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1.05

東風惡

「卓,這邊。」菲力偉揚起他那隻夾住根香煙的右手,示意位置。

  前晚bulk print完畢,他老早已約定星期五晚要早點兒放工,跟其他有份參與的團隊飲酒慰勞。一大班熟口熟面的律師會計師,全部到齊。

  「搞什麽,卓,這麽晚,人家美蓮差不多要走。」說着菲力偉吸了口煙,向天一呼。

  「還早,多坐一會不打緊。」美蓮淡淡的說着。她今天好像跟以往有些不同,但一時間我又說不上來。

  甫坐低,菲力偉從西裝內袋拿了幾張A4紙出來﹕「肥波士今日入我房,放低這疊紙,叫我們讀熟,看看將來能否用得上。」

  這廝從未試過如此勤力,放工Happy Hour還提起肥波士。我看看那幾張紙是什麽傢伙,原來是汽車公司招股書中的幾頁。

  「肥波士話,人家一大堆公司全部沒有控股權都可以上市,要我們學習學習。」

   原來這樣。上市規則訂明,發行人集團要剔除那些聯營公司及套用equity method的東西。這一間公司旗下主要營運單位全部是與外資50—50合作,都可以上市,自然要偷師。

  「我都未有時間看清楚,中外合資,以前我們做都是用equity accounting,幾時開始有例外?」菲力偉放低那杯Stella,向我問道。

  「今年開始,可以揀打橫按比例加起來。」坐在我們中間的美蓮說道。「下次如果你那些大陸客有中外合資,一樣可以照做。」

  對,我知道美蓮跟以往有什麽分別,她似乎正在留長頭髮。她說話時轉頭望向菲力偉,差點兒及肩的直髮解答了我。

  「計數是其次,要逐單合資協議批才最要命,還未計那一大堆持續關連交易,做死人。」菲力偉弄熄了煙。

  「就算你要做,千萬不要預我一份。如此偏僻,聽見已有點兒怕。」美蓮除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大概菲力偉的煙太厲害。沒有架上眼鏡的她,其實相當明艷照人。

  「卓,你喝什麽?Excuse me。」菲力偉向那名黑衫侍應招手,向我說:「你自己點。」說罷,起身坐在對面,跟兩名律師傾談。

  「我要一杯荔枝martini。」望着美蓮那杯不知是什麼的東西差不多喝完,向她問道:「要喝什麽嘛?」

  美蓮把眼鏡入盒,放進手袋,輕撥鬢旁的頭髮,跟黑衫侍應說:「一樣吧。」

  我望着美蓮白晰的臉龐,不期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12 comments:

eric said...

東風惡
歡情薄
一懷愁緒
幾年離索
錯錯錯.....

我地方兄就快做錯事了!
(「不敗的魔術師」君可以寫定二級半版本等待發表)

Anonymous said...

幻想雲妮和美蓮會是什麼模樣?

雲妮---張曼玉
美蓮---關之琳

小男人之夢想

Anonymous said...

做會計師這份辛苦工,仲可以咁靚?仲可以開心時間?
不合現實環境喎。

Anonymous said...

魔術師散文系列之國金同人誌之東風惡

我是一個相當不解風情的人。

菲力偉請飲酒慰勞,我明知美蓮會出席,卻只懂在公司慢手慢腳,拖拖拉拉的磨蹭,也不知是不是逃避現實,總之是相見不如不見。

結果是我遲了兩個小時,仍見美蓮坐在菲力偉身旁,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搞什麼,卓,這麼晚,人家美蓮差不多要走了。」菲力偉的口沬從煙圈中飛濺出來。

「還早,多坐一會不打緊。」美蓮這樣說,是為了我而在這裡秏著的吧?

我坐在美蓮身旁,與菲力偉做成一個「嬲」字。

菲力偉卻不知有意還是無意,說了半天還是公事,美蓮轉頭望向菲力偉,半長不短的秀髮帶著幽幽的清香掃過我的鼻端。

我微微感到驚訝。美蓮的形象一貫是短髮,架起無框金絲眼鏡,加上冷冰冰的撲克臉,永遠是一副專業的冷酷表情。她曾說過留短髮是因為方便返大陸工作,現在卻說怕了去那些偏遠地區,不會是因為開始留長髮吧?回想起來,當初我誤會了她是tomboy一名,會和我爭奪雲妮,實在好笑。咦?雲妮也是長頭髮的,美蓮改變形象,不會是因為知道我喜歡長頭髮的女孩,所以來個「長髮為君留」吧?

說著說著,美蓮除下了眼鏡,揉了揉眼睛,大概是菲力偉的煙太厲害吧。忽然我感到一陣溫暖,是美蓮的體溫,原來她為了「逃避」菲力偉的煙圈,靠了在我身上。我不期然挺起了胸膛,給美蓮柔軟的身體一個結實的承托;再挪了一下腿,把大腿從與美蓮完美的腿線和臀部的溫馨接觸給抽離了出來。

美蓮用她的漂亮的大眼睛幽幽的瞥了我一眼,像是有點怪我過份的「正人君子」。這是我第二次見她沒架上眼鏡,第一次是在往上海的班機上,從那時起我知她是美人胚子,只是平時用眼鏡來遮蓋著她的艷光吧了。

「我要一杯荔枝馬天妮。」我見美蓮那杯不知是什麼東西差不多美蓮喝完,向她問道:「要喝些什麼嘛?」

美蓮把眼鏡入盒,放進手袋,輕撥鬢旁的頭髮,跟侍應說:「一樣吧。」

我望著美蓮白晰的臉龐,不期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呆了好一會才給驚醒,原來是荔枝馬天妮來了。我輕輕呷了一口,酒吧的背景音樂忽然從耳邊響起。

Do’-si-la-so-fa/so-la-do’-si-la-so-fa-me…很熟,是什麼歌來的?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美蓮已經跟著哼了起來。

「是 Nat King Cole 的 Fly me to the moon,但我卻是在學茱迪格蘭的唱腔。」美蓮邊唱邊給我解釋。我雖然不知誰是茱迪格蘭,但也識趣地點了點頭,不再打擾美蓮。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一曲既終,美蓮對著我輕輕一笑。

「咯。」

原來檯上的兩杯荔枝馬天妮中的冰已經開始融化了。


by:不敗的魔術師

Anonymous said...

差要彈,好要讚。

我之前曾經彈方兄成日提原復生,但之後明顯見到改善,慢慢寫出自己嘅風格,除咗有陣時無厘頭篇文特別短之外,國金外望開始有可以一看的地方。

方兄,我支持你!

港燦 said...

如果東風唔用按比例合併法將本田、日產同雪鐵龍合營全盤賬所佔部分入數,只肯像駿威咁把廣州本田一條大數以聯營公司手法入賬,港交所比佢上市嗎 ?

都係問,世界上邊度有得閒去 happy hour 的 big 4 會計師 ?

gaubinfor said...

今期財經雜誌有 篇文 講東風上市的技術難題 .

Anonymous said...

Em... I am Interested more in the business matter.......
Anyone knows the porprotion of the income come from the commerical vehicle and private car manufacturing?

Anonymous said...

不敗的魔術師, keep it up, we all love ya =P

鵬津 said...

男人的抗'美'能力好弱,
卓看來要小心了.....

Anonymous said...

衰o係個BT手上太唔抵啦!

Anonymous said...

幻想雲妮和美蓮會是什麼模樣?

雲妮---章子怡
美蓮---舒淇

大男人之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