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05

中間道

德國大選結束,基督民主聯盟與社會民主黨都無法取得過半議席,是默克爾成為首任女總理還是施勞德連任,懸而未決。

  是次德國大選,連同早前的日本議會,加上更早時候英國美國的選舉,可以給本地政客清楚啟示—當意識形態的分別愈來愈模糊,選舉的勝負,只取決於選戰策略以及個人魅力。


  這是老生常談,並非新鮮事物。不過在香港,鮮談意識形態,只重標語口號,不會留意到這世界的政治環境正在轉變。

  默克爾領導的中間偏右反對派,與施勞德的中間偏左執政派,大家打成平手,證明這條不左不右的「第三道路」在各大國通行無阻。這條路,由克林頓行到貝理雅再到施勞德,實驗證明,萬試萬靈。就算是現在中國內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老早就是Third Way的官方譯名。

  希拉莉將它形容為「生活中的統一場理論」,可以將所有保守主義、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由天上拉回落地,結合實實際際的人類生活,消除無謂兼不合時宜的意識形態之爭。貝理雅說這並非只為奪取權力的藉口,而是為認真地迎接全球化的挑戰。一句到尾,Third Way是叫左派少談理想化的政治教條,多做有助國富家強的實際事情。

  德國選舉,左右兩派向中間靠攏,雙方拉成均勢,若非默克爾拙於政治演出,施勞德早已敗於11.4%失業率這戰後新高。相反,日本選舉,小泉仗個人魅力,派出人氣女刺客,再加上聰明地將選戰圍繞改革與否這單一議題,成功把意識形態相差無幾的自民黨叛將踢出國會。

  這一大堆什意識形態,與香港又有何干?香港人對意識形態這觀念非常薄弱,又把左右兩派中的左派與共產黨的同義左派混淆。所以當有人指民主派中的長毛意識形態其實極左,普遍香港人都甚感莫名其妙。

  意識形態分野模糊,唯一明顯分別是支持盡快普選與否。夠膽講07╱08的,就是民主派,其他就是左派。如果要行第三道路,則民主派都應該放棄這理想化而公認無望的口號(未至於教條),實事求是,做一些並不辜負選民的行動,也毋須介懷轉與否。當日投票給民主派的選民,與我一樣,十居其九都知道什是現實情況。

  連民建聯都懂得跨階層發展,向中產埋手,民主派一次又一次顯得被動乏力,叫人擔心。

7 comments:

losowong said...

Hotelling's Theorem ?!

anyway, 今日呢一篇好似出自蔡子強手筆

Anonymous said...

我要投訢 貴報財經主編先前說高位看淡不宜入貨,甚麼「秋天不散種」,近日又大唱好,都好呀,唱淡自己接貨,現在唱好又可以放貨,邊夠你玩!不排除和大戶有關聯

洛克 said...

匿名者先生,其實如果份份報紙財經主編都是股神,佢就不用做主編.佢地的意見永遠只可以做參考.如果你要投資賺錢就要自己做功課,最終是否決定投資是在你手,不是主編的意見決定你的投資.你相信其他人的意見導致虧本只能怪自己決定錯誤.這世界是no free lunch.

Anonymous said...

回洛克:

我認為問題不在該主編的投資意見是否「準確」,而是在於其投資意念是否能貫徹如一.

前些時還在說買輪學做CEO,什麼10萬元匯豐輪的風險和買一百萬匯豐正股的風險一樣,現在又唔係咁講了.

如此胡混的思路,是否夠資格稱得上是「投資意見」也成疑問.

不敗的魔術師

洛克 said...

to:不敗的魔術師,

我不是想替該主編說什麼好話,對於其專欄指出窩輪可以刀仔鋸大樹的言論,鼓勵讀者用小本一試,老實說我對他都有點失望,他的朋友林先生已經在其作品指出香港窩輪市場的問題所在.為何他還要推介? 是因為最近去得太多演講受到影響?或者是廣告問題?我是有點不明白.

除了窩輪的問題,我認為他的分析仍然有其可取之處,可能有些時候寫得比較雜,讓讀者不是容易明白.

但匿名者先生指出他一時唱好,一時唱淡,我認為這是正常,分析者只能根據當時自己所知對未來作出判斷,當他在今天看好,但明天發現情況有變,把意見改為看淡是正常的事,如果他知道情況有變,還一直堅持是看好才是最大的誤導.所以要投資賺錢就自己落手吧.

如果要說該主編不排除和大戶有關聯,請先看窩輪版才說吧!

Terry Ho said...

其實人地又無話係意見喎,只係日日記錄住D思潮之馬,咪輸打贏要至得架,至於HSBC 之輪股風險論,反為係魔術師閣下無聽清楚作者所講至真喎。
(抱歉借左方Sir個地盤用)

Terry Ho

Anonymous said...

to:不敗的魔術師,

Can you please tell me when 財經主編 "現在又唔係咁講了", I want to re-read that post,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