波特》出版商Bloomsbury非常留意。這間倫敦上市的公司,一年間股價由二百五十鎊升上三百七十五鎊,就算你後知 後覺,到年初《哈六》接受預訂時才入貨,都應該有25%賺,是繼憑球隊成績投資股票後,英國另一投資機會形於日常生活的例子。

  就算你對《哈利波特》毫無興趣,仍有捕捉這「商憑書貴」的最後機會。《哈七》這大結局必然大賣,Bloomsbury又可以最後一次大賺一筆,但之後已後繼無書。現在收集股票,到《哈七》出版之日,就是出貨訊號。

  「卓,行得。」雲妮穿上碎花長裙,背心再加短袖上衣,活像Hermione;而我,當然只是一名目瞪口呆的muggle。

  「原來妳是哈迷。」我定一定神,笑着說。

  「讀《哈利波特》令我重拾小學中學的心情,算是懷舊。」雲妮說着,拿起餐桌上的鎖匙,「你沒有弄壞我父親那副寶貝吧?他今晚回來看哥爾夫球比賽時,如果發現有什麽不妥,我一定會找你晦氣。」

  「不怕,我有那件Invisibility Cloak,到時妳找我不到。」

  我倆相對一笑,開門而去。我知道我有六本書要硬啃惡補。

12 comments:

Claudia said...

I can't read this.
Wo bu hui kan de dong.

Wo hui shuo i dian guo yu, ke shi wo bu hui xie zi.

Sorry.
Dui bu qi.

Tao Ling

eric said...

方兄,與其為了追雲妮而追六本蝦你波突,倒不如睇一本Joseph Campbell寫o既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仲好啦(厚度比任何單一本蝦你波突要薄)。睇完之後,「則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矣!」
蝦你波突o既故事(無論最後結局如何,相信)亦跳唔出Joseph Campbello既解構。當然無可否認,Rowling係有啲小聰明o既--啲「蝦迷」唔會為左哩句說話追殺我掛?!
此書有中譯本「千面英雄」,不過以你咁o既人才,梗係睇英文版啦。

近年來香港猛咁講「通識教育」,未睇過Joseph Campbello既書,都未知乜野叫「通識」呀。

Anonymous said...

好一個「蝦你波凸」。

Tony said...

在「哈日」、「哈韓」族後,又來「哈六」一族。

方兄和孔少林在 「哈單身大長今」方面的技藝,無可否認有獨到心得。 如能在教授「哈」技的同時,兩位大師能標明投資 / 收益回報率計算法、選股方法、及止蝕方法等,則功德更無量。

又:拜託方兄轉告孔少林,「男生」、「女生」的稱謂法讓在下毛管常稍有異動,衹比稱呼白髮翁為「男孩」,或在下在公開場合介紹賤內為「愛人」等,略為高明而已。 如果參照傳统老餅稱謂「男仕」、「女仕」,不知是否更自然呢?

Anonymous said...

既然咁考究,如真的用以上建議, 請記得「士」字並無「企人邊」, 否則人人都做了官員。

Ki

野蟹 said...

上星期二,十二日的Financial Times
都訪問了Bloomsbury個老細呀.
文中說,去年2004年,投資者稱之為"non harry potter years",Bloomsbury未除稅盈利都上升百分之六呀!

方生,幸好雲妮看的不是資治通鑒...

咖哩羊肉(抱恙中) said...

「男生」?敝恐怕過了這個年紀很多年啦!orz

正如「星球大戰」系列一樣,「哈利波特」的小宇宙可無限地擴充下去,外傳呀、前傳呀、或是其他相關的人和事也可成「書」,不一定以小說形式,既然已有一班固定的「粉絲」,出版商沒理由不拿他(她)們來賺一票。方兄以為如何?

《資治通鑑》?敝人閱過《柏楊版》兩遍,正在看第四十九册「恐怖世界」--午飯時不少女子以為敝在看小說,也難怪,女子一般會想如孔兄所言,男子多是悶蛋!

Anonymous said...

現代女生不怕壞蛋,只怕悶蛋。
男生們不要勉強自己了。

Villeo said...

「男生」、「女生」是台灣人稱「男人」、「女人」、「男士」、「女士」的慣用語,好像已漫延至大陸。

Anonymous said...

sorri, Mr. Fong, borrow your space for your neighbour, Mr Kong.

Good works on your research made on HK 1194. the losses over soybean futures trades might look one-off, but the company needs to provide more info on possible solutions & options. hedging is a tool, and how to use it to their advantage takes learning...

this info is critical.. interim results just show how bad is the damage, investors has more tolerance for any one-off damage, provided it is one-off....

Tony said...

Ki,

士仕之別,多謝指正。

其實此問題前陣子亦有作者在信報副刋文章中指出過。 惟在下為文之時疏忽而已。

Anonymous said...

讀哈六而死,做鬼也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