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5

專訪

「曾 生,多謝你接受本欄的獨家專訪。你除了閉門會見選委外,就只有閉門接受我的專訪,令我受寵若驚。閒話休提,第一條問題:李永達說你要拿盡超過七百名選委的 提名,是要盡早叮他出局,以免夜長夢多。他說夠膽你就只拿剛好一百個提名,讓他有機會可以成為候選人,與你來個光明正大的辯論。你如何回應他的挑戰?」

  唓!我不去攞那些提名,難道那班選委就會走去提名李永達?這條問題真多餘,連民主派都不是個個提名他,你叫那些選委又如何甘冒得罪中央之險,提名這個連市民都不願他做特首的人?

  「我不怕辯論,我擔任公務員期間每天都有辯論。如果有人拿足一百個提名,我第一時間會挑戰他。話雖如此,我並不會因為想有人讓我挑戰而不盡全力去拿提名,這樣做是不尊重這次選舉。」

  「明白,明白。第二條問題:最近有人用『深喉』比喻程翔事件,意思是美國的『深喉』就算踢爆在任總統,都可以是國家英雄;反而程翔這名單純的愛國新聞工作者,幫國家辦事,最後倒落得變成竊取國家機密,惹上當間諜之罪。你有何看法?」

  乜「深喉」原來是個人?我以為是套電影名稱!這套《深喉》,我背着笑薇都有偷偷看過。嘩,嗰個黑鬼真係,嚇死人。人道天下間最骯髒的唯兩件東西,美國佬竟然想到用「深喉」同時套用在這兩件東西之中,真箇抵死。

  「每次有香港人在內地有麻煩,我都會與大家一樣,非常擔心。這些事有既定程序,我相信政府會按程序盡量協助……」

  「得啦,得啦,最後一條問題。既然這是財經專欄,問一條與財經有關。你在政綱內說,要穩定本地房地產和股票市場。房地產倒還可以,但股票市場你又有何方法能夠穩定?是不是表示政府會間歇性地入市,令市場日日都是牛皮悶局?

  乜我有咁講過咩?弊,講過籠。別怕,我在官場打滾三十幾年,難道會被你這個後生仔考起?「香港市民最希望,是在一個穩定繁榮的環境下,安居樂業,發展所長。我們會努力營造這個環境,讓市民發揮香港精神,這就是我的香港之夢。」

  「多謝曾生,我想我沒其他問題。」

  「我倒有條問題,你這個不是財經專欄嗎?為何整天寫一些與財經無關的東西?」

  「冇辦法,我打開報紙電視,全部都是你的新聞,市場上又沒有什麼異動,缺乏有趣題材,唯有找你開刀。我都擔心,長此下去,我怕林太會打電話給我,叫我收工。」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ha ha

dosss said...

令我想起今年年初看dj krush live in hk時那些預熱dj放那些偽hip hop唱片時我的朋友對我說:「咁樣落去唔係辦法。」

zz said...

方先生,今天因查鄧小宇的軼事,進了你的部落。我想,這是既驚且喜的好時刻,看到獨特的見解,豐富了我的想像。

特定留字。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