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5

正着時

「太辛苦了,卓,怕且快要轉工。」雲妮一邊看着salad bar有什麼好東西,一邊向我嗔道。

  雲妮與菲力偉那單transaction昨天完成bulk print,今天兩幫人馬趁機到Isola午餐做慶功。雖然無份參與,但菲力偉識趣地叫我陪座,當然義不容辭。

  「轉工?差不多升老闆,捨得嗎?」我邊夾parma ham,雲妮幫我拿了兩件melon。咦,好像還有fig sauce……定是夜晚食飯才有?

  「轉做I-bank,你覺得怎樣?」

  被她一問,頓時忘記了什fig sauce,「那要看妳做前中後。現在做back office都是蠻辛苦,一樣可以做到面無人色。」

  不是嗎?現在連compliance那位闊太都做到日日投訴。每天填幾份報告給regional office,又要應付同事無日無之的白癡問題;加上問trade文件永遠是推三推四。大概她已經後悔離開證監過來這間黑店。

  「最近我那班同事走了許多,美蓮都已經遞信準備8月去美國念MBA。」雲妮指着坐在她旁邊的同事。若非雲妮叫她做美蓮,我會以為她是男同事。短髮,四方形架在鼻樑上沒有鼻托的幼框金屬眼鏡,一身黑色的套裝西褲,似亦舒筆下的男主角多於會計師樓的女文員。

  「念MBA,最近正時。」GMAC剛發表調查,今年是自2001年以來MBA畢業生至好景的一年。直到3月中,一半MBA準畢業生已經找到工,平均年薪八萬四千美元,去年只有七萬六千。如果念MBA是項投資,今年回報是跑贏前幾年。當然,兩年後是什麼環境是天知曉,但在某類工種MBA是基本要求,所以身邊經常有人辭工念書準備一博,另謀出路。

  「你都認為現在念MBA時?如果兩年後無工做,我會回來找你晦氣。」美蓮半開玩笑,但面上見不到一絲笑容,可想而知這短髮女子平日是如何不茍言笑,正經嚴肅得可以。望美蓮,有點兒面熟。

  「我們是否見過面?」

  「上次開車接我的,就是美蓮。」

  被雲妮一說,我恍然大悟。原來坐在我面前的,是敵人。我轉頭望菲力偉,他呷那杯gunner偷笑,原來這廝一早知道。

  「卓,沒事嘛?」雲妮望我面色幾番轉接,自然料不到我正想走去揍那廝幾拳。

  「對,今晚郎朗彈『柴一』,我有兩張門券,有沒有興趣?」我定過神來,向雲妮問道。

  「卓,你買到?但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喜歡古典。」

  兩個小時,一定捱到。我望向美蓮,此刻弄清那敵人的身份,正着時。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敵人是個女。難打的仗。劇本不錯。

Anonymous said...

嘩...... 原來雲妮是高級經理......勁!

方兄識食喎!

Anonymous said...

係pkmg,又係女高組...無幾個
怕唔怕她惱你?不如等革命成對時再公告天下?

鈍初 said...

雲妮或許真有其人, 亦可能只是方兄的"文學創作", 各位讀友不必太過認真。
卓如呀, 你和雲妮的故事,令我憶起中學時追聽的"小男人週記"! (老實說, 連我自己也不清楚這是褒是貶)

emau_mau said...

卓,不如你改追TB美蓮,一於向高難度挑戰啦。
而且,女人是奇怪的動物,雲妮見你改追TB而放棄佢(佢應該一早feel到你對佢有意思),可能反而採取主動呢!

Anonymous said...

什麼地方提過雲妮的職位, 公司?

請各位賜教.

Anonymous said...

如果你夠細心,把以前所有文章的線索串連起來,就能猜出雲妮的公司及職位。當然,假如所有資料都是方兄虛構,所有猜測都變得多餘。

Anonymous said...

在太子大廈工作 = 畢馬威
老闆即合伙人 = 高級經理升合伙人

牧羊人 said...

方兄, 挑燈夜讀, 真情趣也。 孔兄提到港版大長金, 雲妮即表表者也。 還是馬上行動好, 您是跟時間競賽呀, 過一陣雲妮習慣大長金之生活, 可是難上加難呀。 祝終成眷屬也。

牧羊人 said...

諸位,

剛剛看到, 朗朗真的5/31, 6/1日有演奏會

http://www.news.gov.hk/tc/citylife/050408/html/050408tc20002.htm

開來方兄是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