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06

過招

入到書展的感覺,自然是人迫。不過,擠迫的不單只書展,還有政治舞台。

  肥彭再到香港,為其水尾的新書簽名,力求清貨。碰巧銷售稅諮詢出籠,引發與財爺隔空開火。開火前幾日,兩位阿太分別另起爐灶,言語間又經記者傳話,互相單打。遇着兵荒馬亂,特首唯有走入書展講故仔。

  這兩場隔空戰役,高下立見。

  財爺見肥彭重申當年反對開徵銷售稅,一心想用連消帶打,將回歸後七年的經濟衰退歸咎於肥彭管治時的揮霍,集推卸罪名、推銷新稅、推說反駁之三推於一身。原本這是一記高明的回答,卻被肥彭輕輕一句帶過:「Well,當年的財政司,就是你現在的老細曾特首。」財爺開炮殺得性起,想不到有如台灣漢光演習,一枝違反經濟規律的導彈,誤落在禮賓府之後花園。肥彭口舌上勝了一仗之餘,還要進一步拿一個尾彩:「推銷售稅,需要極高政治技巧。」意思是,我這級數的高手都未有硬闖,輪到你?

  另一場,同樣高下立見。葉太成立智庫,陳太成立小組。表面上好像智庫比小組厲害,實則相反。

  葉太的智庫似高級學生會,毋須多講。但是智庫這鬼佬進口貨在香港是票房毒藥,由坊間各個半紅不黑的先例已經正正說明;加上葉太首炮還先講經濟避談政治,煞有介事講知識產權交易中心這鹹魚貨,氣勢上有點兒反高潮。還是多做幾轉《葉劉博客》,跟田北俊爭說話講,預演一場立法會競選辯論,兼夾攞Fareed Zakaria那本《The Future of Freedom》出來,抽其中一句,與田少對質。市民喜歡刺激的對話,多於無謂的研究。

  相比之下,陳太較為聰明。小組比智庫更具彈性,可以平日飲杯咖啡聊聊天,都是小組討論,毋須籌款。再者,小組專攻一個議題,就是普選,這題目保證未來十年長期有曝光率。換言之,陳太小本買入窩輪,波幅驚人;而葉太重手購入滙控,有排未見成績。

  政治交鋒,波譎雲詭。大熱天時,最夠清涼解暑。

4 comments:

間人 said...

正如方兄所說,陳太係投機,如果選管治香港人才,你會揀一個投機心態嘅人,還是一個投資者。

Anonymous said...

..當年的財政司..

原来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记得当年谁把香港的经济推到崖边....

Anonymous said...

..當年的財政司..

是不当不了財政司就不能当特首!?!?!

Anonymous said...

What a great si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