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

負負得正

孔少林用莎士比亞《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的名句來比喻IFRS,果然是糅合文藝與金融的聖手,是創先河的財經文化人,厲害。我在飛機上讀到這篇文章,連隨乘空姐不覺將這版收起珍藏。

   IFRS叫人吃盡苦頭,原因是接近把所有資產負債mark to market,而這些unrealised profit又要入賬,霎時令以前毋須見光的交易及市場變動一一現形。加上mark to market的過程中,並非全部價錢有market讓你找尋市價,唯有人為地自行計算。這一來,涉及無數的主觀假設,令賬目的可塑性更高。結果是:又惡又 大的公司可以橫行無忌,甚至從中得益;勢孤力弱的小公司,自然被祭旗,平衡核數師的風險管理。

   大家已經看過IFRS的威力,在幾方面為上市公司製造盈利。投資物業升值可以令上市公司多賺,但前提是物業市道上升,並非公司自己可以自把自為。既然手 上的物業升值,雖然並未變現,但盈利並不以現金到手為依歸,所以將其入賬亦無不可。不過,當中最關鍵的,投資者其實在業績公布及年報中是無法得知,就是上 市公司如何為這些投資物業估值。同一單位,由不同估值師估,已經可以有不同價值;同一層但不同座向,價值又可以相去甚遠。最要命是,與估值師熟稔,又或者 是大客戶,估值時背後的假設又可以彈性較大。如果賬面上這盈利就是讓這班人靠估,這才是IFRS最致命的破綻。

   另一項製造盈利的絕技,是商譽。商譽有正有負,先講正。有人說,商譽攤銷並不涉及現金,毋須理會。說這話的人是白癡。商譽的現金一早已支付完,攤銷是將 當年的痛苦逐年逐年浮現。如果入賬與現金流並不同年出現就毋須理會,那些數期可以長達大半年的生意額都應該從賬上抹除,以免投資者費煞思量計算何解公司有 錢賺但冇錢收。如今商譽毋須攤銷,上市公司是開心得跳起,只要保持過往收購對象繼續有錢回籠,其他計算應否減值的原因絕對有辦法以口才搭夠。

   到負商譽,這才是戲肉所在。一般人難以明白何解有負商譽,因為正常公司都不會以低於資產淨值賤賣。但有一處地方偏偏經常可以碰到這機會,是中國。大量中 國企業坐擁資產但經營不善,虧損經年,自然難以賣得好價錢。還有,買賣過程外人無從得知,中間有否特別原因令上市公司可以買便宜貨,永遠是個謎。

  我又大膽預測,今年將陸續見到有紅籌及H股公司,會有負商譽令盈利得以保持或上升。到最後,市場才發覺原來IFRS的妙用在此。

  有否例子可以看到負商譽的威力?有,是復地(2337)。中期業績三億多元人民幣,有二億是負商譽。下半年再買些便宜貨,全年業績就可以保持,好過賣樓。這是購物兼有錢賺的奇聞,拜IFRS所賜。

  要應付IFRS的連串新奇招數,投資者唯有自我鍛煉成為半個會計師(半個足矣,全個會變得迂腐)。無錯,會計這家東西的確枯燥沉悶,但孔少林已經想到用莎士比亞,將苦藥用糖衣包住,令閣下容易入口,只盛惠區區六塊,你仲想點?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其實用文學作品來對商業活動做詮釋的人,孔少林非第一人,別老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其實方先生你也寫得不錯啊,尤其欣賞你的會計師女性朋友的故事,但願真有其事,哈哈,令人對沉悶的商業社會有多一重視角,實在可喜!

Anonymous said...

Mr.Fong, pls change your photo on the web...I begin to feel a bit boring...any photo with Winnie or Maylin?

Anonymous said...

The Money Master歸平淡

蔡東豪這個名字叫人熟悉,是他過去曾為商業電台的營運總監,傳媒圈中的話事人身份,總是惹人注意的。經過幾許風雨後,蔡東豪淡出(他自言是被炒),從璀璨的傳媒生涯回到相對上低調的商界,在別人眼中,自然是歸於平淡。但這個社會角色上的轉變,反而令他更敢言,更願意與讀者分享其所思所想。

過去蔡東豪不大願意談及他真正踏足傳媒的第一塊踏腳石及經過––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原氏物語」專欄,但今天他卻大方地說道這段對他人生帶來莫大轉變的往事,「我寫信給林先生(林山木),內容大概是向他述說我寫專欄的想法,我並非以甚麼求求你俾我寫啦這一種,反而是對他說社會需要我這樣的作家、這樣的專欄。」其後「原氏物語」出現在信報,位置相當顯眼,放在信報台柱主筆曹仁超「投資者日記」專欄的隔離。由於筆鋒敏銳,敢於對財經界時弊作出批評,原復生的名字很快便在傳媒界中竄紅,其中一句「財經演員」,最惹人討論。「當時覺得他們不大專業,只是一味博在傳媒空間發表意見,但老實講,近兩年來,我察覺到昔日的一班財經演員,今日確實是進步了很多,明顯地他們現在比較過去審慎、說話小心了,可以看得出是做了「功課」(研究工作),才上節目的。」

蔡東豪直言,原復生執意批評財經界,是一種道德意識的表現,「『原氏物語』可不是我的個人趣味,是寫給市民大眾閱讀的,我希望能夠做到連老婆婆也亦能照讀如儀。」但敢言的代價就是得罪人,而且財經圈子涉及多方利益所在,自然更容易惹上麻煩。「叫我收回言論是有的(指外界),但我從沒有因此而作出更正、更加唔會收回言論啦,你可以說信報有原則,我從來沒有感到壓力。」

寫作專欄,很多作家又會當成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說實話,大多只會視為副業),少有會全情投入,但蔡東豪對於這份工作,卻相當緊,也想出一套專欄作家的職業操守法則。「專欄內容真實,便很容易得罪人,同外間保持一定距離,可以避免因交情的關係而出現難於落筆的情況」故此在寫作「原氏物語」期間,蔡每天花上五小時來搜集資料及寫作,並盡量減少應酬,更避免接觸一些或有機會影響他寫作內容的人和事,希望盡量做到純以第三者身份來寫作,減少利益衝突所在。對於寫作方法,他認為香港時下的專欄寫作模式太流於個人化,說得白一點,作者長期都是一個人寫作,沒有甚麼衝擊,漸漸變得自我。而解決方法就是集體寫作。「齊集一班方向相近人來寫作,可以令內容更專業化及帶來新意念,始終一個人思維及識見都是有限的。」蔡的想法在香港文化界慣常「我行我素」的寫作環境中,實在是比較少見的,而且由於專欄是集體創作,對一眾作者來說,難以提高知名度,寫作動機純然變成一種興趣,難以追求名利。

談到離開商台後的一段日子,蔡東豪自言沒有與人談論過在商台時的得得失失,「我自己會以被炒來形容,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情吧,商業社會是相當現實的,僱主說不僱用你了,而且又補足薪酬,你有甚麼應該抱怨呢?這正正是商業世界的遊戲規則。」蔡說時語調平和得可以,「還有一點你可能不相信,就是離開了商台之後,我從來沒有主動約會過昔日的同事,我最怕就是一班人圍埋一齊像訴苦似的,這樣對我和參與者也是沒有意義的,不過,和梁文道嘻嘻哈哈的飯局還是有的。」

反過來,蔡東豪認為,部分香港上班族,經常喜歡訴說公司的不是,這種態度十分要不得,「哪有公司管理層永遠決定正確而不犯錯呢?如果公司上上下下也只會抱怨,那這家公司必然怨氣甚深。」他直言,尤其是在逆境中,上班族更要緊守工作崗位,「就是公司因為管理層的失誤而受損害,員工也不能以此作為不盡本份的借口,反而應該做好份內事,這樣必然對公司有幫助,如果整家公司也在負面聲音之中,結果自然是好不到哪裏去。」

說蔡東豪歸於平淡的另一原因,是他現在每天上班的地方,在將軍澳工業村,一個多見工廠,少見行人的荒漠之地。與昔日活在傳播界的京畿重地、九龍塘廣播道比較,絕對是另一番光景,如他所言,「我而家就是和客人食午飯,也大多會在將軍澳區內,但這裡可以選擇的餐廳其實只有兩、三家吧了。」明顯地,活在將軍澳的蔡東豪,已不能像昔日般可以有太多的自由選擇,這純然又是一種平淡生活的表現。

正如他的辦公室,沒有堆積如山的文件,辦公桌上只有案頭的數張紙張,加上窗外的青蔥山景,頓然構成一幅內外皆悠閒的景象。蔡東豪解釋,由於只上班四個月,故還在適應階段。有趣的是,予人精明感覺的蔡東豪,對其所處環境原來也不太熟絡,他向記者解釋其公司所在位置時,說那裡在壹傳媒大廈旁邊,可憐記者屢尋不獲,最後,正確地址卻是位於壹傳媒屬下的百樂門印刷廠旁,而非壹傳媒大廈,足證蔡東豪對將軍澳這個新開發之地還在摸索當中,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真正適應下來。

寫作之後

雖然已非傳媒中人,但蔡東豪的名字仍然大有市場,其執筆的投資書籍《金錢之王》,是近期各大書店的暢銷書,據說至今已印行逾九千本左右,在香港本地書籍發行量大多只有三千至五千本來說,《金錢之王》可算是成功的,談到得意之作,他坦言十分用心來寫作這本書,也自覺寫得不錯。「我用上大量時間在搜集資料,連書內照片構思亦有份參與。」不說不知,蔡東豪雖在財經界甚具人氣,但原來與書中五位被訪者皆並不熟悉,而在聯絡訪問的過程時,他也像「小記者」一樣的cold call,「我直接對他們說想寫一本關於投資的書,老實說,五位被訪者當中,只有葉維義與林少陽較為認識,可幸最後他們五人都樂意接受訪問。其中一位受訪者,事後更向我致歉,表示訪問時未有暢所欲言,他可能自覺對我有歉意吧。」從蔡東豪說話中,不難發現他對寫書的一點執著,就是不欲寫一本只為應酬朋友,胡亂找些老友來作訪問的書,以免變成猶如俾面派對般的「自我陶醉式」作品,故在揀選被訪者前,也只會考慮他們是否真的懂得投資之道,是否真正的金錢之王。

蔡東豪 個人檔案

生於1964年的蔡東豪,自小與跑馬地結下不解緣,除居於跑馬地外,兩次事業上的轉捩點也發生於跑馬地的Amigo餐廳,(與林山木傾談執筆寫《原氏物語》專欄及與俞琤斟洽加盟商台的兩次飯敘,均選擇在Amigo)。

蔡氏就讀香港華仁小學及中學,1986年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Ivey商學院畢業。其後在加怡融資(CEF Capital)企業財務部工作過。1996年在長江基建任職策劃及投資高級經理,1999年加盟中建電訊任職執行董事。

至於投身傳媒業,則由2002年開始,當時蔡氏以筆名原復生為信報執筆《原氏物語》專欄,2003年,正式入主商台,職銜為營運總監,2004年8月發生名嘴封咪風波後,商台與蔡終止合作關係。同年10月,加入友利控股任董事總經理,2005年3月,進入LCD生產商精電國際任職行政總裁至今。

Anonymous said...

關於:The Money Master歸平淡

咁登法唔係幾好,話哂都係 am730 d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onymous said...

方先生: 可否將文章分頁? 現在將所有文章放在一版主頁的做法實在不很user-friendly. 謝!

Anonymous said...

方先生:
最近小弟睇品質國際的關於融資予其聯營公司asat的通告,睇到一頭霧水,唔知道可唔可以講下呢?好希望能從中學嘢.

讀者上

怪人道格 said...

一向都喜歡看孔先生寫的文章,但就富力地產的看法,個人卻有所保留.

Anonymous said...

當他跟了這個老細,就知道咩事,有點失望。
還是向錢看。
不過佢開始走大陸條水,有運行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