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05

OEM

往上海的飛機,單是港龍已經一日有十幾班,還未計東方,比截的士仲要方便。一如以往,我習慣拿兩三份報紙上機埋位,剛好消磨那兩小時的航程。

  「卓,這麽巧。」

  我抬頭一看,是美蓮。她放好那件手提行李,坐在我旁邊。

  「我去蘇州,你呢?」美蓮一邊扣着安全帶,一邊問我。

  「到上海開兩個會,今晚九時半夜機走。」早機去,晚機返,我習已為常。

  「以前機場還在虹橋時,我都有試過即日來回。現在浦東又遠又塞車,我最少都會住上一晚。」說着,美蓮已經拿上一疊A4紙左揭右揭,暗示她有正經事辦,叫我閉嘴。

  正好,反正我對非客戶的陌生人沒有興趣搭訕,她毋須我應酬,倒叫我安心繼續看報紙。

  一席無話,兩小時轉眼便過。降落後埋站那段時間是最要命。全世界收起了書報文件,互相你眼望我眼,如果一言不發,我怕她以為我對她有心病,又或者我怕羞內向,兩者皆是男人大忌。要找破冰話題,是我強項兼職業所需。

  「剛才閱報,有上市公司多找一家聯席核數師,妳那間大行,有否試過?」

  美蓮轉頭望我一眼,我無法從她冷冰冰的面孔上得知我是否問了一條蠢問題。過了半晌,她答道:「當然試過,十多年前,那間本地大銀行,我們都是聯席核數師。就算是最近,間中都有一兩次是聯同一些本地中小型行幫公司上市。」

  「上市之後,怕且應該會兩者擇其一,沒道理要支付雙倍價錢。」我邊說着,一邊幫她拿下那件手提行李。我想她大概不會留在蘇州很久,那件行李頗為輕手。

  「未必,有時候,公司老闆與那間本地行相識多年,有感情。反正聯席那間大行亦未必要做很多工夫,只會看看人家所做的files,要人家答答問題,公司其實所花無幾。多一家大行簽名亦不是壞事。」

  我們邊行邊講,排隊等過關。「有點兒似OEM,做完所有工序,讓人家蓋上品牌。」我半開玩笑說。

  「對,那我就是工廠女工,只欠包食宿。」美蓮倒也有些幽默感。

  「但如果負責蓋上品牌的會計師行,比那間OEM工廠還要少做上市公司的生意,那是什麽意思?」

  美蓮收起回鄉卡,拖着那件行李,向我一瞄:「你有否見過Sony做完部電視機之後,運去中國讓TCL蓋上品牌,然後拿去國美蘇寧賣?」說到這裏,我想這話題差不多。

  「先走了,卓,有廠車來接我。」說着,美蓮已經有司機幫她拿行李,往機場外走去。

  望着美蓮背影,我從未試過與人談上半小時後還是這樣陌生。我望一望表,快將中午,我還是看看我預訂的那一輛C-class大眾的士究竟在哪裏。

2 comments:

華 said...

方生說的似乎是#682,不知我有冇估中﹖我認為你若覺得#682的做法有問題便應直説,不需要學孟子般説古事;斷估#682都唔會告你或信報﹖

Anonymous said...

卓筆下的國金美女個個咁"cool"~有冇d比較可愛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