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05

兩生花

誰說香港人不讀書!

  晚上十一時的書展,人數比下午不遑多讓,你要抱着行花市的心情,才可以忍受摩肩接踵的「墟冚」情況。這次書展有兩個人最紅,一個見到,一個見不到。見不到那個是李天命。

  李天命那本新書《哲道行者》,書迷是用「搶」的動作出搜購。黑底白字封面,酷到極點,又似喪禮的場刊,但這本無論由封面到內容題目都理應趕客的書,偏偏就是暢銷書,十分吊詭。

  李天命的書,我讀過,似懂非懂。不單只他的學問我學不來,文字更加是模仿不了。那種將幾個平常看似無甚關連的字併合一句,意思彰顯之餘,還令人眼前一亮。李天命退休之後假如能寫幾本書,相信會比教學更能導人脫昧。

  另一個見得到的書展紅人,是龍應台。三小時的演講全場爆滿,以一口動聽的國語震懾全場。可恨我沒有《野火集》二十周年紀念版在手,否則一定排隊找她簽名。

  如果你讀回《野火集》裏她二十年前寫的文章,你會驚見內容竟然可以套用在今天香港身上。

  〈啊!紅色!〉這篇短文,講的就是自我審查,有人投訴紅色雕塑有點像中共的紅星,美術館館長識趣地在未經原創者同意下將作品改塗為銀色,這行徑你會否覺得似曾相識?

   〈容忍我的火把〉寫道有人發了封告密信給「有關單位」,要求封殺「野火集」這專欄。龍應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肚裏的孩子快要出世,正思索應停筆暫避還是 正面挑戰。她最終選擇執筆反駁,還決定即時出書,實行要這野火燒遍台灣,殺對手措手不及。結果是《野火集》風靡全台灣後,國民黨文工官員求見。這官員,就 是宋楚瑜。

  《野火集》面世的84、85年,台灣仍在戒嚴,是軍法統治。龍應台在演講後的座談會上說,當年寫的時候,還在隧道裏面不見盡頭,無人預見台灣會在87年解除戒嚴。

  她寫這些文章,是需要極大勇氣,難得是龍應台有勇氣之餘,還有學識,能洞察世情;有文筆,能精練地把事情描繪分析;有真情,手底下的文章篇篇令人動容。是這幾方面的結合,野火才得以燒遍台灣。

  龍應台雖然人在香港,但沒有在此點起當年的野火。一來可能已踏入知天命之年,二來她是客人,縱有不平之感,亦不好意思在主人家後園放火。一篇沉實婉轉的〈中環價值〉已技驚四座,再放火恐怕要遞解出境。

  香港能否出產一個龍應台?她口中的有志之士例如余若薇,在傳媒都甚有地盤,為什麽無法做到龍應台那燎原之效?是學識?文筆?真情?還是環境時勢?

  未有翻版龍應台之時,有志之士可以嘗試翻版她的文章。她那篇〈民主?理直氣壯罷了!〉,足夠抄一年。

  李天命與龍應台,一哲一文兩枝炒筆,令今年「花市」與別不同。

5 comments:

York said...

方先生,常常拜讀你在信報的專欄,獲益良多.本人剛從國外畢業,也有志投身香港的金融業.同時,我也有撰寫金融和時事評論的習慣,下面是我的Blog,請你多加指教:

http://blog.hexun.com/gaivenyork

Anonymous said...

looks like you have exhausted your i-banking stuff and have to resort to your political buoy

Kai said...

一位台灣朋友看龍應台。

"又澆油,又煽風,還叫野火?“
http://blog.yam.com/wobblies/archives/223718.html

Duke of Aberdeen said...

manual trackback from
香港仔公國:今年書展我有去

又,有關Blogger.com的有時出現空白頁顯示問題(要自選編碼設定),是因為IE不能測出你的BLOG是以統一碼UTF-8編碼。建議你試試此解決方法:
http://blog.age.com.hk/archives/75

eric said...

陳雲[道長](?)的「我思故我在--香港的風俗與文化」也不錯,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