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6

一世一蘋果

《華爾街日報》指,迪士尼計劃收購Pixar,以股換股。假如落實,Steve Jobs將成為迪士尼單一大股東。

  這半版的捧場客,相信定必留意到幾個鬼佬名字或公司名稱是常客:Google、Apple、Steve Jobs……,這並不代表我們吹捧科技股科網公司,而是他們正主宰這一代甚至未來兩代人的生活模式。

  早幾日林行止寫道,用科技發展來猜婆婆幾歲。我這一代其實非常幸運,親眼目睹了另一場媲美工業革命的新時代。電腦互聯網都是由我們年少開始,從無到有,從有至精。當其他小朋友將一些生活方便視之為理所當然,我們還懂得欣賞科技進步帶來的生活變化。

  Steve Jobs可算是這場科技革命的代表人物。寫稿第一個星期已經寫Jobs,是我頭號偶像。最近Apple的新作,是用上Intel處理器的新iMac,比以前快兩倍。過往G4 Mac機的廣告,是用坦克車守衞電腦,寓意是國防機密,以免落入敵方陣營被用作軍事用途。如今這款新iMac,足以令每一家民居化成兵工廠。

  熟悉科技史的,都應該知道,Steve Jobs曾經有一段時間被踢出局。若從現在回看,相信Jobs都會同意,這段被踢出局的日子,對於他以及整個地球都是好事。他被踢出局前那副Lisa電腦,是失敗之作;自立門戶的NExT電腦,同樣是孤芳自賞。沒有踢出局這幾年低潮期,Jobs斷不會明白,科技走得太前並非好事。每一樣科技產品,比用家手上的現成用品先進一步就可以,令他們不會覺得遙不可及,反而觸手可買,一買即用,就可以源源不絕令用家像吸食大麻一樣,成為科技奴隸。

  多謝Jobs的貢獻之餘,還要多謝上天。Jobs患上九死一生的胰臟癌都可以大步檻過,陳修治醫生都是因此病過世。如果Jobs早死,怕且人類生活隨時要裹足五年。

  Apple除了帶來生活進步,又可以看見人生哲理。要落回凡間賺取金錢?一樣可以。Apple股票一年間從三十多美元升至近日八十美元。買入Apple股票,你將可以為購買新iMac開脫,減輕罪惡感:部機其實是Apple送的。

5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http://www.macworld.com/2006/01/features/imaclabtest1/index.php

"Since the first rumors of an Apple switch to Intel, everyone has been wondering about the potential speed of Intel-based Macs. Last week’s announcement of the first shipping Intel-based Macs brought with it the promise of a major speed boost: Apple’s Web pages suggest that the new iMac, powered by the Intel Core Duo processor, is twice as fast as its G5 predecessor.

Macworld Lab’s tests do show that the new Intel-based iMac is faster than the iMac G5 when running native applications. However, we found that those improvements are generally much less than what Apple claims is a 2x improvement in speed."

方生, 對唔住! XDDDDDDDDDDDDD

Rick said...

Hello Mr Fong,

Totally agreed with what you said, never stop changing and explore a new era. I wonder why you mentioned the deceased Dr. Chen from your article

Rgds,
Rick

Tony said...

方兄:
抱歉再借貴 food court,回應隔離大廚孔兄。

「曾特首,怎辦?」

教统局 (和前教育署) 一直以來都和其他政府部門,以一套部份已過時的 industrial engineering 技術 (如 mass production,流水作業),作為衡工量值。 硬的數字和僵化的運作,是否適宜讓教统局用作為管理教育事業、performance measurement 的模式? 識者已多有論及,不贅。 (惟朋輩間近來都笑說可以把教统局的管理方法,作為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的反面教材。)
教统局在教改犯上的錯,其中之一,是企圖以官僚架構,强廹前線工作者分担本應官僚去做的工作。 別說教師並沒有受過官僚的訓練,勉強去做祇會事倍功半,反使教師們變相「不務正業」,士氣低落。 官僚們首先應自問是否有玩弄特權、大石「責」死蟹?
Ken Iverson 在其 1998年出版的 'Plain Talk' 這樣說:

"...The people at the top of the (corporate) hierarchy grant themselves privilege after privilege , flaunt those priviliges before the men and women who do the real work, then wonder why employees are unmoved by management's invocations to cut costs and boost profitability....When I think of the millions of dollars spent by people at the top of the management hierarchy on efforts to motivate people who are continually put down by that hierarchy, I can only shake my head in wonder."

李國章局長替羅范椒芬秘書長辯護,言其能幹,並擁有教育碩士學位。 在下引 Zig Ziglar 名言:
"It's one's attitude, not aptitute, that determines one's altitute."

羅秘書長如果不作 paradigm shift,改變觀念,那即使再能幹、再多兩個碩士博士學位,又如何呢? 就如李局長,即使醫術再精,口舌更便給,就能處理好教改這趟混水嗎?

野蟹 said...

方生,今天的文章寫得不錯,
還記得大學時代電腦課堂是用NeXT的,很有趣的設計,雖然個Mon是黑白的.
當時還未知NeXT是Jobs的.

己快樂工作了36小時的醫生 said...

世界真的改變了,努力投入將全體質素提升,鞭策自己,驅促下屬和後輩辦好公務成為大家臭罵的對象.
老師責難學生去成材.黃飛鴻師父120%去要求徒弟,當年我們便是這樣成長.認為理所當然,雖然心中嘀咕,便仍頂硬做,而之後多年才知老師/上司是好的.我們也不求上司獎賞.死力做到為之必然.
現在社會歌頌軟弱,懶散的人躲在保護傘下被命令去上戰陣者成為有理的一方.
好在香己有老本,如果二戰後重建,靠他們便死了.
當人人祇天天談自己怎可多享用社會成果,而希望自己可少付出.有成功便是自己叻,失敗了便局長,特首,他人錯.這樣的社會好像現在人人愛,而傳媒,政治選票累積又推波助長.有時.我祇有深夜重溫 吳楚帆.關德興.新馬司曾.柯俊雄.才能找到作為香人的溫暖.
試想:價值創造可隨便被打擊,價值索取可以力以命令式去尋求一己的滿足,而道理被政治人物黑白化.那人的價值呢?地球不是白白有現代人正享用的創做,是人類追求貢獻和付出的成果喲.

Anonymous said...

香港經濟,風光不再,原因不是因為大陸開放改革,而是因為香港人的心思幹勁,全放在批評別人身上。

回歸後的香港,成功法則,十分簡單,就是把有幹勁,講真話的人,把他批臭,然後把他拉下馬。至於問題加何解決,質素如何提昇,那是別人的問題,不關己事。

其實想深一層,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我記得大學時的一位教授,曾經說過,people have a right to fail。這是香港人的選擇,我們應該尊重。

化裝(粧)副主席 said...

看了香教育評議會副主席的文章,真覺香的教育政策要勵治了.如果一位教師(還是輔導主任,唉!),遇到學生家中大困境,求問意見,卻不能和她約一同午膳或早餐時談15分鐘,或約於深夜電話詳述.死板一塊,這些人又怎配當輔導老師呢?本末倒置,衹求保著工作而矣.
學校有留級,或升中一,中六的淘汱次等學生的權威.但學校/老師們卻不服從:不優良的被考核,被叮走的規律.
如果是太空航行學院,武術學院,醫學院不服行此規律,便死得人多了.
還記得中四時一位地理老師,有一天很辛苦的行三級,停一停的爬上學校的五樓(no lift),而那時是小息,學生問他什麼事,他說病了(感冒?),怕會用很久才能從走樓梯的氣促回氣,故先到教室等上堂聲,手還有一中藥舉給我們看(他很窮,自己執茶煲),叫我們努力.而問為何他不休息,他說不放心因別人代課不知頭尾和每學生之程度.他能半分鐘便在黑板勾出亞州,歐州,美州的地圖.教我們是55人一班,英語是頂呱呱.能有他能力的現己很少見,但他和家人衹住在京士的半石半木屋中,而當時是上午7.35上第一堂,下午6.15分才所有學生放學.星期日還會帶領學生去離島研習,大會堂看免費展覽.
也不見他們自殺,還樂在其中.不聽見他罵政府,衹恨自己身体弱,教不足我們.
試問,現時學生見老師常在電台怨言百出,他們又怎可椴練百折不朽的人生價值觀呢?
望君子慎思.

Anonymous said...

孔少林對自殺的行為和歪風,沒有片言譴責,只懂批評羅太的失言。這種假正義行徑,令人失望。

痛心人 said...

孔少林可能不明白,自殺者的家人,心情何等悲痛。只懂批評羅太,卻不同時譴責自殺行為,實在是偽善表現。

skywalker said...

方兄:

對唔住,要貴處回應 Anonymous和痛心人 兩 位仁兄或仁姐。

寫文章是否真的要各打三十大板才算公正和持平,孔少林批評羅太的失言而沒有譴責自殺的行為,並不代表他認同自殺行為。

skywalker said...

化裝(粧)副主席:

你不可以要求每個人都是無怨和無私? 等如我可不可以要求你如德蘭修女在印度照顧痲瘋病人?

時代不同,情況也下同了!!

skywalker said...

己快樂工作了36小時的醫生君:

你是否仍相信「養兒可以防老」的古 訓?

唔明 said...

skywalker 君:

在下重新再讀了「己快樂工作了36小時的醫生君」的留言,看不懂他的意見,和「養兒可以防老」,有甚麼關係?請詳細一點把君之見解說出來,好令網友明白。

當然沒有人可以要求每個人都是無怨和無私。在下又重新再讀了「化裝(粧)副主席」的留言,他根本沒有說過這句話,亦沒有這個意思。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他說的是,論壓力和辛苦,我們的上一輩,比起我們,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壓力和辛苦,不能成為自殺理由。

至於文章是否真的要各打三十大板才算公正和持平。當然,不是所有文章都須要各打三十大板。但是「公正」和「持平」的之文章,則必須如此。如不如此,何以言「公正」和「持平」二字?

唔明 said...

其實,除了「公正」和「持平」外,還有一個「輕重」問題。所謂人命關天,人命和失言相比,孰輕敦重,連三歲孩童都知道。孔少林君在其專欄,用了兩天時間,討論羅太的失言,但對自殺事件本身,卻隻字不提,連一句評語都沒有。給人的印象,是孔君所關心的,只是如何把握機會,批評政府,但對死者及其家人,卻漠不關心。

孔君在其專欄,批評一眾高官的公關 (PR) 表現,乏善可陳。可惜的是,孔君自己在這事件上的 PR 表現,亦和一眾高官相同,乏善可陳。

化裝()副主席 said...

skywalker兄/姐言重了,反而是我永不會要求別人像 尊敬的 sister 德蘭,一切都是自發才有意義.
我衹是提出,事業是要苦幹,愈困難愈要挑戰,現在學生難教,孩子少,生活壓迫大,仍香人共同面對的大problem,但如果人人不是自發多走十步,反而被要求多付出時,便以打倒某些人為方針作思考以保衛最沒有能力的行內人.這思考會把核心的困難solve 了嗎???是不會的,正如日本和中國的銀行bad debts and bad-borrowers(人).一天不痛手下力,一天都冇救.
一個英文基準試,便等如救生員銅章,也如將來更難考的地產推銷員證書.(最新考生己8成不合格).干脆我們都取消,做一個不肯受重責任還罵別人的政府;的救生員;的地產經紀;的老師;的九鐵主席;的赤子學生好了.
那時大家一定以為冇人自殺,個個快樂.
其實真正的快樂,是把山往背上揹,一步一步走出來.

不再36的醫生 said...

多謝君子代為澄清.Thank you.

而Skywalker是笑我己out.太老了.而事實亦如此,現代的年青醫生都比我有幹勁,而且多見靚女孩,少見俊少年.

嚴格要求下屬和後輩,並不是要求迫他們作出個人的回報.
我調衹是一個專業,在其中的執業代表不是他的個人利益,而是他服務受的生死/前途. 更廣義來說,代表一個行業的受信任指標. 而大層次些便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相關文明展現.

去保護不能達到水準的醫生,而全醫生組織say ok,no problem.
如果香人覺得醫生不用進修新技術,政客say never mind,慢慢來.

不要忘記,所有醫生都有無數的好老師教他/她們.不要讓政治爭論成為這專業的代名詞.因她/們有更大的責任.
她/他們應被百份百尊重,不被質疑.

skywalker said...

Hello 唔明君

When I knew Doctor enjoys watching old traditional Chinese films, I was just wondering if he still believes in 養兒可以防老. Yes, it is a bit out of topic.

I assume myself to believe the education reforms are really good to the society, I would also like to ask if Arthur Li and his sub-ordinates launched the reforms in correct ways. I heard comments from many teachers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launched a lot of reforms within a very short period of time. They feel exhausted in catering for a series of improvement projects.

Couple days ago, a female teacher talked to Mrs. law through the CRHK morning programme. She and her husband are both teachers and have a son in the school. Since their times were occupied by the school works, they failed to take good care of their son. Recently, their son tried to kill himself and is still receiving psycho treatment in the hospital. I cannot say that the education reforms cause this boy to kill himself. I hope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should review if their launching ways can be improved. I just remember a man in Sung Dynasty. His name is Wong On Shek.

唔明 said...

「其實真正的快樂,是把山往背上揹,一步一步走出來.」

先生說得好!希望香港的意見領袖,包括議員和傳媒,能放多一點精神時間,推廣積極的人生觀和正確的做人處事態度,使香港上一代的奮發精神,能重現香江,令香港再次成為世界華人的倣效對象。

唔明 said...

skywalker 兄:

兄所言的,全是事實。王安石變法,過於急進,亦是事實。

同樣,不同行業的人,承受和教師相同或更大更多的壓力〔包括沒有時間照顧家人〕,亦是事實。

問題的關鍵,是我們應該抱何種態度,面對這些令人傷心悲痛的事實。

孔少林先生能有機緣在信報寫專欄,而其專欄又受眾多讀者愛戴。敢問 skywalker 兄,孔君是否有言責,譴責自殺這歪風?

抨擊政府和一眾高官,回歸以來,已是無日無之,已經到了令人麻木的地步,多罵一天,少罵一天,已是無關重要。孔少林君是否真的沒時間,騰一兩天,和讀者討論自殺這個社會大問題?恐怕時間是有的,但心思不在。奈何,奈何。

Anonymous said...

Getting an iMac

My photographer friend has been encouraging me getting a Mac. It works excellent with photo retouch. One of my guitar hero, Steve Vai, uses Mac to create his music. I have been hesitating as there were an alternative, the IBM/compatible PC. Yes. What a Mac can do, a PC can also do. It's just that I need to config many things before I get the first note record.

I've got an iMac (G5) lately. I am having great fun with it. I creates several pieces of music from the flash of an idea in several hours. If I were still using PC, I would have the ideas forgot before I get the first note record. it's on my web site now... ah. ha..

For the processor, I don't care much what it runs with. I just want a handy tool to create music.

BTW, Mr. Fong, you are great on writing politic issues. As you said, the politicians in Hong Kong are so boring. Why not write more on China and the US (I like the line "Bush playing gay with the oil prince by holding his hand in public....")



Peter Ngan
www.peterngan.com.hk

sub-contractor said...

Hi,Tony.
I am a alarm contractor staff.And visiting many sites.
you mentioned the Bottom and the top.
and I got a feel that:
the people at the top usually spent their time to improve their working skills after office hour when they are young.
At the same time, the bottom are staying in Karaoke or Marjong table when they are young.

When you visit university and Marjong clubs,you will find the truth.
They can never exchange.and can never understand each another.
Like me, i enjoy to be push.but my boss hate to push me.HaHa

Anonymous said...

【明報專訊】特區實施教育改革6年了,教師積累的工作量和怨氣都不小,遇上近年人口下降、縮班殺校,過去被形容為「工作穩定」的教師面對沉重的壓力。早前兩名教師自殺,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拋下一句「若與教改有關,為何只有兩位教師(自殺)」,教師6年來的不滿與不忿馬上爆發。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號召全港5萬多教師今天上街遊行,這是教改實施以來,首次以「減輕教師工作壓力」作主題的遊行。

這邊廂,教統局雖已推出多項政策降溫,包括增加撥款予學校增聘教師,那邊廂,在前特首董建華(相關新聞 - 網站)手上接過「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的傑出教師也說要走上街頭要求減壓。遊行前夕,本報記者追蹤兩位教師的一整天工作,透過這兩個教師個案,看看教改如何改變了教育生態。

中午12時半是大埔孫方中小學上午校的放學時間,但學校教員室這時才開始熱鬧起來,彷彿要到學生離開後,教師的工作才正式開始。

早上7時回到學校的韓群好老師,一早連上5堂兼連續兩個小息站崗當值,站了足足4個半小時後,匆匆返回教員室坐下來歇一歇。誰知剛喝了一口水,校長已經「找上門」,遞上一疊中文教師各種進修活動的通告,要求她代為跟進。

「我認同教改 精力始終有限」

孫方中小學憑普通話教學奪得「2004年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擔任中文科主任的韓老師是其中一個得獎者。不過,為應付下學年小學中文課程改革,這位卓越教師也要馬不停蹄增值進修。去年9月至今,韓老師出席了大大小小的研討會逾30小時﹔剛過去的周六,她又出席由出版社舉辦的3小時「童話教育」工作坊,周末的半天假期就此泡湯。

韓群好在孫方中教書的10年時間只請過兩天假,教師不是鐵人,她只是擔心「拋下一班學生沒人理」。她又不甘教學內容十年如一日,平板如默書課,也要引進最新進修得來的「合作學習」法,設計分組默寫遊戲,讓學生邊學邊玩。她說︰「我認同教改,亦不介意進修,但教師只是一個人,精力始終有限。」

對工作壓力輕描淡寫,但韓老師仍計劃「犧牲」本周的唯一一天假期,與同樣是任教小學的丈夫參加今天的遊行。決定上街「抗壓」,是因為不滿學校優秀、教師盡心,仍然難逃學生人數減少,導致走上孫方中上、下午校合併命運,「學校、老師做得好也不獲得欣賞,我覺得很可悲」。

家長贈心意卡「補氣靚湯」

教改驚濤駭浪,可幸走路還是「蹦蹦跳」的韓老師,找到她的「透氣位」。採訪當天的教員室壁報板上,顯眼位置貼上了家長送來的心意卡,也有家長用保溫壺載靚湯送給韓老師「補補氣」。

完成一天工作,韓老師離開學校時已經是晚上6時20分,學校仍然是燈火通明,還有6位同事留在校裏繼續奮鬥。韓老師由丈夫駕Mini Cooper小汽車到火車站接回家,晚上9時回到家中,是安靜的時間,但又是工作的開始,夫婦二人埋首批改功課。

每年旅行減壓 機上批改作文

他們結婚逾10年卻不願生育,因為擔心「工作太忙,自己做教師,卻連子女的家長日也去不了」﹔換回來的時間,除了獻給工作,二人每年必定出外4次旅行「減壓」,雖然韓老師總是帶作文搭飛機,「但總算一個透氣機會,不懂減壓方法,就不能面對壓力」。

“我會參加今天的遊行,希望李國章(相關新聞 - 網站)局長和羅太尊重和體諒老師。他們是教育官員,卻沒有切實教育經驗﹔政策想得太完美,卻不知道學生的需要和老師的困難。”──2004年「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得獎教師韓群好

明報記者 李曉雯 陸倩盈 梁永樂

Anonymous said...

Another piece of balanced report from Ming Pao:

【明報專訊】今天是教育界發起遊行,抗議教師壓力過大的日子,估計將有數以千計的教師參與遊行。我們就教師工作壓力問題做的一些個案研究顯示,教師受壓沉重,確實一個普遍的問題,對下一階段的教育改革是很大的阻力,教統局必須設法紓緩教師壓力,疏導教師不滿情緒,否則教改將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

決定出席遊行的老師,包括在 2004年獲得「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的孫方中小學中文科主任韓群好,她的普通話教學成就廣為業界稱道,為了精益求精,她不停進修,學期開始至今 4個多月,已出席了大大小小的研討會逾 30小時,在孫方中小學執教 10年,只請了 2天假,連出門旅行散心都帶着學生作文上飛機。這位為教育無限付出的好老師,對教育改革表示認同,但慨嘆領導教統局的高官「沒有切實的教育經驗,政策想得太完美,卻不知道學生的需要,老師的困難」。這句話,值得李國章局長和羅范椒芬秘書長深思。

在我們做的個案研究裏,有一些例子很可以說明問題。近年教統局推行的改革很重視衡工量值,按表現及成效發放資源,這從原則上來講是很對的,回歸前港督彭定康大灑金錢,不斷增加教育經費,以大鍋飯形式下放資源,沒有成效問責的機制,結果恍如泥牛入海,增加了資源而不見質素改善。特區教育當局反其道而行,用意是良好的,成效也不小,卻衍生了一些流弊,例如教統局邀請學校申請「家長網上教育培訓基金」,有學校回覆不打算申請,竟遭當局要求書面解釋為何不申請。

又例如,「優質教育基金」要求學校購買任何物品均需作 5份報價,有教師為買一個電水壺,四出找尋售賣同一牌子電水壺的 5間公司作獨立報價。這些莫名其妙的教師工作事例,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反映的正是韓群好老師所說的,完美想法和現實困難之間的差距。

當然,類似差距,在任何重大改革中都會出現,所以領導改革的人常常會說「摸着石頭過河」,如果教師猶有餘力,而改革的時間又充裕,問題還不是很大,大家繼續摸着石頭便是了,但現在的形勢是教師看來已不堪負荷(其原因連日來我們已作了多篇分析),而改革日程卻迫在眉睫,中學改 6年制,中英數以外學科統整為通識科,引入實用導向課程,改變填鴨式考試制度及全面改革課程,這些都是教育改革的關鍵項目,都安排了從現在到 2009年間逐一實現,以目前教師隊伍的狀况,能否應付下一波的改革,實在是一個疑問。

我們並不主張教育當局放棄教改,或者全盤放緩改革步伐,這些武斷的主張是於事無補的,教統局需要做的,是深入評估教師對未來數年教改項目的承受力,在減少不必要工作及增加教學空間方面下苦功,使教育界重新有面對改革的能量。

在這個減壓增能的過程裏,校長和教師一方亦扮演重要角色,不能單是倚靠教統局來解決問題。我們做的個案研究顯示,有一些學校處理教改帶來的額外工作是比較有智慧的,例如被教統局讚譽為「溫馨愛心校園」的基督書院,校長一早定下了非關學生工作可免則免的大原則,人家做幾十頁印製精美的學校報告,他用 5版篇幅羅列要點和數據,畢業禮場刊也從簡,盡量減少開會,會議記錄用數碼錄音存檔,文字記錄只列幾個重點,老師慣於習體備課,互換教材,課外活動和簡單的補習多發動高年班學生或已畢業校友幫忙,寧可冒縮班之險也派教師到商場派汽球和禮物宣傳收生,這些果敢的措施,換來了融洽的人性化校園。

仁濟醫院羅陳楚思中學用的是另一個辦法,透過靈活撥款及凍結部分資深教師職級省下的 280萬元,聘請 7名額外教師和 18名教學助理,由大批「秘書」協助教師預備教材和撰寫會議記錄。

以上兩個例子說明,教改帶來沉重壓力雖然是真事,但如何管理壓力也是重要因素,校長和教師若不得其法,壓力便會愈積愈深,最終一發不可收拾。遊行過後,教統局和教育界的領袖應該坐下來,好好地檢討形勢,總結減壓之道,為教師帶來盼望。

李應愛 said...

從上面兩文章,看到前線教師和局方管理層,放下心病.都知道要理性地解決教改的矛盾,把自己所有智慧,心力和時間去變通遇到的困難和政策指令,而不再亙相人身和政策攻擊,那香的永不言敗,打不死而和衷共濟的精神,必令市民對教育界更加愛,敬,尊.
其實自問自己已盡力做好每一天,已對得起自已,笑罵可由人也.大長今上

Anonymous said...

We do not need a " balanced report". It does not matter if the idea of eductaion plan is good, execution is a totally different thing. Arthur Li and his sub ordinates cannot execute shit is such a fact that cannot be ignored.

Anonymous said...

Extremist views do not help. If we do not need a "balanced" report, are you suggesting that we need a "radical" report?

The report from Ming Pao clearly states that individual schools can do a lot to help the teachers alleviate their pressure. Extremists chose to turn a blind eye to workable cases and ideas.

These extremists are LOSERS. Their only contribution is to put out ranting remarks, and yet they are impotent to do anything to solve the problem or suggest a viable solution.

These people, not the police force, are the real "shame of Hong Kong".

Anonymous said...

昨天有網友曾說,他的一位大學教授,曾經說過,people have a right to fail。相信同一句說話,亦可用在 losers 身上。Losers have a right to fail, and we should respect that.

Kai said...

http://abcnews.go.com/Entertainment/wireStory?id=1531495

NBC Cancels 'West Wing' After 7 Seasons

Anonymous said...

我不明白???
在教育上,
政府投放了大量資源,
教師又個個overloaded,
學生成績又越來越差。

skywalker said...

唔明兄:

孔少林的文章的主旨是評論羅太對連續有兩位老師自殺的回應是否正確, 我覺得孔先生不一定須要對老師自殺這個社會問題作表態, 當然讀者是可以要求孔先生作回應。

03年初夏我有一個做校長的同學兼好友在他的學校內吊頸自殺, 生前他是個非常樂觀和理性的人, 我相信他在決定尋死前也應明白自殺是一個極不智的行為和他的輕生會對於他的親友、同事以及需要特殊照顧學生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為什麼他仍要自殺呢? 我不知道?

我相信大部份教師是明白教育政策是須要與時併進, 也明白他們是須要不斷進修來提升專業資格, 也明白他們是須要做額外的工作去配合教育改革和支持學校繼續生存。現時的教育改革所推出一系列措施, 是否推行得過於密集而引起教師們反彈呢? 政府和教師之間的溝通究竟是雙向還是單向的呢? 王安石的變法是針對當時的弊病, 奈何他因急於求成得不到同事間的支持而以失敗告終。

我曾管理過兩隊 customer services team, 一隊是在國內, 另一隊是在香港, 在國內的一隊並不太專業但有幹勁, 在香港的一隊很專業但幹勁不足, 我老闆曾向她們曉以 大義, 重題香港50至80年代的拼搏精神, 在初時她們的確有改善, 往後便無以為繼。後來我明白有兩個原因, 第一是香港經歷八九十年代的繁盛期, 市民們的文化及心態都跟以往的很有差別, 由儉入奢易, 由奢入儉就較艱難了, 第二就是香港同事覺得沒有明天, 她們知道就算如何努力, 由於工資水平相差太遠關係, 她們的職位始終會流向國內。

唔明 said...

skywalker 兄:

「市民們的文化及心態都跟以往的很有差別, 由儉入奢易, 由奢入儉就較艱難了」。

是了,這便是問題的關鍵了。亦是「化裝(粧)副主席」和「己快樂工作了36小時的醫生」兩位網友的留言要旨。

孔少林君喜歡在其專欄談論甚麼話題,是作者的自由。只是既然選擇了這個話題,卻不談關鍵重點,未免會令一些讀者失望吧了。

Anonymous said...

批評飯焦容易,肯定會有掌聲,細路仔都曉做。

討論改教困難,隨時夾在家長,教師,學校,政府中間,一個唔小心,唔單只掌聲贏不到,仲可能招致其中一方痛罵。如果要四平百穩,公道持平,各打三十大板,又怕激進派讀者不滿。

最穩陣o既做法,當然係避而不談。吃力不討好o既事,醒目仔又點會做。

Anonymous said...

吃力不討好的事,最好由市場決定 XDDDDDDDDDDDD

Anonymous said...

請政府不要再攪局,把資源直接已"教育券"形式派比每位家長.沒有人比父母更了解及關心自己子女學業,家長用"教育券"選擇學校會直接改革現行教育之問題,汰弱留強~

Sam Lee

Anonymous said...

我推介大家看林語堂的"蘇東坡傳"多些了解北宋政經及黃安石變法的問題~

Sam Lee

Anonymous said...

"教育券" 這建議,在美國已經一早有人提出,但亦面對很多反對聲音,好似(但不敢確定)沒有一個州是全面推行教育券的。

其實不單是教育改革,醫療改革亦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大陸把醫療"市場化",同樣導至怨聲載道。

講到尾,都係醒目仔最"精"。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唔講,又點會錯。

Anonymous said...

因為老師反對呢....(怕下岡>.<)

Anonymous said...

如果推行教育券,相信第一個反對的,不是李國章,而是張文光。

如果推行教育券,老師們所面對的工作壓力,相信比現在還要大得多。

推行教育券,知易行難。

Anonymous said...

推行教育券,是一項重大改革,需要一位能夠擺平各方利益勢力,政治技巧十分高超的人去推行。不知 Sam Lee 兄認為,香港公眾人物中,誰人可擔此重任?

skywalker said...

大 市 場, 小 政 府!!!
小 心 志 大 才 疏, 有 辨 睇!!

反 對 母 語 教 學 , 純 粹 個 人 意 見!!

Anonymous said...

推行教育券需要的不是政治手段,是決心!
但我看不到政治人物中誰有這決心~

Sam Lee

Anonymous said...

「大市場,小政府」,相信這個口號,大多數人都贊同。

可是一到實際執行,反對的聲音,便會出現。

房委會出售公屋商場,正是落實「大市場,小政府」這理念,可是卻引發領匯事件。

如果政府真的推行教育券,把教育"市場化",相信到時一眾議員,又會義憤填胸,痛罵政府無良,視教育為商品,為商家提供賺錢機會。

至於醒目仔作家,當然會把握機會,加入聲討政府行列,贏取讀者掌聲。

在香港推行教育券,只有傻子才會做。

Anonymous said...

「推行教育券需要的不是政治手段,是決心」

Are you kidding? 孔少林對飯焦的批評,千言萬語,就是說飯焦缺乏政治技巧,所以不適合推動教改。看來孔生那兩天評論,還有一些讀者看不懂。

Anonymous said...

理性D咁睇... 加下D老師安逸左太耐, 在"JOB SECURITY"同"收入"真兩方面以前咁多年都真係完全不成問題. 一下子又殺校, 又改造, 真係一個"大挑戰". 作為打工仔, 佢地嘈佢老細, 有時都無可厚非.

但反觀現時我們畢業不久果一代, 好多到宜家都真係好抵得諗. 七八千蚊人工, 長工作時間, 日日被人屌, 都未話要去跳樓, 最多都係頂住先, 搵到工先走既心態. 老一代老師們真係要學習一下. 你們以前大學畢業, 天之驕子, 未必經歷過我地"金融風暴加沙士"一代果種打工慘況.

Martin Oei said...

方兄:

原來你也是Mac友,失敬。

不知你怎看Steve Jobs連做迪士尼大股東也有興趣,以及蘋果手頭大量現金,該怎辦?

Anonymous said...

大家請放心,如果政府推行“教育卷”,相信各位議員,一定會大公無私,支持政府。可能還會刊登全版廣告,宣示人民勝利,家長勝利。亦會要求各方勢力,拋開成見,拿出誠意和勇氣,全力支持政府,推行“教育卷”這個德政。當然報刊的專欄作家,亦會當仁不讓,帶頭為教育卷政策護航。

推行教育卷呢個小問題,點會難倒香港。

Anonymous said...

報業創新精神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My own private Aberdeen
--------------------------------------------------------------------------------
報業創新精神


正當大家慨嘆一份好報紙快要消失時,我作為它的讀者(不是有深度,某程度上不過是工作需要),卻沒有太大感覺。有些人可能因為擔心少了一個地盤所以特別緊張。我作為讀者,不緊張。好讀的文章總會有機會在其他地方讀到,就算真的不能再讀到,不讀就可以,那樣便會有更多時候讀其他的好文章或讀經典,或做任何其他同樣有意義的東西。真的,有很多東西都很有意義的。


***

星期六不用上班,同事特意留下剪報,給我看新的專欄,曹超人的《求知者日記》。

太有趣了!遲來的大膽,遲來的破格,是迴光返照還是釜底抽薪?我突然也有點點依依不捨。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23rd, 2006 at 11:56 pm and is filed under 閒讀偶拾.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K. Says:

January 24th, 2006 at 1:47 am
好文章可以找到別的地盤,所以我倒不太擔心沒有專欄看。愛信報,是因為愛這份報紙特立獨行的風格。信報一旦消失,這風格也就煙消雲散了。

Reply to this comment
Duke aka 公園仔 Says:

January 24th, 2006 at 7:52 am
正因如此,搞個甚麼管理基金,也不能保存到我們所期盼的東西。有能力保守著這種風格的人,就算不賣報紙,也不能永遠工作下去。

好讀者夠多,我們就會多幾份好報紙。據說,我們罵得愈厲害的,銷量愈好。

Reply to this comment



Click here to cancel "reply".
Name (required)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Website






--------------------------------------------------------------------------------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本著作採用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授權.

Anonymous said...

對不起!
沒有徵得「香港仔公國」網誌的作者同意而將上文轉貼此。

Anonymous said...

不好意思~要推行教育券不是羅太這個層次做的.她只是執行政策而已..

Sam Lee

Tony said...

Hi 'Sub-Contractor':

In a corporate hierachy, or any management system:

- To get the right people on-board, or off the ship: the authority and thus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management.

- To achieve the corporate mission, or simply business result: the resposibility of the management.

- To develop & to leverage on the best possible employee skills / talents: the resposibility of the management.

- To create & to nurture an appropriate corporate culture, as to sustain business growth: the resposibility of the management.

Yes, the management should bear much heavier resposibility, that's why they're granted the authority. And that's why they're handsomely paid.

> ...stay in karaoke or mahjong club
Don't have the statistical data, so I can't make comment. But if these workers can do their jobs, why can't they choose what they like for leisure? And If they can't do their job, refer to the above highlighted points.

>...studied when they're young..
Something I would also recommend.
But studied when young is not a confirmed ticket to be on-board the management fleet. Otherwise could have left the certificate / diploma in the office, stay home, and still get the pay.

>...like to be push(ed)..
Sounds funny to me why someone would like to be pushed, and not to 'earn' his self-esteem with self-discipline.
But again here, sorry but it seems your company is not running by competent management. Perhaps the same problem with Education Department, HKSAR.

To Tony Fm SubContractor said...

Hi,Tony.

閣下四大管理學說.萬分同意.

但本人20年來,因工作關係,不是會面對不同階層人士,上至高官,局長,上市集團CEO,下至一個大學校工,police PC,一個大樓保安主任.

衹覺此兩類人的思考方法南轅北撤.一個認同:
1要做事.以新使命/任務為刺激
2要做到最好.
3要在最可能程況下以最快做出成績.
4相信世界每天在變,以接受考驗為樂(因可被注意).
另一個是:
1最好不用做.
2最好不要變.
3不喜愛考驗,也怕被注意.
4討厭指令.
而所有夾心人如我等,一眼便看出兩種(是看亍上的陌生人),要用不同技巧對策.

我衹認為,如社會傳煤每次都歌頌同意第二種人,指責第一種人.使之成為聲勢.那我們去工作時,便更被人在背後指斥:>>"使乜咁緊張呀"
罵得多:你估我是否會使把工作要求降低?會.而因而損失便是一個社會了.
而我們的孩子,當父母老師訓斥他要勤力(懶者),他則有大堆理由去反諷(當然強詞奪理),到時我們便要從頭到尾分柝解釋,而不再是美德
現代社會"美德"已給"計算""公平"利益"選票"所取締,而國文老師在我年青時相信的"尊師重道""君子故窮"也成歷史.

S-Contractor

Anonymous said...

有網友正氣凜然地說:"請政府不要再攪局,把資源直接已"教育券"形式派比每位家長".

可是一被人詢問,何人可擔此重任,推行教育券改革,便啞口無言,連一個提名都拿不出來。

甚麼叫「空話」,這便是一個好例子。

一個只懂說空話的人,卻正氣凜然地說,"請政府不要再攪局,把資源直接已"教育券"形式派比每位家長"。

這叫做「笑話」。

Anonymous said...

請各住尊重一下方先生這個博落,討論勿過份離題。謝謝。

BBQ said...

其實問題是現在的人太脆弱了,他們心靈無寄託.只想過安逸的
日子,對教育無承擔.保住份工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