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2.05

議員們,學嘢

你抱怨香港從政空間太窄,扼殺你的上位機會?你抱怨被標籤為反對派,玷污了你在道德高地上的完美形象?你抱怨爭取了二十年,由高山大會嗌至立法會,民主普選還是遙遙無期?我介紹你看看今期《時代雜誌》。對,就是Bono與Gateses做封面那期。

  B&Gs被選為年度風雲人物。Bill Gates是常客,今次當選的主力原因是捐錢,內容大家可以自己詳閱,對各大富豪,尤其是第二代揮霍無度的那一批,都相當發人深省。不過,論震撼,是有關Bono的故事,值得議員們細讀。

  Bono是U2主音,相信大家一定知道,議員們就可能未必,他們還停留在Rolling Stones年代。Bono獲選,是因為他組織的非洲滅貧計劃。讀過《時代雜誌》有關Bono背後所耗的心力,你就知道,何解同樣搞慈善海嘯賑災演唱會的香港歌星,與Bono是相差幾十班,未入流。

   Bono雖然貴為搖滾巨星,但論政治影響力是零,世界各地的政客毋須買賬,尤以聽古典多於聽流行樂的議員老人為甚。如果從政首要目的就是要爭取影響力, Bono就為大家示範如何從選舉以外的途徑為自己加碼。Bono對於非洲滅貧問題,並不停留於感性口號,還對貧窮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瞭如指掌,共和黨參議院Rick Sartorum就指出,Bono比九成九的國會議員還要對這問題熟行。

  只講事實,不談空泛道德口號,就是Bono影響力日增的原因,亦因此令國會山莊及各國領袖不能漠視Bono的訴求。他與一班說客,包括甘迺迪家族成員,瞄準國會議員,逐個用事實擊破。少數派領袖Nancy Palosi只有在候機時間接見Bono,他就用這短短數十分鐘,令Nancy對這個搖滾巨星另眼相看。

  搞政治需要點手腕,Bono都懂得點門路。當喬治布殊訪問烏干達愛滋病治療中心,一班兒童合唱團即時唱「America the Beautiful」,施軟功;由一名愛滋病女病人講述她如何將病毒傳染給剛出世的兒子,但因藥費太費(只不過是四十美元一個月),而令兒子失救而死。說罷,布殊上前擁抱着這名女病人。回國後,隨即宣布計劃,向四十萬名非洲愛滋病患者贈藥。

  有關Bono如何周旋於各國領袖之間而履行這巨大使命,難以用八百字濃縮為精華。但Bono為大家示範,建制以外一樣可以發揮政治影響力,就好似鄭大班做電台比做議員更有貢獻一樣。搖滾巨星做善事更容易招人話柄,被人指責博宣傳,所受壓力比什麽民主派反對派更甚;而且,一個愛爾蘭人,為一班非親非故的非洲人爭取免去國債,比說服保守的商界接受普選難上一百倍。但Bono一一做到,何解?他勤力,在演唱會與演唱會之間,他爭取時間進行游說。他說:「我就像駱駝,將睡眠儲藏於駝峰內。」香港的議員?怕且正在布吉島、加拿大放假。另外,Bono只講事實,不談口號。他說:「沒有一廂情願,只有複雜的事實根據。」以理服人,搖滾巨星的水平高於大部分本地政客。

  當然,有事實根據,都要有人將它鮮明地呈現於人前,這正是Bono成功之道。他說:「Facts are very beautiful.」《時代》說:「But only Bono can make them sing.」

41 comments:

旁觀 said...

尋人啟示: 昂山素

版昂山素,在政改一役,高調參與,一時成為眾人頭號偶像。如今政改落幕,原地踏步,何以版素卻突然消失,連一句評論也沒有? 如此沒有擔當,虎頭蛇尾,如何能帶領人爭取民主? 孔少林先生在其專欄中曾說,“是,陳方安生就是昂山素”,不知是否需要修正?

losowong said...

"Facts are very beautiful"

BUT politics are very ugly and very dirty

To 當奴: 你當我地係3歲細路仔?! 指鹿為馬, 你有冇睇ICAC個adv ?

洛克 said...

所謂港版即是老翻, 人家正版是用自己生命做賭注去爭取,港版就用自己把口去爭取.總是差d

Anonymous said...

係咁嫁喇.如果唔係乜叫政客.

Anonymous said...

「我明白了。沒有宿主(人民),寄生蟲(四姊妹)也不能活。」

龍堂續 《創龍傳》卷二 《摩天樓上的火龍》.第八章/在黑暗中創造歷史





不敗的魔術師

eric said...

做政治人物必須面皮厚兼且演技好,計落哩兩項都係陳方安生高過曾蔭權。

Anonymous said...

其實政客是一樣很高尚的職業,政治手段可以很dirty ugly。但政治的目的就是為人民。

話政客通通是為奪權,就等於話所有商人唯利是圖,而否定政治與經濟為社會帶來的好處,當然,他們有謀私利的誘因,否則叫阿水去做,bono十六歲組band時都是想紅,唔通想滅貧?

對面位的四眼仔

旁觀者 said...

政治和經濟一樣,都是一把雙刃劍,可以利人民,亦可害人民.因此無論在那一個國家,人民對政治人物的人格要求,都是較常人為高的.克林頓和助手有染,本是私事,但在美國國內卻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同樣在香港,何偉途退黨,涂謹申道歉,亦是同一道理.總不能說,那人支持民主,就可以很 dirty and ugly,而不必受批評.但保皇黨 dirty and ugly 就千夫所指,十惡不赦.做人做事,最緊要公道.如不公道,如何服眾.

Tony said...

方兄:

讀罷今文,有兩點不同意見。

1.
Rolling Stones 年代,是 Rock & Roll 的黃金歲月。 別說出道稍早兩年的 The Beatles 到今天其大部分歌曲仍常青。 屈指稍算,即使同期的 Bee Gees、或 Rolling Stones 自已,歷久常青的音樂,即使不比 Bono (或 U2) 多甚至更佳,亦不相上下。 故此抗議把 Rolling Stones 簡單化地代表「不知人間何世」。 更抗議把喜愛 Classical Music 者代表「老餅」。

2.
公眾人物,無論其為娛圈或政界,營造形象,與受眾的價值觀有莫大關連。
歐美的公眾人物,主要拉隴對象是喜好優雅文化的中產階級。 特徵之一就是對社會、世界的不幸和痛苦寄予同情。 故此無論 Bob Geodolf、 Sting、 Bono、 甚至前英國皇妃 Diana,都以相約的 Conviction Marketing 策略,建立公眾形象。
部分本港議員水準低,無異議。 但這可能與受眾的水準也有若干關係吧?
本港某些歌星的水準,何尚不與 Bono 相距遙遠?

b仔 said...

搞政治的有兩種人,一是政客,另一種是政治家.
政客看重的是眼前利益,長遠的社會利益他們不會太過關心.
政治家比較好一點,他們會有一個長遠的目標.

政壇好比商場,都是行jungle law.為達目的當然任何手段都會用上.
如果你覺得佢dirty,可能你看得少,對這個世界認識不深.

香港的政客仍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的思維,同Bono的有世界視野差幾十班.
要學也學不來.看看街上的乜物周刊,期期都是"露波",你就知香港大衆水平在哪裡.
要有世界級政客還看你兒子那一代好了.

旁觀者 said...

“政壇好比商場,都是行jungle law.為達目的當然任何手段都會用上.”

講得好.原來 at the end of the day, 泛民和保皇,本質上都沒有分別,都是很 dirty and ugly.一眾 Martin Lee + the Big 4 的粉絲 (fans),不知是否同意.

旁觀者 said...

Jungle law 者,講白一點,就是拳頭哲學,邊個拳頭大,邊個話事,唔好講咁多耶蘇.

是否信奉 jungle law,當然是個人扶擇,外人無從插咀.

但一信奉了 jungle law, 便要接受它的 implications, 括認同史太林,希特拉,東條英機,波爾布特等人的思想與行為.

不信奉 jungle law 的人,不是看得少,對這個世界認識不深,而是看得太多,對這個世界認識太深,才知道 jungle law 對人產生的禍害.

Sam said...

hey, who the hell are you ? Using this blog to attack Martin Lee and the big 4, you must be one of the professional "sniper". Mr. Fong, be aware of someone using this channel to deliver their " messages"

旁觀者 said...

當初在此 blog 貼文,本以為信報讀者的水平很高,但數天下來,說實話,真的有點失望.

Re: "Using this blog to attack Martin Lee and the big 4, you must be one of the
professional "sniper"."

連甚麼是反諷 (irony) 都不知,建議兄台把原文(即我回應 b仔兄的貼文)再讀一遍.

Re: "Mr. Fong, be aware of someone using this channel to deliver their " messages"

難道兄台沒有聽過 Voltaire 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保護你的言論自由」。

Sam 兄如不同意小弟的意見,大可提出閣下的見解,互相討論.但兄台見解欠奉,只懂提出「封咪」的低等建議,如此水平,真的令人失望.

旁觀者 said...

By the way, it is very impolite to say, "hey, who the hell are you?" I think any educated persons will observe at least some form of social etiquette and will mind their use of language.

旁觀者 said...

小弟支持民主,敬重魏京生、王丹等民主鬥士,但是對香泛民議員的水平,不敢恭維.對此現象,小弟當初大惑不解.但是在此 blog 體會了泛民粉絲如 Sam 兄的水平後,便恍然大悟了.有此等粉絲,泛民還有向上提昇的動力嗎?難怪毓民在台吳志森的節目中,痛罵泛民議員,把湯家驊當面大罵了一頓. Sam 兄可知道,月旦泛民的人,不只是小弟,還有很多民主前輩如黃毓民及王岸然先生呢.

旁觀者 said...

有時真的懷疑泛民粉絲(尢其是Sam兄)有沒有讀信報.今天信報第二十六頁游清源的專欄,題目是“當醫生淪為政客”,對那位泛民議員的批評,比小弟尖刻十倍.不知 Sam兄 是否又會建議信報把游清源「封咪」,誣告他為 professional sniper 呢? 泛民有兄台這樣水平的粉絲,可以休矣!

旁觀者 said...

小弟貼文數篇,靜候 Sam兄賜教.如果連一點像樣的見解和貼文,都寫不出來,以後便請閣下謙卑一點,不要隨便誣捏別人了.

b仔 said...

jungle law 係一個 fact.不論你信不信奉,它都存在.

接受它不等於認同史太林等人的行為.

人類最麻煩的是把他的慾望無限放大,再運用權力逼害同類.

洛克 said...

希望泛民主派會改進,不如期望他們早日落台比較實際,一個人在同一個崗位超過十年,還是什麼事都不到,不是客觀環境令他一事無成,是他本人能力有限,所以不能做到,只懂賴天有多高,地有多硬,受到奸人所害等等,這是只有失敗者必定會說的籍口.這世界是殘酷,他不能做到,請他早日下台吧.

旁觀者 said...

建議 b仔兄花點時間,研究一下 Social Darwinism 和西方學者對它的批判,到時再決定,接受了 jungle law 是不是等於認同史太林等人的行為.

Stephen Lo said...

Another article about Bono from 劉細良I want to share with you guys.

劉細良﹕娛樂與政治
——風雲人物Bono的啟示


 【明報專訊】美國《時代》周刊每年都會選出風雲人物,05年當選是Bill Gates夫婦與愛爾蘭搖滾樂隊U2主音歌手Bono,兩人同樣因為扶貧而獲垂青。Bill Gates夫婦捐出巨資協助貧窮國家人民,Bono則身體力行發起非洲扶貧行動,游說英美政府減免非洲貧國債務。Bono以搖滾巨星之名變身慈善大師,更游走於權貴、富豪與NGO及貧民之間,創出了新型的全球化社會運動模式。

 搖滾新宗教

 全球化議題是近十年西方社會運動的焦點,過往參與這場爭論的都是公共知識分子,反全球化理論導師是兩大女將,來自加拿大的記者Naomi Klein及英國的Norenna Hertz。Naomi Klein的作品《No Logo》鼓吹另類消費態度,以抵抗先進工業國企業品牌攻佔全球﹔Norenna Hertz的作品《當債務併購國家》攻擊富國借債予落後國家的不道德。

 但搖滾巨星Bono則可說是獨樹一幟,樂隊U2在80年代已奠定其搖滾班霸地位,也以具政治意識而受歡迎,我在大學時代已經跟Bono唱《Sunday, Bloody Sunday》,了解英軍血腥鎮壓北愛。政治取向令U2走在時代之前,80年代已參與Live Aid酬款援助非洲工作,搖滾巨星崛起在全球化社會運動中佔領頭羊的地位,因為他們有獨特優勢。

 21世紀媒體爆炸年代,不少人已見到公共知識分子走向平庸化,傳媒不再要那些艱澀難懂的理論大師,他們只要Sound-Bite,即可引述的句子。學院內知識走向瑣碎化分工更仔細,他們培養出來的學生已失去關心時事興趣與能力,整個西方公共知識分子影響力下降,今年公共知識分子選舉中排頭位的美國左翼大師Noam Chomsky早已變了小眾人物。

 在平庸化社會中這個空檔讓給了知識型娛樂人物,Bono正是其中表表者。他個人有相當修養,而且深懂政治游說技巧,發起千禧減債行動,成功游說貝理雅及白高敦支持,他懂得利用自己名氣吸引政客,政客也樂於借Bono形象令自己更貼近年輕人。

 新的策略

 過往由60年代開始西方反叛文化代表如Bob Dylan及John Lennon都是以抗議反叛、拒絕權貴為賣點,Bono與他們最大分別是與權貴合作。在全球化政治之中,反對運動已不能再限於一國,因為WTO、IMF、G8、World Bank等國際組織已經成為凌駕各國政府的新權力機構,搖滾巨星及普及文化正好打破文化界限,符合社會運動全球化的潮流。2005年G8高峰會中,Bono發起的Live 8全球滅貧音樂會便是一次最佳示範,8個城市馬拉松舉行音樂會爭取西方債權國家免去非洲債務。

 在全球化浪潮下,Bono已蛻變成這個時代的政治人物,他跨過娛樂與政治的界限。

 《時代》周刊突出他以智慧及策略推動社會變革,這是Bono所揭示的新社會運動,是與權力保持既合作又鬥爭的關係,因為最終運動要取得成效,必要得到政客首肯,但沒有群眾在背後,政客又哪會輕易接受呢﹖尤其是美國當今保守派當道,早已領教過珍芳達這類反越戰明星愚昧的政治水平。

 香港本來也有Beyond黃家駒以音樂關心南非種族隔離、黃耀明與樂施會共同推動公平貿易,但可惜他們都不是主流,在主流媒體前見到的反而是左倫右李撐23條、黎明支持政改方案,以香港娛樂界政治水平,他們還是不要跨越娛樂與政治的界限,安分守紀做個歌星好了﹗

咖哩羊肉 said...

離題:對於Social Darwinism(社會逹爾文主義),可以從這裡入手: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Darwinism

也可以找找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看看,現代的社會逹爾文主義,至少在學術界,已不是二戰結束前那種極端的。

Stephen Lo said...

誰說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不是政治城市, 衹 要方兄的文章話題一涉及政治,方兄的擁躉們必然反應熱烈,方兄可有向林太要求加開兩個專欄及多加稿費, 實行與陶傑看齊, 肥佬有冇打電話給你?

旁觀者 said...

不知大家聽過eugenics(優生學)否?希特拉,波爾布特等人,便是eugenics的信徒,所以才有the Holocaust 和 the Killing Field.而eugenics 的思想根源和理論依據,便是Social Darwinism.

咖哩羊肉 said...

事實上,外國有些知名人仕(celebrities)在公共事務政策上,亦有不少的影響力:除了不少荷里活藝人現身於公職競選活動之外,另一些會主動公開反映一些社會現象,引起公眾和政府的注意和討論。除了文中的Bono外,記得還有孔兄提過的著名「廚師」Jamie Oliver。

反觀本港,不知是否各位名人明星像一般港人那樣:太忙?對政治冷感?反感?還是欠缺歷練?

記憶中,除了第一界特首選舉中有藝人成群出來為某候選人「拉票」之外,和每當有重大的政治議題,總有一些藝人在報章上發表議論(姑勿論是否有政治「過關」之嫌),但對推動社會時務討論風氣卻乏善足陳;連「參與」公共事務的多似是廣告代言人,唉...

反觀今天這現象,尤其是近年一連串事件中,看到很多議員們連「做鵰」的技巧也缺如。敝想大部份市民都只顧將政治「重責」推給政黨議員算了,而絕大部份議員都只知安坐其位,不思長進,而總愛又和技巧同樣水平低下的政府「議政」--結果只有惡性循環。

(反思:每當方兄貼有關政治題目時,這裡總是車水馬龍,敝等是否有點熱情過度呢?)

Anonymous said...

泛民最大問題,係唔知佢想做乜。講抗爭,又冇,又錫身。好,冇問題,冇人要求議員做烈士。咁講和,理性,同中央溝通,可以喇?又唔得,因為冇人肯企出,怕俾人話佢轉。至於話學做 Bono,更加諗唔洗諗,你估學得咁容易,話學就學。於是左又唔得,右又唔得,條條路嘟唔得,結果選票慢慢流失,最後失血而死。

冇眼睇

旁觀者 said...

所有 blogger, 都希望其 blog 熱熱鬧鬧.希望其 blog 冷冷清清的,未之見也. 當然基本假設是貼文要言之有物,不是無中生有,無的放矢.

又: 冇眼睇兄的貼文妙絕,把泛民面對的困局,一語道破.一眾泛民粉絲,尤其是 Sam兄,不知有何感想及高見.

旁觀者 said...

有些泛民粉絲真可笑,請他提出見解,完全欠奉,卻又要別人封咪.由此可見,有些口頭支持民主和言論自由的泛民粉絲,其實並不是真心的.他們支持的,不是民主,而是民主「明星」。誰人夠批評他們心目中的偶像,便要那人封咪.這等粉絲越多,民主便越無前途.建基於「偶像」和個人崇拜的信念,是經不起風雨和時間考驗的.

旁觀者 said...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波瀾壯闊,但只是出了一位大明星,就是 Martin Luther King. 印度從英國獨立,同樣亦只是出了一位大明星,就是甘地.反觀香,政冶明星一大蘿,一時是李柱銘,一時是鄭大班,後來又有湯家驊,梁家傑,余若薇,現在連陳方安生都可以被吹捧為昂山素姬,譚香文為新一代民主女神.香社會的浮誇,於此可見一斑.

Anonymous said...

香港就是沒有一個大家都認同的政治(家)明星,方向大家都知,但怎樣行才到目的地?冇人講亦不知有沒有人知.現在的政客個個都提不出來....怎麼辦?莫非真的正如土炮昂山素姬所言 -- 見步行步?

Anonymous said...

方兄講左一個fact
但是個reality係成世界咁大,又出左幾多個bono?

"bono十六歲組band時都是想紅,唔通想滅貧?"

d議員有私心,"話政客通通是為奪權,就等於話所有商人唯利是圖",無so嘅野,邊個做?

不過,人地起碼肯做野。

你地咁多個人發左言嘅,有邊個會?當然,做野有好多種。

問題係民主根本就唔effective,我問你,一個人決定快d,定一堆人?不過,我信民主係最好制度裡面最差果個,所以我地都只係在一堆人當中選一個最好的

保皇同泛民

你自己選

Stephen Lo said...

"問題係民主根本就唔effective" ????

I think you want to say 問題係民主根本就唔 efficient.

Anonymous said...

係,我英文唔太好
一時調轉左

Anonymous said...

「對百年來也不見得會出現一個的英雄或者偉人,加以權力限制所可能產生的負面損失,與不使平庸的人握有過於強大的權力所可能產生的正面利益兩者相較之下,後者遠勝於前者,而這正是民主主義的原則。」

《銀河英雄傳說》《雌伏篇》第八章\歸來


不敗的魔術師

Anonymous said...

功勞,功勞。「功」永遠都係行前過「勞」。

泛民的確有勞,但唔見得有功。得個做字。得個行字。到頭來都係兩手空空。

至於話保皇同泛民,你自己選,就好似話,袁世凱同滿清, 你自己選。八百人選委會同千六人選委會, 你自己選。

真正選擇,係一個老化泛民同一個有朝氣泛民。

冇眼睇

旁觀者 said...

匿名兄說:“我信民主係最好制度裡面最差果個”,不知是否有誤?原文是否應該如下:“我信民主係最「差」制度裡面最「好」果個”?

Winston Churchill 亦說過類似的話,大意如下: All political systems are lousy, but democracy is the least worst among them.

小弟同意冇眼睇兄之觀點:“真正選擇,係一個老化泛民同一個有朝氣泛民”。泛民粉絲可以「無條件」擁護泛民,不管它的表現如何,就如同擁護 home team 一樣。這是個人抉擇,小弟絕對尊重。不過一眾粉絲要明白,無論那個政黨,die-hard fans 永遠只佔人口中的 20 percent 左右 (the “Bell Curve” effect)。其他的市民,對泛民的支持,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泛民要有「勞」兼有「功」,要對社會經濟民生問題,有清晰明確的見解,不只是一個單一議題的政黨。

一眾粉絲,可能會立即說,「不公平,其實泛民對很多社會經濟民生問題,都有明確見解」。說得對,小弟亦知道,但沒有用,因為 in politics, perception is reality. 市民覺得你是單一議題,你便是單一議題,就如同市民覺得民建聯是保皇,你便是保皇一樣。

面對當前困局,泛民應如何回應?對不起,小弟只是一介草民,連去大學圖書館借書的 library card 都沒有。唯一的建議,是泛民謙卑一點,踏實一點,眼光擴闊一點,不要再沉醉在政冶明星的光環裏。吹捧陳方安生是昂山素,刊登全版廣告宣示民主勝利,這些浮誇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市民要的是「成績」,不是「明星」。

Stephen Lo said...

Anonymous 兄

民 主 制 度 不 單 影 響 政 府 的 決 策 和 施 政 效 率, 而 且 可 能 選 出 一 些 能 言 善 辯 但 缺 乏 管 治 能 力 的 領 導 人, 此 外, 政 府 的 策 略 可 能 偏 重 短 期 效 能 以 籠 絡 選 民 而 忽 略 長 期 利 益 。

無 論 如 何, 我 現 時 仍 找 不 到 另 一 套 政 治 制 度 沒 有 以 上 缺 點 而 能 做 到 監 察 政 府 及 和 平 地 使 一 個 不 勝 任 的 政 權 請 下 台 。

Anonymous said...

回7:18am匿名者
泛民的確有勞,但唔見得有功。

我想問一句,董先生下臺,對香港是福是禍?他的離去,是誰促成的?(當然不只因泛民)

甚麼是功,你認為支持彈劾當年梁律政師是功,抑或因為那個所謂理由的理由不彈劾她是功?

即使彈劾不成功,至少香港有一部分議員還知道甚麼是黑、甚麼是白。

我也不是說保皇甚麼也沒做,只是相對地,投票選舉他們的理由不足罷了。

回10:56am旁觀者

很久以前我有看過那句句子。可是一想到民主是:“我信民主係最好制度裡面最差果個”或“我信民主係最「差」制度裡面最「好」果個”,我就認為這世界一定還有比民主更好的政制,而我們尚未達至。你問新加坡人,他的權威政權不是比菲律賓更好嗎?但菲律賓對比起其他極權統治,等於貧窮比枉死,我選擇貧窮。有時候,高efficiency的新加坡政權比民主更好,但要保證永遠有高明的領袖卻不易,因此,民主的好處,是有一個lower limit,衰極有譜。這不過是我的觀點,大家當然可以不同意,但請繼續討論。

至於"唯一的建議,是泛民謙卑一點,踏實一點,眼光擴闊一點,不要再沉醉在政冶明星的光環裏。吹捧陳方安生是昂山素,刊登全版廣告宣示民主勝利,這些浮誇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市民要的是「成績」,不是「明星」。 "這等於董生的話,"我不愛做show、不愛公關。"我的看法是,perception比事實在當代來得更重要。那廣告,算是泛民對遊行人士的回應之一。可能這有點浮誇,但他們也不是只做這些,是嗎?

1:42pm 匿名者
文遜

旁觀者 said...

回文遜兄:

首先要謝謝文遜兄的回應,實在比那位只懂叫人封咪,卻毫不分享見解的 Sam 強多了。

「民主的好處,是有一個lower limit,衰極有譜。」這點我絕對同意。我的所有貼文,從頭到尾,都沒有討論-- not even touch -- this topic. 不知文遜兄為何以這問題見問小弟,真是令小弟費解,感覺很「無厘頭」。至於小弟指出匿名兄的錯誤,I just want to make sure whether it is a typo error,就如同 stephen lo 兄問匿名兄: is it "effective", or is it "efficient"。 希望文遜兄弄清楚。

「可能這有點浮誇」,連文遜兄你自己也這樣說,證明小弟的觀察正確無誤。至於說董建華,this is totally irrelevant. 如果道理是對,我管他是誰人說過。董建華亦曾說過,早上晨操打太極,對身體有好處。難道因為董建華曾說過這句話,支持民主的人,便從此不去打太極?文遜兄也未免太極端一點了吧。文遜兄有沒有聽過「不因人廢言」這名言呢?

P.S.:文遜兄對冇眼睇兄的提問,請冇眼睇兄自己回應,小弟 cannot speak for him。

P.P.S.: 小弟的聖誕和新年大假,已經放完,明早便要返工,沒有時間再和大家長篇大論地討論政改和泛民得失了。小弟只能承諾,對有水平的問題,詳細回答。沒有水平或「無厘頭」的問題(如文遜兄今天的提問),小弟以後,一概不回。My time is better spent on more productive work!

Anonymous said...

ok
或者你是對
或者只有你相信自己是對的

anyway
只我們二人對話
其實也很是沒趣

文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