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06

柏拉圖

「美蓮,不如妳解釋一下,那個B字又是什麼意思?」

  美蓮斜眼向我一瞟,緊閉雙唇,似乎有點不耐煩,過了半響,淡淡的道:「賬面值並非睇資產,其實是睇另外一邊的equity。只要一睇equity的總數,就知道公司自己有多少斤兩在手。」

  「當然,equity入面都會非常立雜,尤其時至今日,不同名目的重估儲備,可以一張A4紙打橫都未夠寫。」雲妮微笑着,幫美蓮說下去,怕且是以防美蓮愈說愈不耐煩,令場面尷尬。

  「明白」,我搶着說,為怕她們以為我對此一無所知,「就好似你在Bloomberg,睇上市公司的price-to-book,那個book,就是公司股本加溢價再加retained earnings。」說罷,我偷望一下雲妮,從她的反應,看看我有否說錯。

  「你都未算太蠢,還識得Bloomberg有define計算方法。」美蓮說罷,用右手把眼睛揉了一揉。她大概不太知道,我工作之一,就是上Bloomberg起各地上市公司之底細。

   「對呀,其實book value就是股票在賬面上值幾錢的意思,不知道幾時開始,被那些財經導演躲在幕後指指點點,變成每股資產淨值,一時又說是扣除無形資產的每股有形資產淨 值。有形無形,弄得我以為自己與時代脫節。」雲妮笑說着,拿起杯Latte喝了一口,杯邊上留下一道淺紅色的唇印。

   「對,如果睇資產那一邊,變相有機會連其他與股本無關的儲備都計算在內,所以這個price-to-book,就並非是將股票的市價與賬面價比較,變成 另外一回事。」說完,我的心涼了一截,早前我都受財經導演荼毒,以為P╱B是睇每股有幾多渣拿。想到自己都淪為財經場務,霎時面上一紅。

  雲妮心細如塵,發覺我面色有異,只道是我一輪搶白後血氣上湧,體貼地幫我接?說:「其實,怎樣計都沒有所謂,只要define清楚,大家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就可以。可是名稱一樣,各有各計,一比之下,就沒有意思。」

   「不過,IFRS很多時候會踩落P&L,就算剔除其他的reserve,都會比以前走樣。例如IFRS 2。認股權一邊踩P&L,另一邊去reserve。Equity總數其實冇變,但學似Bloomberg計price-to-book,只計 retained earnings,結果即時標升。」聽完美蓮這樣說,我似懂非懂,腦海中嘗試浮現什麼一邊踩、一邊去,眉頭不期然略皺。

  「我們又並非做學術研究,何必如此認真?只要每次見到這類計算比例,看看背後的計算方法,互相比較才有意思。轉來轉去,一時一樣,拿不定主意,這才是最大問題。」雲妮聲音逐漸放輕,最後幾句就有如只跟自己說,僅僅可聞。

  正當我心下一怔,美蓮接着說:「對,三心兩意,優柔寡斷,叫人家無所適從,這最叫人討厭。」美蓮說話一向爽快直接,這句話說來,略帶嗔意多於怒意。

  看見雲妮垂下頭輕弄着咖啡杯,美蓮刻意望向門外迴避我目光,只盼財經導演可以幫幫忙,不計前嫌,救一救我。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因家有要事,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暫停一期.


不敗的魔術師

Anonymous said...

"因為不論示威的性質、動機與口號是什麼,在那裏生事那裏的地方政府便要負責清場..."

好句子。尤其是「生事」二字,更是妙到亳顛,不愧為「香江第一建筆」。

港燦 said...

方生和各位:

除銀行 ( 因銀行併購慣用 P/B 作價 ) 和地產股 ( 主要目的:計折讓率,從中尋找某公司私有化 / 分拆 REIT 的可能性 ) 外,你們現在還會應用 P/B 去比較其他行業的股票嗎 ?

Anonymous said...

卓你會先o卓邊件..........

美雲都要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