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06

「卓,我下星期返美國,準備開學,你打算幾時請我食飯餞行?」

*   *   *   *   *

  終於來到我最喜歡的一個會議,是律師會計師做完DD之後,坐埋一齊商量究竟go or no go。這個會,正是我的表演時間,向客仔顯示我成竹在胸,一切問題盡在掌握之中。

   律師看過一大疊合約之後,通常會有幾份是質疑大陸簽名那一個究竟有沒有權簽。當然,我自會有幾套方案建議客戶。「在SPA加多段 Indemnification,寫清楚是那幾份約。」我跟律師說道。至於字眼如何,他日有幾款cut and paste,今晚就已經可以有second draft睇。

  「至於如何向英國總公司董事局交代,卓,你都要幫手諗諗。」客仔怕總公司嫌買得貴,最緊張買貨之後,是否可以即時交漂亮成績表。

  「所有deal issues全寫在這裏,至於有什麽入數問題,我識答幾多答幾多。」美蓮講說話一句就一句,通常客仔都會被她震懾,我只要在旁推波助瀾,客仔對我提議的結構大多放心收貨。

  客仔擔心的,十居其九是貴價買貨後,假如要將某幾間蝕錢公司關門,會否要將部分商譽write-off,影響他向總公司交數。以美蓮的急性子,可以跟客仔解釋半粒鐘,絕對夠pro。

*   *   *   *   *

  「妳要走?」我只不過散會後想跟美蓮飲杯東西才返公司睇second draft,估不到竟然是要話別。

  「第一次見你時,你已經知道我報了MBA。我已經defer了一年,既然轉工不成,兩年之後應該會有多些機會。」

  她是說上次那張CV遞給了肥波士。說得沒錯,讀完MBA的確是機會大增。

  我望着美蓮的側面,想到上次的聖誕舞會,想到載她回家,想到第一次見她時,對她的誤解偏見,一時間說不上話來。

  美蓮轉眼望向我,把眼鏡除下,淡淡的道:「總有人要走,我未死,你毋須默哀一樣。」說罷,呷了一口馬天尼:「別要婆婆媽媽,似番個男人吧。」

  看着美蓮兩片薄唇緊閉,我腦裏一片空白。

8 comments:

粉絲 said...

請問雲妮近況如何?

Anonymous said...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第八話 - 離

「卓,你還記得我們認識了多久嗎?」

女人總愛問這樣的問題,愈美的女人愈愛問,即使是美蓮這樣高傲的女人也不例外。

***

這晚,一天的工作剛完成上半場,反正在等律師修正合約草稿,才能繼續下半場,便趁這個空檔,請美蓮喝杯東西.

「兩杯荔枝馬天尼。」我叫了飲品,轉過頭去,和美蓮相視一笑。

「怎麼?沒叫錯吧?」

「怎會呢?荔枝馬天尼是你介紹的,難道你在說我是信錯你了?」

怎麼美蓮好像是話裡有話似的,我不知主吉主凶,還是以靜制動,不敢亂搭咀。

沉默的氣氛就這樣持續著,直至荔枝馬天尼來了,美蓮呷了一口,像是鼓起了勇氣似的,說:

「卓,我下個星期返美國,你打算幾時請我食飯餞行?」

「怎麼...」我舌頭打結,腦中一片混亂。奇怪,雲妮和美蓮姊姊情深,卻怎麼不曾聽雲妮提起過?

美蓮續道:「第一次見你時,你已經知道我報了MBA,我已經defer了一年,既然轉工不成,兩年之後應該會有多些機會

。」

我想了一想,不知道那次菲力偉有沒有如他所說,把美蓮的CV給肥波士看,抑或是和那猛人鐵達尼的CV一樣,永沉櫃桶

底。

「是嗎,如果兩年後無工做,記住回來找我晦氣。」我笑道.

想不到美蓮卻幽幽的道:「想不到當日一句戲言,你卻如此記掛在心中。」

的確,我也在奇怪自己的記性幾時變得這麼好了,抑或其實是我把美蓮的每句話都牢記在心?

「卓,你還記得我們認識了多久嗎?」

「一年多吧,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像是發生了很多事似的...」

我邊說邊想,第一次見美蓮,是經雲妮的介紹,在飯局中認識,由記初的誤解到互相暸解,試過一同去過上海公幹,試過求

美蓮告訴我雲妮在加拿大的聯絡方法,試過一同去聖誕舞會,說對面位的四眼仔的壞話,還有載她回家,若不是菲力偉「從

中作梗」,哼哼...

我想著想著,竟然覺得眼眶兒有點紅,鼻子酸酸的.

大概美蓮看到我有點想哭,安慰我道:「總要有人走,我未死,你毋須默哀一樣。」只是她那淡淡的語氣,卻令的感受更深。

忽然聽得美蓮跟著清吧的背景音樂在唱:

「When I`m feeling small
When it`s cold outside
I don`t know who I should believe
And when I needed someone special just by my side
who was there?

When I`m feeling old
When it`s rain outside
I don`t know who is holding me
And now I need a little kind and tender moment
Who`s with me? 

I believe someday I will love
Someone who`s by my side
Oh someday
My special one will come alone
I keep on praying...」

「很好聽,這是甚麼歌來的?」不知怎地,美蓮的歌聲,每次都能解開我的鬱結。

「是山口由子的『I Believe』,日劇overtime的插曲。」

「是日劇嗎?我最多都是會劉華版的『情義倆心堅』...」

「『情若真,不必相見恨晚,見到一眼再不慨歎...』喂,卓兒,快快結帳,我們要返古墓了。」

「是,姑姑!」我們大笑著回公司繼續下半場。

***

返到家中已是深夜,看完錄影了的神雕,百無聊賴下開著收音機,竟然是播著古老的電視劇主題曲:

「...人生當美夢破碎,就知道心苦透.得到一次更值回味,已經足夠...」

我嘆了一口氣,只聽主持人說:「剛才的是『流星蝴蝶劍』的主題曲,差不多三十年前的事了。接下來的是王韾平的『愛債幾時

還』。」

「人的一生 命似浮雲 無法控制 似水似霧漫
虹彩繽紛 瞬間化作雨 看分手復合轉眼間

若說結識你到別離是命運 忘掉你卻顯得這樣為難
就算我心裡沒再留舊日夢 難面對鏡中愁顏

長夜對孤枕不習慣

人的一生 命似微塵 無法看見 似光似夢幻
隨風飄忽 不知那裡去 歎光陰消失不再返

莫怨我講過終此世共患難 誰料你變得會這樣冥頑
淚眼抹乾了強裝作不孤單 無奈已緣盡夢殘

長夜對孤枕不習慣

莫怨我講過終此世共患難 誰料你變得會這樣冥頑
淚眼抹乾了強裝作不孤單 無奈已緣盡夢殘

長夜對孤枕不習慣 人漸老 愛的債幾時還」

我再聽不下去,把收音機關掉,大被蓋過頭,往夢鄉尋避世之所。


by:不敗的魔術師

參考資料:

國金外望之正着時 (31 May 2005)
國金外望之履歷 (15 Apr 2006)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第一話 - 海底針 (8 May 2005)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第四話 - 才下眉頭 (11 Nov 2005)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第五話 - 東風惡 (25 Nov 2005)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第六話 - Tux & Gown (22 Dec 2005)

Anonymous said...

Comparing to the "hard sell" artical recently.. The "New" EJ should reserve a column for our Magician

整餅怪人 said...

相見難, 別亦難, 東風無力百花殘....

你會不會在機場上截住她? 講出你仍未講的款曲?

最好用手機拍下影片....讓我們一班網友臨場教路...擔當保薦人替新股護航之責.

dL said...

看完今天篇"離", 不知怎地,想起Eason的明年今日:

明年今日 別要再失眠 床褥都改變 如果有幸會面
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 惶惑地等待你出現
明年今日 未見你一年 誰捨得改變 離開你六十年
但願能認得出你的子女 臨別亦聽得到你講再見

Anonymous said...

魔術師散文有收進新出版的國金外望嗎?

鵬津 said...

其實美蓮比雲妮可愛;雲妮就像一個驕驕女,但空白,美蓮卻更加真,更勇敢.

Anonymous said...

美蓮還是雲妮? 美國還是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