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05

法治不死 - 湯家驊

湯家驊議員對我寫的一封信有以下回應:


九九年我正 當大律師公會主席。法律界第一次靜默遊行,我亦有參與籌備工作。但當遊行前幾天,公會的執委們對我應否以主席身分參與「政治遊行」猶豫不決時,我突然收到 政府的邀請,出席一個釋法研討會,其餘三位獲邀的有胡漢清、廖長城和邵善波。「巧合」的是,研討會舉行的時間正正是遊行的時間。政府用意最清楚不過:他們 不希望我出席遊行。由於不想研討會因我的缺席而變成一言堂,公會的執委一致認為我應出席研討會。

當天的辯論乏善足陳。節目完結後,有人告訴我們有六百多名同業參與遊行。邵善波即時指着我用英語說:「You've done a disservice to Hong Kong! (你禍害了香港)

想 不到,事隔不到六年,我們已需面對第三次釋法。這次釋法較九九年的傷害更大。九九年釋法所涉及的《基本法》條文勉強還可以說有點模糊,但今次釋法的條文卻 是清楚不過;至少在三月十二日前,社會上下包括政府的看法都是一樣。法庭在九九年至少可在雙方陳述各自的論點和理據後作出裁決;但今次政府卻索性堵截法院 處理爭議的機會。更令人痛心的是,政府及親建制派本着傷害後再加侮辱(adding insult to injury)的 原則,以鋪天蓋地的輿論攻擊法律界反對釋法的聲音。梁司長公開說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不算得什麼,它們的意見並不代表業界。胡漢清說關注組「魔鬼化」了人大 釋法,誤導市民。面對這種排山倒海的攻擊,雖說我是心向青天而無愧於港人,但是整天被人公開謾罵,始終感到不是味兒。凡此種種,加上表面上業界對釋法的反 應好像已趨麻木,多少也令我感到有點沮喪。

不 知是否我的感情太形於色,遊行的早上,一位同業在《信報》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我。信中字裏行間對我的同情及提點,令我感動得不能言喻。該信結尾有這一段: 「我選擇在今天寫這封信,是希望你知道香港還有很多支持你的隱形人。今天黃昏的靜默遊行,很抱歉我不會參加,而且我還要禁錮幾名律師為我手上的項目賣命, 不准他們加入遊行隊伍,但我會容許他們結上黑色領帶。雖然香港人已被政府先後三次蹂躪得有點兒麻木,但我們還要靠你抵抗對方的歪理。當隱形的城牆一幅一幅 的倒下,最恐怖的是沒有人有能力及願意挺身通知大家,令人不知不覺中暴露於敵人亂箭之下。」

遊行還未開始,我已感到安慰。香港只要一日仍有這群人,法治仍然有望,前途始終是光明的。我不知道是否認識這位同業,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但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我只希望今個星期天能在遮打花園找到他或她的蹤影。

2 comments:

鈍初 said...

湯大狀是謙謙君子, 唯中國人政治講權謀手段, 相信非汝所欲也, 政治舞台上自然無用武之地, 而我等小市民只有在心中支持, 手中投票(如港人有幸, 湯大狀再次參選, 懇請勿再和民主派共組一張名單了), 或在七一再上街走走吧了。

paulhung2000 said...

Touching !! 看到好人好事總叫人感動~~在暫時形勢比人強的氣候下,支持著漸麻目的心~~ 努力